恶魔首席强强爱

第1章 卧室里的男人

“嗤”的一声,传入耳中,让正在熟睡的云小心眼皮动了动。她睡觉的时侯最讨厌被人打扰,平时只要她没有起床,绝对不会有人走进她的房间,可是今天……她倏的睁开了眼睛,黑暗里只有一点火光,这一点火光显得分外刺眼,等她适应了眼前的黑暗,才赫然发现,原来有人在点烟。

火光凑近烟身,同时照见一张男人的脸,尖锐冰冷的目光,刀削斧劈般的尖下巴。

云小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起来,紧张的连话都说得语无伦次:“你是谁?你跑到我房间干什么?我要叫人了……救命啊!”

“大声叫,我现在巴不得你能叫人出来!”男人的声音和眼神一样的冰冷。火光很快熄灭,只剩一点暗红,很像是暗夜里的一只眼睛,却阴森的可怕。

自已的房间居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云小心在恐惧中拧开了台灯。

灯光下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冷酷、不羁而又霸气十足,随随便便瞥上一眼,就有着足已让女人心动的魅力,但是你千万不能去看他的眼神!那样尖锐的目光直刺过来,就像两把冰刀,直扎到人心底深处。

男人抽了一口烟,烟火陡的一亮,旋即又暗下去,但眼神依然不变的冰冷。

一股强烈的惧意让云小心从脚趾凉到发梢,全身像被什么控制住了似的一动也动不了,四周的空气被瞬间抽空,她吓的忘记了尖叫,似乎连呼吸都已停滞。

男人突然问:“云天宝呢?”

“我爸爸没在家吗?”云小心让问的有点发懵,自己家里怎么会突然闯入这么一个男人?既然是来找爸爸的,怎么会找到她的房间?

男人的目光一凛,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云小心回忆起来,午饭时她喝了爸爸递过来的一杯红酒,喝完就觉得上下眼皮直打架,然后她就回房睡觉,直到现在。至于爸爸到底在不在家,她还真不知道!

看到云小心那迷茫的眼神,男人就知道问不出什么。他冷哼一声,左手缓缓举起一张白纸,纸上几行清晰的大字映入云小心的眼帘:罪人云天宝,愿向柯先生承认一切恶行,自愿把女儿云小心押给柯先生抵债,并无条件献出肉身一个,包衣服鞋袜,人格自尊,任由柯先生享用发泄直到满意为止。

男人用手指弹着白纸,噼啪作响:“看清楚了吧?”

云小心倒吸一口凉气,打死她也想不到,爸爸居然这么变态,写了这么个东西,随随便便就把她卖给别人了!可是,一向疼爱自己的爸爸真的会这么做吗?她不敢相信的摇头:“不会,我爸爸怎么会把我卖了,你别骗我了!”

“骗你?”男人的声音依旧冷漠的不带一丝感情,脸庞却浮现出讥诮鄙夷的神情,“麻烦你张大眼睛看清楚,这栋房子现在除了你,还有你们云家的其他人吗?”

云小心还是不能相信,她失声叫了起来:“爸爸……爸爸……”

整个房间除了她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这让她的恐惧感进一步加深!不会是真的吧?爸爸居然真的把她给卖了?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拼命的睁大眼睛看着男人手中的白纸黑字--分明就是爸爸的笔迹,因为上面还印着爸爸的指纹。

男人“呼”的一声把纸摔在她的脸上:“你爸爸卷走了我五千万,虽然他跑路了,可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他的眼神忽然暧昧起来,唇角牵出一抹冷笑,“不过,云天宝至少还留下了你抵债!”

云小心意识到,这种眼神是那样的赤裸……她向来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祼露着的肩膀只有两根细细的吊带。修长的脖颈,小巧的锁骨,若隐若现的乳沟,她那完全发育成熟的身体,足够引起男人的冲动,更何况男人愤怒起来很容易把怒火变为欲火!她张口结舌,倏的拉紧了毯子,眼神也是从未有过的惊恐,“你不要过来!”

男人弹落烟头,冷声道:“你现在已经是属于我的了!”他毫不留情的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你不会这么健忘吧?你爸爸说的很清楚,你将任由我享用发泄直到满意!”

云小心已经被恐惧惊得打起颤来,她甚至忘了哭泣:“不,不要,我是无辜的!”

男人发出“嗤”的一声冷笑,“无辜的人是我吧?你爸爸卷走了我那么一大笔钱,当然要父债女还了!”他猛的扯开了毯子。

“不要!”

