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烈爱:强上小娇妻

第9章 司徒家的豪宅

去司徒家“喝茶”这天,露娜从一大早开始就疯狂地选衣服,路漫漫耐性十足地陪着姐姐,后来实在没辙,打电话把她惯用的造型师请来,他是个刻薄而强硬的Gay,手脚麻利,在衣柜里翻检一会儿,三下五除二就替露娜决定好。

“富豪人家什么名牌衣服没见过?什么华丽珠宝不认得?你就要反其道而行之,朴素一点,妆容清淡,像个好媳妇的样子。”

收拾打扮停当,姐妹二人出门,路漫漫在电梯里对姐姐说:“那个司徒少爷早把咱家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姐,到时候他问什么,你最好不要粉饰太平,一五一十地说。”

露娜娇笑一声:“你当你姐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吗?不必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话虽如此,露娜心里很紧张,她才24岁,说起来正是演艺生涯的黄金时期,年轻貌美,起步又高,名声很好,悉心经营的话,起码还可以再红个七八年,可是她更愿意抓住眼下的机会,能嫁入豪门是她这样出身的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归宿,每日在家熨钞票数珠宝,不必再出来抛头露面。因此,今天的会面至关重要。

司徒家派了一辆灰色捷豹来接,司机彬彬有礼,请二位小姐上车。车子朝着富豪聚集的海湾区驶去,远离尘嚣,路漫漫摇下一点车窗,享受初夏怡人的微风。

虽然是阳光灿烂的下午,可是路漫漫心里的感觉很奇特,她对于云端之上的生活并非一无所知,但并不像姐姐那样无比向往。灰姑娘去参加舞会的时候,有华丽的马车,可是结束之后呢?12点的钟声响起,华服褪色,水晶鞋遗失,马车变回南瓜,打回原形。老祖宗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至理名言。

车子穿过自动打开的雕花大铁门,与其称之为宅院,不如说是庄园。园中绿茵繁茂,花团锦簇,灌木精心修剪,连草坪都好似用尺子量过,梳子梳过那般服帖,绿得像块地毯。进门之后似乎开了足足十分钟才到达大宅门口,石砌的外墙使得这栋四层高的房子看起来有如欧洲城堡。

一位穿着制服的中年太太站在门口迎接,面带模式化的微笑,露娜懂得分辨,猜到这是管家之类的人物,客气地微笑,摘下墨镜。

跟随管家进入门厅,大理石的地面光可鉴人,走廊两侧放置着铜像和瓷器,都是欧式风格,像博物馆。

路漫漫没想到宅子如此高大,以至于屋里还使用电梯。虽然她对正对门厅的壮观楼梯更感兴趣,但作为客人,她还是乖乖跟着姐姐坐电梯上楼。

二楼的走廊里铺着厚实的地毯,娇贵的米白色,缠枝花卉,高跟鞋踩上去一点声息也无。路漫漫以余光扫描走廊两侧的布置,每一幅油画上面都有专门设计的照明灯,悬挂的高度适合观赏的视线,一道道紧锁的房门显得神秘,可是她知道在门背后可能有各种奇妙而热闹的场景正在上演。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