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废后

第2章 三年之约后会无期(2)

青琉背过身做了个呕吐的动作,随后拽了拽凤千楚的衣袖,“千楚,我从来不知道哥哥身上是香的呢,难不成这花容爬过哥哥的床?千楚,你可得好好的盯着。”

“要盯也是你盯,关我这个外人什么事?你才是青酌的妹妹。”端着酒杯,凤千楚瞥一眼因为青琉的话,翻了个白眼的青酌,坏心眼一笑,手中的酒杯往后一翻,杯中的酒全数洒在了花容的红衣上。“哎呀。”

“你……”酒浸湿了丝质的布料,朦胧得能看到贴身的亵衣。如若不是凰将离这桌靠近窗子,周边没什么人,不然花容这会就被看光了。

“哎呀,手滑了,真是对不住。”凤千楚咧嘴一笑,然后拿过酒盅再给自己满上。

花容敢怒但不敢言,面对青琉,她倒是可以毫不避讳的斗一斗,但是凤千楚是那个人的妹妹。她颤抖的咬咬牙,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向众人告辞:“花容冒犯了,先行告退。”

转身,裙摆摇曳生姿,艳丽的红消失在众人追随的目光中消失在船舶里。

凰将离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吩咐小厮将酒葫芦装满。“千楚,闹够了,疯够了,就回家罢。”

伏魔山,挺拔陡峭,高耸入云。气势恢弘,富丽堂皇的双极神殿就坐落在伏魔山上。

伏魔山还有一个众人皆知的名字,天山。

双极神殿是由山上名声显赫的天山派派众为了表达对天尊幽冥的景仰而建造的。传说,这座神殿是因天尊的传世双掌寒冰掌和烈焰掌,并有两件绝世神兵,冰霜剑及赤炎剑镇守而得名。

为了建造这座神殿,天山派在民间抓取无数男丁充当苦力,在繁重的苦力压迫下,几乎所有被抓的男丁都活活累死在神殿四周,无人掩埋的尸体滚落山脚,白骨堆得足有二人高。那些还没有被飞禽野兽吃掉的尸体,发出阵阵腐败的气息,毒气一直蔓延至山腰,导致伏魔山的山腰上寸草无生。

天山,这个拥有着美丽的名字的门派,实则是一个恶名昭彰的邪教。

天山,每一任的天尊都叫幽冥。而创始天尊,因双极神殿的建成十分满意,遂亲自率领三大分支的幽影阁、飞羽阁和玄炽阁部众下山,在一月之内杀害武林盟主,扫平四大山庄、血洗九座边塞城池、灭武林十八个帮派,再次掀起一轮腥风血雨,引起江湖人士的唾弃。

如今,原本的四大山庄,只剩下了赫赫有名的鸣凤和赤焰。

鸣凤山庄的庄主顺应江湖的大势,集结各大门派,以为武林匡扶正义,为天下苍生造福的旗帜,聚集在伏魔山下,立誓要消灭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天尊到!”

随着人为至,声先到的总管有力通报,天山派照例聚集在主殿中的派众们纷纷向着前方台阶的方向整齐地下跪,齐声而呼:“恭迎天尊,神功盖世,天下无双,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高高的台阶两旁,妖娆的火红色薄纱悠悠飘扬,极尽神秘与魅惑。在那撩人的薄纱之后,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若隐若现,压抑而浑厚。他泰然步向中央那金雕玉砌的宝座。

风声,随着黑色镶着金边的冗长披风的顺势后甩而产生,不可一世地伴随着主人降落进宝座。借着这股风,火红色的轻纱强烈地向外张扬,露出宝座上那人的瑰丽风采与霸道姿态。也只有在这一刹那,派众才可以目睹天尊幽冥的容颜

与薄纱近似的火红色长发倾泻直下,在隐晦的主殿中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修长而不怀好意的双眼满是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自负,从外眼角延伸出的如同火焰般的一抹红色,则为他增添了几分妖冶之色。而绝大多数的派众是没有那个胆量将头抬起来捕捉这一刹那的。

