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名

第12章 夜猫子上宅

我摇摇头,其实心里暗想,是不是我姥爷年轻的时候和二龙山的那个小脚老太太有一腿,姥姥吃醋了?

姥姥擦了擦眼泪,严肃的跟我说:“既然你都长大了,那很多事情就告诉你吧。人都说你姥爷去了二龙山就疯了,你可知道,你姥爷是为什么疯?”

姥姥明显不知道我已经得到那本黄皮书了,我决定还是先不告诉她,就摇摇头。

她眼泪又掉出来:“因为你姥爷不但迷恋上了二龙山的邪术,还迷恋上了那儿的一个女人!”

姥姥这句话说出来,我顿时就惊呆了,之前我只是猜测而已,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是真的,我姥爷和那个小脚老太太当年有事!

我没敢吭声,让姥姥继续说。

“我发现你和你姥爷当年一样,喜欢新鲜的东西,而且也爱往那二龙山里钻。文强,你可是咱家唯一的大学生,也是咱村唯一一个,听姥姥的,那些邪门歪道的都没用,好好学习,出来找份好工作才是正途啊。”

姥姥说着,泪珠子接连的掉下来,我心里一阵酸楚,尽管我不认同姥姥的话,可是她的一番苦心我也完全能理解。

我刚想说话的时候,姥姥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

“文强,你记得,一定要小心…”

她刚说到小心两个字,我巴巴的等待着她说让我小心谁,可是声音到这里就没有了,我仔细一看,姥姥的身子已经趴在椅子上。

我伸手一碰,只听‘咔嚓’一声,椅子分成两半,姥姥摔倒在地上。

我惊慌失措的抱起姥姥,却发现她的身子格外沉重。

姥姥没了。

姥姥的去世让我实在无法接受,我一直坐在地上发呆,整个丧礼过程中,我都在地上坐着,人来了我就磕头,不吃不喝,一连三天。

这三天里,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姥姥临走的时候让我小心谁?难道说,她已经发现有人要害我们?

可惜,就在她要说出那个人名字的时候,她也不在了。

仿佛隐隐中有一个杀手站在我们面前,见到姥姥要说出她名字,随手就杀了姥姥。

就像是当时杀姥爷一样。

我现在非常确定,姥姥和姥爷都是非正常死亡,他杀!

可是我什么证据都没有,而且在他们两人临死前,我是唯一站在他们面前的,如果姥爷的死可以和贝贝联系起来的话,那姥姥的死,又该怎么解释?

况且,二龙山的那个老太太曾经跟我说过,我姥爷的死,跟贝贝没有关系。

看来,是我错怪贝贝了,杀害姥姥和姥爷的人,另有他人。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直到十五那天晚上,我顿时精神起来。

因为这一天可以用官帽黄皮子的毛沾水,看到我姥爷在下面的生活状况,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太久了。

十二点前,我已经把符咒,大碗清水,还有黄皮子的毛准备好,静静的在我房间里面等待着。

到了十一点五十的时候,我已经把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就等着十二点的到来。

眼看着秒针慢慢的划过,就在我马上要用黄皮子毛沾水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表哥站在门口,满头大汗:“文强,抄家伙,家里祖坟被刨了!”

我的心猛地一揪,然后连忙收起黄皮子的毛和符咒,“怎么回事?谁干的?”

“我也不知道呢,快跟我走吧!”表哥急的不得了。他告诉我这还是后街上的老三叔告诉他的。老三叔晚上在地里看果园,他家果树林离我家祖坟的位置很近。

我听表哥说完也慌了,寻摸了一下屋里的东西,快速跑到厨房里,拎了把菜刀就出来了。表哥也已经通知了家里其他人,但是这个点大家都睡了,不如我和表哥速度快,所以我们两个先过去,如果能抓住那刨坟的人,是最好。

一出门就看见一只夜猫子站在墙头上,‘咕咕咕’地冲这我和表哥叫,表哥一看见那东西,随手捡起一块砖头,冲它猛砸过去,那夜猫子扑楞着翅膀飞走了。

夜猫子上宅,无事不来。

以前我不信这些,现在经历了姥爷和姥姥的死之后,我的世界观已经彻底被颠覆,现在看见那夜猫子,加上祖坟被刨的事,我心里别提多别扭。

要知道被刨祖坟那可是犯了大忌,村里人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别说是祖坟被人被刨了,就是主动迁坟,那也是要找风水先生好好看看,选出风水宝地后,准备新的棺木,还要准备很多讲究的物品用来做法事和给先祖上供。一切准备好以后,再选取黄道吉日这才敢挪动。祖坟一个挪不好,轻则破财,重则伤命。因为擅自动了祖坟断子绝孙的人家,也不是没有过。

姥爷和姥姥刚离奇死去,现在祖坟又被刨,看来这是要害死了我们一家人才肯罢休啊!我也马上想到姥姥死前让我小心的那个人,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系?

谁会那么想害我们家呢?

我家祖坟虽然在山脚下,但是比别人家的祖坟位置都要高,我和表哥沿着羊肠小路,打着手电朝山坡上一路小跑。

跑了一段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总听着有人在发笑,“嘻嘻嘻”诡异的声音,有点像官帽黄皮子的声音,但是又很不一样。

一听见那笑声,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我想起姥姥以前总跟我说,走夜路的时候,如果觉得害怕了,就摸三下天灵盖,人的头顶会蹿出三味真火,会将妖魔邪祟冲出三丈远。

于是我和表哥都连忙摸了三下天灵盖。

姥姥还说过走夜路千万不能回头,因为在人的左右肩膀上各有一盏灯,每回一次头,就会熄灭一盏,当两盏灯都熄灭的时候,脏东西就敢肆无忌惮地跟上来了。

同时我也让自己鼓起勇气,我没做过亏心事,我怕什么!我手里拎着菜刀,不管是人还是鬼,我都不怕,我现在就只想把那刨了我家祖坟的人抓住,我倒要看看是谁要致我们于死地!

“谁?”表哥突然叫了一声,我刚想提醒表哥不要回头,可还没说出口,他已经把头扭了过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