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世之域

第011章 战士的起航

传说,几千年前,当月神嫦倩第一次回到暗月部的皓月城时,正赶上暗月部每月的新月祭典。从上一代月神之后,朔光冥杖就一直存放在沧海阁的祭月台之上。而嫦倩的到来拉开了暗月部复兴的序幕。

朔光归魂,暗月重生。

破死灵,定朔望,振皓月,闹星联,哪一件不是轰轰烈烈,使得本来与萧忆文同行的嫦倩也发生了动摇,是族人的生死存亡重要,还是救济苍生重要。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或许在沧海阁下找到的噬风蓝翎让她终究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所谓的噬风蓝翎是七色神魂之一,暗黑纪后神魂解体后的产物。因为沧海阁下独特的环境,噬风蓝翎形成了实体。噬风灵兽从此跟随嫦倩也成了当时一个重要的转机。总之,这些都是神魔纪时候的事情了。

几千年来祭月的习俗一直没有变。今日,又是新月祭典的时候。正午时分,祭祀台前人山人海。

“肃静。”一声响亮的呼号,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从广场北面的通道上走来一行人,为首的正是扎古。这群人一个个都面无表情,穿着黑色披风,身后背着阔背砍刀。

来到祭台之上,面朝着月之女神的神像,众人齐齐下跪。

站在族长身边的大祭司向众人挥动冥杖,口中念念有词。继而将自己的权杖双手交给扎古。扎古虔诚地接过,用自己的匕首割破自己的左手手掌,用右手拿起冥杖,沾上鲜血,在地上画起了一个诡异的符咒。

画好后,扎古又将冥杖双手交还给大祭司,用左手拿起匕首在自己的右手手掌上竖直划了一道。然后将两手合十,在刚才的符咒左右各按上一个十字。

闭目中的大祭司突然睁开眼,大声地喊了一句:“月神庇佑。”转身对着女神像跪了下来。

然后是族长和跟着来参加祭典的群众也都跪了下来,高喊:“月神庇佑。”

大概膜拜了有十分钟的样子,祭台前的战士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在了大祭司前的金碗里。大祭司大声地朗诵了一段铭文后,将面前的金碗拿起交给扎古,扎古将半碗鲜血洒在祭月台之上,将后半碗一饮而尽。然后高声喊道:“我,蒙洛。扎古,今带领一百族人,前去刺杀南离家余患,月神庇佑!”

众人继续高喊:“月神庇佑。”

大祭司用冥杖轻点扎古的额头,缓缓说道:“我以月之女祭的名义借与你神的力量,你将变成无坚不摧的勇士。”

众人齐齐伏倒在地。

午后三刻,战士们整装待发。去噬魂川的路上有许多大大小小不同的村落,而前不久族里在外救了一个陌生人,据说是乌亚族人。乌亚族是最靠近噬魂川的一个古老民族,不属于暗月部的分支。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全身有多处伤痕,大多是动物的爪印。他昏迷了好几天才醒过来,谢过族长之后本来准备离开,而族长知道他是乌亚族之后希望他可以带路,所以今天随着战士们一起出征。

话说南库族距离噬魂川不算很远,但期间地势险恶,有向导总归是好的,而且南库族本身已经经不起更多的伤亡了。噬魂川那一带的险恶是让人难以想象的。南库族现在的所在地大约是在古时息源国都城之西,东北方向是息源泽,息源泽旁边是绝命谷壑,紧挨着的就是噬魂川,也就是在南库族的正北方向。绝命谷壑几乎隔断了南疆与大陆的联系,唯一向通的只有三个地方,一是噬魂川,还有就是西面的涅槃之土上的朝月岭和东面洛桑平原的海市。两大部族当初分离出去时的艰险可想而知,离开南疆时几乎死伤过半。

朝月岭的北面是暗月部原来的聚集地,东面便是渭水。再东面,同时也是噬魂川西部上方是古时的那亚古国,隔着逐鹿林以东是瀚漠。瀚漠以北有一条幻魇山脉一直连通到暗月部。期间有一条叫渊图谷的山谷连通着梦兰故国。渊图谷的出口处是梦兰故国的古城樊甬。樊甬城东北四十里是梦兰故国的旧都梦都,也就是现在的樱花镇。

对于整个鼓川商路的体系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以古代文献中的一句作结:“鼓川商路,纵贯渭水,西起襄琅,东至浪屿,北接芫庚,南抵嵛空,商贾多会于此。”

正在准备出发的扎古不免回头望向祭祀台方向。自从告诉女儿自己即将离开之时,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看到她的踪影,身为父亲的他不免有些担心。族长和族人们也前来挥手送行,唯独不见月之女祭。扎古想了想,只是摇了摇头,回头大喊一句:“出发!”便向前走去。

战士们也没有过多流连于亲人们的离别,此次前去注定一死,又何必留恋于别离。众人高喊一声,便大步离去。消失在古老的森林中。

远处的山头上,一位少女正在凝视着这支队伍,眼角挂着泪水,眼里尽是复杂的眼神。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