风停,红纱随后亦飘然垂落,半掩着那高高在上的身影,微微轻舞。

幽冥静静俯瞰着阶下排成整齐地两排的派内要人,玉唇轻启:“免礼。”珠圆玉润的声色,却同时蕴涵着震慑心扉的魄力,如同一种天然的毒药,使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毒。

“谢天尊!”众人叩谢起身,玄炽阁阁主久离便将今日之事向幽冥禀告:“启禀天尊,凤月夜率领大批武林正道集合在山下,妄言要攻打双极神殿,属下欲派人下山。”

“哦?”幽冥不屑而慵懒地轻嗤,半闭起双眼,缓缓地支起一个肘子到扶手,将头的重量搁置上去:“就让他们在下面等吧,何必下山?”

“请恕属下冒昧,双极神殿虽位于伏魔山之巅,易守难攻,但鸣凤山庄和各门派的实力仍不容小觑,故而我方也应该下山一探地方虚实。”

未等幽冥作出回复,殿外便走进一人。白衣胜雪,玉骨扇在手中摇曳生姿。“天尊神功盖世,天下无双,区区鸣凤山庄,何需放在眼里?久离,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久离转身开着来人,此人面容清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是此人却是天山的低位仅此于幽冥的地尊朝歌。

“属下见过地尊。”久离颔首施礼,被朝歌手中的玉骨扇架起。

“不必了,本尊只是来凑凑热闹,你们继续讨论罢。”说话间已经走上了台阶,在幽冥的宝座旁的另一张宝座上,玉骨扇依旧轻摇,风却没能掀起那层红纱。

桃花眼扫过底下的低眉顺目的派众,最后落在欲言又止的久离身上;“南殇呢?这时候,不应该在天尊身边伺候着,怎么不见人影?”

“你倒是挺关心那小孩儿。”一直未出声的幽冥突然轻笑,斜眼玩味的瞥着朝歌,“本座听说,他给天山惹了不少麻烦,朝歌,你可得好好管教。”

“非也非也。”朝歌握着扇子摇头晃脑,“尊上这话可就错了,南殇是尊上的侍童,可与本人无关。”

久离站在台阶之下,向上张望着两位尊上。山下是阵阵喊杀声,而这大殿之上,却是谈笑风生。

朝歌瞥一眼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般的久离,用扇子敲敲幽冥的扶手,低声说:“我听说那凤月夜比南殇漂亮很多,尊上考不考虑将其虏来留在身边?”

“嗯?”从鼻子里发生的浓重的嗤笑,幽冥稍微坐直身子,修长的双腿交叠,“你若是想要,自己去,本尊倒是对凰将离的兴趣比凤月夜大。”

江湖上声称,凰将离是唯一能和风月夜比肩,相伴相依之人。他倒是想看看那出淤泥而不染的清丽美人,被虏后,会不会表现出令人意外的情绪。

“啪”的一声打开扇子,朝歌捂嘴轻笑,“尊上真是好眼光,那可是天下第一美女。鸣凤山庄的大小姐,尊上抓到了凤月夜,指不定能要挟他交出将离美人。”

半阖的眸子闭上,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勾勒出一片浓重的胭脂色。幽冥的嘴角勾出一丝摄人心魄的笑意,随手撩过耳边的青丝缠绕在手中把玩。

“久离。”

“是,属下在!”久离高声作答,尊上终于想起山下的大事了。

“你去告诉山下那些人,本尊约凤月夜秉烛夜谈。”

风沙从南陲的平原上刮过,掀起一层朦胧的大雾。

马蹄声渐渐入耳,飞跃夜阑城的古朴高大的城门,在宽阔的青石板路上疾驰,最后在一座山庄面前,仰蹄嘶鸣。

玄色的衣裳被风刮起了衣袂,马背上的人动作矫捷地翻身下马,透过头顶上那顶纱帽看着眼前,汉白玉造成的立柱。那气势磅礴的立柱中间,凌空挂着一块同为汉白玉的门匾,上面是青色的字体。

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鸣凤山庄!