灯光下的云小心,身体线条很优美,就像起伏的山脉。胸是胸,腰是腰,皮肤泛着奶油般的光彩,青春、活力,就像是一只成熟却未经采摘的苹果,配合着她那清纯而又惊惧的神情,更是让人升出一股蹂躏的欲望。

男人只看了她一眼,就有一种燃烧的感觉。他很少有这么冲动的时侯,前一秒钟,他还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而现在这一秒,燃烧的就是最本能的欲望……简直是欲火中烧。他毫不留情的扑向了她,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同时,她的唇已经被烟草味道包裹起来,连她惊呼的声音都哽在喉中,变成了呜咽的低吟。他的薄唇毫不留情的辗在她的唇瓣上,汲取着她的芬芳,同时一双大手攀上她的胸前的丰盈,指尖在最敏感的顶峰揉搓,继而沿着胸口下滑。

云小心害怕极了,就算用脚趾头,她也可以猜出男人下一步要做什么,她不得让这个男人得逞!于是,她狠命的咬住了他的舌头。

男人猝不及防,猛的松开了她,嘴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很少有女人这么不识趣,居然敢这么对他柯湛宇!

柯湛宇大怒,脸色铁青、目光冷冽的扬起了右手。

云小心吓的闭上了眼睛--

意料中的巴掌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反而发出撕裂的声音,在她意识过来的时侯,睡衣已经分成了两半,大半个胸脯坦露在空气中,她惊叫一声:“啊!”

这声尖叫并没有阻止柯湛宇的疯狂,他像一只兽性的狼,扑向她的身体,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把她钳制住。

云小心拼命的挣扎起来,她不要被这个混蛋这么占有,就算爸爸欠了这个人的钱,可她是无辜的,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扭动着身体,做最后的挣扎。可是柯湛宇怎么会轻易放过她,轻而易举的分开她雪白的双腿,突破她最后的防线,长驱直入!

疼痛的感觉让云小心情不自禁的高喊起来,她那二十年来未经人事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他这样冷酷的摧残,她开始战栗起来,这一刻疼痛替代了害怕。泪光泛在她的眸中,但并没有流出来,使得她精致、清纯的脸庞更添了一股绝艳。

柯湛宇看得心头一窒。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可像这样清纯和性感集于一身的女人,连他也是初次遇到,如果是在平时,他可能会放弃这样的冲动,不过现在,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想起被云天宝卷走的五千万,他更是狠下心来,既然云天宝已经把云小心抵押还债,那么他根本就不需要内疚,这是云小心欠他的,也是他应该得到的!

他果断的无视她的泪眼,反而用更野蛮的动作发泄着自己的不满。这个世上谁做了对不他的事情,他就会跟谁过不去,他向来公平的很!

云小心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第一次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失身。起先她还拼命的反抗,当她知道反抗只是徒劳无功,甚至激起他更强烈的动作时,她完全放弃了反抗,任由他的摆布。可是,她一直没有闭上眼睛,反而死死的盯住柯湛宇,像是要把他印在脑海里似的,她要记住这个男人,这个侵犯了她的男人,假如有一天,她能够报复的话,她一定会这么做!

柯湛宇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心慌,他驰骋商场,无往不利,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可是这一刻,他被这样的眼神扰得心乱如麻。

“闭上你的眼睛!”他命令她。

可她偏不!

她故意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偏要记住这一刻的耻辱和仇恨。

“把你的眼睛闭上!”他再次命令。

云小心抬高了下巴,不肯示弱把眼睛睁得更圆,完全是针锋相对的势态,虽然在力量上她无法跟他抗衡,可她绝对不会屈服!

这样的眼神,如芒在刺。

柯湛宇动作不下去了,他既不能现在就放弃,也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对眼神。于是,他果断的熄灭了台灯,在黑暗中加快了律动……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倔强的女孩,她越是这样,就越是激起他的疯狂;她越是不服,他就越要占有,还一定要让她哼吟出声,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云小心只觉得无边的黑暗的袭来,她再也看不到他的脸,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那尖锐冰冷的目光,刀削斧劈般的尖下巴,她一定会记住他的样子!

黑暗中,柯湛宇粗重的呼吸声显得分外刺耳,他啃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在她的身上留下他的痕迹。她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他就停顿下来,在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轻揉慢捻,直到她忍不住发出声音……他再兴奋的动作,他要彻底瓦解她的意志,让她臣服。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征服,商场上是这样,情场上也亦复如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