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皇

第六章教训张虎

不过我还是认为,纪师兄这一次可以大放异彩!韩武笑道。

他现在已经是连体七重天的实力了,一般的八重天的武者也可以斗个旗鼓相当。

可是纪鹏给韩武的感觉就是深藏不露,也不知道这个面色有些漠然的少年,为何会有这样的威能。

呵呵,韩师弟你真说笑,凌云学院可是有许多修炼天才的,听说有好几个已经可以击败星灵界的强者了!

不远处一个面色阴鹫的少年讥讽道,他平日里看纪鹏有些不顺眼,所以出言讥讽。

不过纪鹏倒丝毫的不以为然,毕竟对面这个家伙在他的眼里就像是蝼蚁一般。

他若是好勇斗狠之辈,直接一拳过去,这小子没有一个月根本好不起来。

纪鹏虽然冷漠,但是却不是霸道之人,别人若不是主动的招惹他的话,纪鹏一般也不会发飙。

闪开!

一声怒喝传来,旋即便是一片吵杂,纪鹏定睛一看,原来是张虎这个狂傲自大的家伙。

韩武由于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撞倒在地,可见张虎还是有些本事的。

不长眼的废物,你不是瞎了,还不快滚!张虎怒声道。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炼体七八重的外门弟子,张虎俨然是这几个家伙的首领。

你才瞎了,走路难道不看路吗?韩武顿时怒了。

这些人平日里就看张虎不顺眼,这家伙仗着自己出身好,还在星光学院有人撑腰,所以平时极为嚣张。

张虎没有想到韩武这小子居然敢顶撞他,顿时一巴掌抽了过来,带起一道劲风!

哼!欺人太甚!

韩武本来就存了一肚子火,对方既然主动动手,也就不怪他了,所以直接挥拳迎上!

张虎本来就没有使出全力,再加上韩武施展了拳力,所以两个人纷纷倒退了几步。

张虎顿时感觉自己有些颜面不保,怒声道:韩武,你小子看来是长本事了,是不是皮痒了!

韩武知道自己既然招惹了这家伙,不如索性和他斗斗法,所以没有丝毫的避让,直接反唇相讥。

张虎,这里可是演武场,你是不是不把学院的院规放在眼里啊!韩武冷声道。

星光学院的弟子不可以在演武场斗殴,这可是明文规定的。

所以韩武多少有些有恃无恐,他倒是不相信张虎真的可以不顾及学院的威严。

哼!真是好笑,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今天主动找事,我倒是乐意奉陪!张虎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怨毒。

他本来想要霸占这一块场地,想不到居然蹦出来一个刺儿头。

要是不修理一下这家伙的话,自己实在是没有面子。

我才不会与你这样的货色拼强斗狠,恕不奉陪!韩武不屑道。

韩武也知道,还有七天便是比斗的时候了,若是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的话,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哈哈!原来是个怂货!张虎讥讽道。

不过韩武丝毫不为所动,他可是知道这家伙的诡计的,无非就是想要激怒他,自己千万不能上当。

哼!你今天既然招惹了我,小爷便不会让你好过,你的家族好像是一个小家族吧,你信不信我一句话,你就会滚出星光学院?张虎嚣张道。

韩武面色一阵难看,他的家族确实不是什么强大的家族,但是张虎的家族就不一样了,可是附近势力极大的一个家族。

想要打压韩武的家族的话,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好像是看出了韩武的窘迫一般,张虎继续讥讽道:怎么样,是不是怕了,要是不想看到这个局面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向我道歉!

好像觉得不解恨一般,张虎忽然继续道:不对,我改主意了,你现在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

韩武此刻早就是怒火滔天,但是自己离开星光学院是小事,若是因此连累了家族的话,那可就罪不可赦了。

就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纪鹏终于说话了。

张虎,大家都在星光学院,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不要追究了!纪鹏淡淡道。

张虎直到此刻才注意到纪鹏的存在,他平时对这个面色冷漠的少年一直没有好感,想不到这个时候他居然站出来充大头葱。

哼!纪鹏是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韩武好歹有爹有娘,你一个没人要的烂货出来装什么大神啊!张虎阴毒道。

可是他脸上的笑意开没有蔓延开来,下一刻他壮实的身体直接横飞出去!

谁也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像张虎就飞出去了,难道是见了鬼了不成?

可是这一幕却被韩武看在眼里,他刚开始的感激瞬间变成了震撼!

太强悍了,直接一拳轰飞了炼体九重天的武者,纪鹏这家伙还是人吗?