守在立柱旁边的侍卫,先是一愣,随后迎上来,单膝跪地高呼:“恭喜庄主凯旋归来,小的这就去禀报。”

“不用。”

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嗓音让侍卫浑身一颤。那声音中带着无上的威压,却又飘忽不定,这样矛盾的,但又让人忍不住想要聆听下一句。

交的缰绳交给侍卫,青年弹了弹衣摆上的灰尘,单手负在身后,快步走进立柱大门。

“对了,小姐呢?”

牵着马跟着他身后十步之外的侍卫,微微顿了顿,随后才恭敬的答道:“大小姐昨晚才回来,此刻应该在休息。”

纱帽下眉微微蹙起,随后又舒展开来,挥挥手吩咐道:“去叫膳房备些将离喜欢的吃食,送到弱水阁,不用在伺候了。”

“是,庄主。”

玄色的挺拔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侍卫深深的呼了口气,牵着青年的爱马向马厩走去,同时嘴里还不断念叨着青年的吩咐。

果然,庄主还是比较心疼大小姐的。

鸣凤山庄是个美妙的地方,晓月河的分支从山庄中穿流而过,精致的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各处,竟然是一副江南小镇的模样。而山庄的最里处,却是一座峡谷。

青年站在峡谷边,深深地望了一眼,随后纵身一跃,朝峡谷底处落去。

天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远处湖光山色,交映成辉,远山绿水,鲜花盎然,绿草茵茵,萤火点点,可谓美轮美奂,比之天山伏魔山,那是有过之而不及。

碧湖之边,是排排相连的房屋幢幢,皆用竹木玉石构建,形状奇特,造型优美,和山体湖泊连为一体,浑然天成。

竟没想到这悬崖之下,是如此的别有洞天。

此处房屋古朴典雅,屋内摆设简单,并没有特别突出的华丽装饰,可是只要有心人一看便能看出这里每一件物品都价值不菲。

书桌,床榻,小椅,虽然简单,可是却将优雅简洁发挥到了极致,由此可见主人是个极其讲究生活的人。

青年平稳的落在地上,石子铺成的小径蜿蜒至竹屋前,小径两边是成片的鲜花,在月光和清风下摇曳生姿。然后连接着湖中间的白玉石桥。

竹屋里亮着烛光,但主人却是不见人影,青年打开窗户,由于房屋在湖中央,从屋内就能看到湖面波光粼粼,圆月倒映其中好似一面玉盘,点点萤火漂浮在湖面上,可谓美不胜收。轻轻吸一口气,顿时心神宁静依然。

屋内似乎没人,但是却亮着烛火,青年伫立在厅堂的门口,透过轻纱的帘子直直的望向里屋。

极其细微的琴声从里屋内传出,那女子坐在琴案前,纤细的十指拨动着细如发丝的琴弦。面纱已然被取下,露出绝美的容颜,一双眼里盛满了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着光,她着一袭白裙,襟口和袖口绣了银丝花边,衣上印了暗花流云,风吹起衣袂,翩然欲飞,好看的紧。

“……将离,你这琴音,真是越发令人沉醉了,这天下怕是无人能及。”

凰将离一曲奏毕,不经意间抬头,便看到了倚在门边的青年。

青年头上的纱帽不知何时已经摘下,那纱帽下的脸却是足够让无数的女子为之倾心。

眉梢微微上扬,带着一丝孤傲和妖异,一双眸子里染着看透世间一切的淡漠,薄薄的唇,轻轻的抿着。这是一个满是沧桑的人,那双眼虽然淡漠,却是透着无限的内涵。

伏在琴上的十指微微颤动,那是稍纵即逝的喜悦和惊诧。凰将离微微一笑,起身轻唤:“月夜,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

这俊美无双的青年,便是这天下第一庄,鸣凤山庄的庄主,风月夜。果真是如同月光一般的清冷,宛若月夜似的孤寂。

凰将离将风月夜引致厅堂的小椅上落座,亲自泡了一壶上好的毛尖,为风月夜斟上,这才陪在一旁说话。

“近来可好?有受伤么?”

