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烈爱:强上小娇妻

第10章 挑剔的目光

终于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子,管家推开大门,迎面而来是弧形落地玻璃窗,路漫漫看见胡桃木几何拼花地板,脚下踩着贵比黄金的手工波斯地毯,恍惚觉得像是德国某些贵族世家的城堡。在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沙发和茶几上,坐着一男两女。

见露娜姐妹到来,男士站起来,热情地说:“露娜!我们正在讨论你的电影呢!”

路漫漫几乎没认出来这是司徒修远,没穿西服的他看起来年轻如大学生,弧形下摆的亚麻衬衫上的一点皱褶显得闲适而放松,半旧牛仔裤,脚上一双舒服的乐福鞋,只有手腕上那支贵重的百达翡丽陀飞轮泄露出富家公子的蛛丝马迹。

那两位女士并不起身,懒洋洋坐着,露娜微微鞠躬问好,路漫漫也跟着问候。

“这位是我母亲,还有我妹妹,司徒雪霏。”

“幸会幸会!司徒太太好,司徒小姐好,我是露娜,这是小妹路漫漫。”露娜主动伸出手,司徒太太也伸出手来,吝啬地只用五根手指轻轻一握便抽回去。司徒雪霏的态度如出一辙,只是握手的时间略长一点,一双精明的眼睛三秒钟之内就把露娜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

司徒雪霏没想到女明星露娜会打扮得这样端庄,小圆领七分袖连衣裙,把好身材遮得严严实实,裙长在膝盖上三公分,名媛的尺度。衣服质料很高级,细腻梭织蕾丝,清淡的樱花粉色,只有肤色白皙的女人才敢挑战,一双高跟鞋是奶油白,脚趾干净如婴儿,涂着透明指甲油。她本以为露娜会有一双戴满钻戒的手,谁知干净得出奇,精心保养的皮肤和精致的法式水晶指甲就是最好的装饰品。

露娜拎的手袋是一个小尺寸的MissDior,上得了台面,首饰只有耳朵上一对花朵耳环,彩色宝石,但不是真的,施华洛世奇本季新品,时髦别致。妆容也清淡得若有似无,香水味几不可闻。

好聪明的女人!从头到脚挑不出破绽。司徒雪霏想。

露娜带来一盒名店的手工巧克力以及大束土耳其玫瑰花作为伴手礼,体面而含蓄。司徒太太欠身一笑,佣人接过来,默默将花插上,巧克力拆封,一起放到桌上品尝。

佣人陆续送上茶点水果时,司徒修远暗中观察的是路漫漫,她比姐姐还要镇定,身体语言符合一个十六岁好女孩的样子,沉默乖巧。一条朴素简约的衬衫式白裙,宽松适宜,薄荷绿的细腰带勒出一抹细腰,脚上一双和腰带同色的平底软鞋,鞋面上一朵缎带蝴蝶结,白水晶方扣,干净如她的眼睛,什么首饰都没戴。

相比之下,母亲和妹妹见客的着装倒显得用力过猛了,都穿着成套的香奈儿,佩戴高级珠宝,司徒修远没想到露娜姐妹第一次上门就懂得四两拨千斤。

用了些茶点,露娜巧妙而不过分地夸赞一番房间的布置和饮食的美味,话题渐渐转入她自己身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