张虎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星灵境的武者一拳打飞了一样,脑袋一阵昏沉,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你的嘴就是欠抽,要是不想死的话,现在就给我滚!纪鹏冷声道。

他刚刚心里十分的愤怒,他虽然早就习惯了自己的身世,可是却不允许别人这样侮辱他的父母。

纪鹏,你找死!给我灭了这小子!

回过神来的张虎一跃而起,大声呵斥道。

原本还愣住的几个他的跟班,此刻终于露出了凶相,顿时一拥而上!

纪鹏一看今天这件事已经不能再忍受了,所以不再有任何的估计,直接出手了!

他没有施展龙象神拳,不然的话这些杂碎早就非死即残了。

可是即便是一般的拳法,在纪鹏的施展之下也是有着令人震惊的威能。

几个炼体八重天的外门弟子,本来以为纪鹏只是占了偷袭的便宜,自己这几个人一起出手,这小子死定了。

可是谁想到自己几个人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路数,直接被踹倒在地,说不出的狼狈。

张虎此刻不再作声了,他现在还觉得小腹隐隐作痛,之前的愤怒如今化作了一阵忌惮。

冷静下来的张虎也看出了纪鹏的威力,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深藏不露。

还不快滚!纪鹏厉声道。

此刻他的气势释放开来,张虎顿时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弥漫开来,他的心头一跳,居然不能反驳。

哼!何人在此喧哗!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旋即一道人影瞬息而至。

居然是一身劲装的杨兴,眼前的一幕仅仅是看了一眼,杨兴便猜出了大概。

杨执事!十几个弟子恭声道。

即便是内门弟子见到了杨兴,也不敢放肆,何况他们几个外门弟子。

哼!一个个长本事了,居然敢无视院规!杨兴斥责道。

还有七天就是两院比试的日子,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捅什么篓子。

杨执事,这纪鹏和韩武没事找事,实在是可恶!张虎阴声道。

好像是为了说服对方一般,张虎继续道:不信的话您可以问问这些师兄弟!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众人使眼色,同时看向纪鹏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没错,我们几个可以作证,的确是纪鹏先挑起的争端!一个弟子言辞凿凿道。

纪鹏真的是有些无语了,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欺软怕硬之辈。

韩武直到纪鹏不屑辩解,但是他不能不言语,顿时辩解道:杨执事,张虎仗势欺人,事情完全不是他说的那个样子!

杨兴心里一片通明,自然直到张虎是在仗势欺人。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既然违反了院规,就要受到处罚!杨兴怒声道。

众人顿时没有了声音,杨兴执事就是这样的火爆脾气,跟他解释本来就是徒劳。

两个选择,要么去兽练场,要么围着演武场跑三百圈!杨兴厉声道。

众弟子顿时一脸的苦相,都知道杨兴为人眼里狠辣,想不到居然这么霸道。

不过他们这些人去兽练场的话,基本上就是去送死,所以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跑三百圈。

当然唯一的例外就是纪鹏,这样的好机会他可是不愿意错过。

张虎不知道纪鹏的底细,此刻却是心中暗喜。

纪鹏这小子看来脑子是让驴踢了,居然去兽练场送死,倒是省去了我的麻烦!张虎心中窃喜。

不过杨执事却是心中了然,本来他就不打算为难纪鹏。

这么些日子一来,纪鹏去兽练场几十次了,已经让杨兴有些麻木了,所以对于纪鹏的选择,他没有丝毫的异议。

小子,你最好不要闹事,不然张虎身后的人可不是你可以招惹得起的!

此刻杨执事和纪鹏已经来到了兽练场的外围,身后自然跟着一些远远的看热闹的弟子。

杨兴也是一片好意,张虎这样的嚣张之徒,即便是他也只能是敲打一番,但是要是说将其除掉的话,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今天的事多谢杨执事了,弟子心中有数!纪鹏微微一笑,旋即转身进了兽练场。

这一次纪鹏在里面居然呆了半个时辰,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臭小子,居然想要扮猪吃虎!杨兴心笑道。

纪鹏现在还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才假装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

该死!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居然没有死掉!张虎有些气急败坏道。

一旁的一个狗腿子谄媚道:虎哥不用担心,这小子这一次的学院比试显然是敢不上了,等到你凯旋归来的时候,收拾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张虎闻言顿时面色一喜,对方说得没错。

纪鹏这一次身受重伤,自己不但少了一个劲敌,还可以不动声色的将其除去。

纪师兄,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

此刻一脸愧疚的韩武正在纪鹏的住处,整整三百圈,对他的消耗也是极大的。

不过他觉得自己的疲惫感和纪鹏的伤势比起来,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