端起刻着青花的茶碗,小酌一口浓郁的清茶,风月夜享受般的眯了眯眼,片刻后才说:“将离,何时见过我受伤?”那眉宇间尽是自信和狂傲。

江湖上声称,风月夜的性子就如同这月色般的清冷,可独独面对凰将离,风月夜才有一丝不同的情绪。可是这情绪,也只有凰将离才能目睹。

凰将离轻笑,清茶入口,却觉得比平时喝得更加地甘甜,这恐怕是因为某人在的缘故。

他将腰上藏着的软剑抽出,如同一匹银炼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剑弧,“可还记得此剑?”

“自然是记得。”凰将离的手带着追忆的色彩抚摸上剑身,

蓝衣的少女从马上飞跃下来,挡住将要出远门的少年,蒙着面纱的脸虽然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但是那上下起伏的胸膛,却是能体现出少女的急切。

少爷挑眉看着少女横过来的软剑。“此意为何?”

少女只是定定的看着他,额角的汗迹浸湿了面纱,勾勒出姣好的面容。半晌,少女终是出声:“此剑赠你,可保你一身安好无忧。”

这剑是她刚从寺庙中救来的,经过方丈大师的赐福,化去其中戾气。她不想他出事。只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就让她在三寒天凌晨起床,飞奔去了百里之外的寺庙。

少年清透的眸子从剑身滑过,最后落在少女身上。他翻身下马,双手接过剑在空中挽成一个剑花,然后藏在腰间,掩在金边黑绸的腰带之内。“回去罢,别冻着。”

摸摸少女有些凌乱的发,少年不再言语翻身上马,扬着马鞭飞奔而去。

“你说这剑可保我安好无忧,倒是挺灵验。”像是似若珍宝般的,抚摸着软剑,风月夜微微勾起了唇角。

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映入竹屋,将屋内的一切都沾染上一层朦胧的月色。

昏黄的烛光在微风中左右摇晃,却没能影响小桌上对饮的两人。

侍女已经将凤月夜吩咐的菜肴一一送上,香酥鸡,清焖冬菇……都是一些清淡的小菜,却又都是凰将离喜欢的。

端着凰将离亲自为自己斟满酒的酒杯,青年微微扬起了嘴角,挪揄道:“将离对为兄的安排可还满意?”

“如此,甚好。”凰将离淡淡地笑,随后又微微皱眉,“将离只怕这些不和月夜的胃口。凯旋,应该庆祝才对。”

琉璃暖玉中的酒映照着青年唇边的笑意,凑到嘴边轻酌一口,才道:“我本不喜铺张,这般,也是甚好。”随手夹了一块冬菇放到凰将离的碗里,那模样自然到让所有人以为他常做。

可是凰将离却因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停止了斟酒的动作。美目睁圆,带着不敢置信。

从小到大,她都已经习惯了去伺候凤月夜,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希望眼前的人能舒服安逸。从未想过,这种伺候会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回报。

直到酒盅中的酒溢出来,在桌上形成一滩水渍,醇厚的酒香开始在竹屋里蔓延开来,凰将离才回神。慌慌张张放下酒盅,拿起一旁的纱布想要清理残局。却是被凤月夜拦住。

“无妨,一会让下人收拾。”凤月夜自顾自的拿起酒盅给自己斟满,同时也不忘将她的酒杯注满,“今日高兴,就不要想着扫兴的事情。”

“好。”凰将离颔首重新坐下,单手捧着那只酒杯,默默的出神。

凤月夜见她如此这般,无奈的摇摇头,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致,将杯中的酒饮尽,起身离开:“既然将离不愿意陪为兄,那为兄也不便强求了。好好休息。”

玄衣消失在清冷的月色之中,衣袂飞舞时,带着一阵阵的酒香。凰将离看着对面空空如也的小椅和桌上,几乎为动的酒菜,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实,想留住他,可……

唇边扯出一丝清淡的笑,凰将离持筷将碗中的冬菇送进嘴里,慢慢的咀嚼。明明是平时最喜的东西,如此却尝出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弱水阁倒像是永远都安静不下来般的,迎来了今天的第二位客人。踩着月色,凤千楚咋咋呼呼的大喊着飞身跃进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