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香尸,我的魂

第十九章 别回头

我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听了他的话更是不爽,伸出拳头就想把他揍倒,不过西装大叔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一只大手像是钳子一样,死死地抓着我,弄得我动弹不得。

他小声在我耳边说道:“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就听我的。”

我只好罢休,拿着水先上路了。

西装大叔从后面追了上来,让我别生气,没必要跟死人一般见识。

我说:“什么?死人?!”

西装大叔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说了声什么死人,我说是那种人,肯定是你听错了。他说完就去了前面领路,样子有些不大自然,像是在刻意避开我一样,怪怪的。

我把瓶盖打开,拿起水仰头灌了一大口,但是水到了嘴里却发出一种腐臭的味道,就好像是过期了很长时间一样,里面似乎还有些什么东西。

我一口就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没想到我吐出来的根本不是水,而是一片黑乎乎的粘稠液体,里面似乎还有虫子什么的在不停蠕动。

我拿起水瓶子一看,没想到瓶子里面也是那样儿(香港的矿泉水是不透明包装,所以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把瓶子狠狠的摔在地上,骂了句他妈的什么东西,西装大叔听到我的怒骂声也赶紧走了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我指着地上的液体和水瓶子说:“妈的,我听你的放了那个老板一马,没想到那老小子居然敢阴我,你看他给老子喝的是什么玩意儿?不行,我今晚非得去跟他理论清楚不可!”

说完我扭头就要往回走,却被一旁的西装大叔一下拉住了,西装大叔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让你喝这个确实有些为难,但是你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了么?”

我说我只答应跟你走一趟,现在遇上这种事儿你让我怎么忍,我可是吃亏了。

老实说这些天我心里一直都有些压抑,现在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发泄机会,我怎么肯轻易罢休?

我原本以为西装大叔会继续拉住我,却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松开手,说了声你去吧。

不过随即他又补充道:“我现在要继续上路了,如果你去的话,待会儿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不要来找我,而且芈婆的事我想我也无能为力了。”

说完西装大叔就自己大步流星的朝着远处走去。

我心里暗骂了几句,随后也只好作罢,跟了上去。

西装大叔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回来一样,笑而不语,我则是憋着气满脸不爽的跟在他屁股后面。

往生路蛮长的,大概有几千米,我俩一直走了十来分钟才走出去,路的尽头有个收费站似得关卡,西装大叔交了两张票子之后他们才放我们过去。

过了这个关卡,西装大叔脸上的轻松之色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谨慎小心,他小声在我耳边嘀咕道:“待会儿我会带你去前面的望乡台,芈婆应该就在那里,你可要记得,千万不要说一句话,找到芈婆后就告诉我,我帮你带她走。”

我点了点头,只是望乡台这个名字却让我心生疑惑,我记得师父跟我说过,人死的第七天叫头七,头七又被称为回魂夜,是死人回去看望亲人的最后时刻。

头七之后死人的魂魄会经由望乡台前往地府,这望乡台就是前往地府的最后一道门户,也是死人们看望家乡最后一眼的地方,所以被叫做望乡台。

难不成西装大叔说的这个望乡台就是通往地府的那个?

我头皮有些发麻,腿也开始打颤,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西装大叔似乎是发现了我的异样,他笑着说:“别怕,望乡台只是个地名,是一个旅游景点而已,芈婆的魂儿可能是丢在那里了。”

我哦了一声,之后问他芈婆的魂丢在哪里他怎么会知道。西装大叔看了我一眼,说是他自有他的方法,叫我不该打听的不要乱打听,对我没有好处。

我不想这个时候跟西装大叔闹掰,所以就不再追问,但是内心对西装大叔的身份却更加好奇了,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我俩又走了五分钟终于到了西装大叔说的望乡台,说是望乡台,其实倒真的是夸张了,不过是一块巨石做成的平台,大概有三层楼高,平台朝着正东方,样子设计的像是一座码头。

我俩上去的时候,望乡台上面有十来个人正站在上面眺望着东方,其中有个老太太身子佝偻的有些厉害,我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芈婆,只是她现在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萎靡,两只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儿。

我指了指芈婆在的位子,告诉西装大叔快点把芈婆带过来,西装大叔冲我点了点头,之后就走到芈婆面前,伸出手照着孟婆的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心说这一巴掌还不得把老太太的魂儿打散咯?

没想到芈婆挨了这一巴掌之后不但没生气,倒好像是被打醒了一样,眼神顿时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腰板也挺直了,整个人就跟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西装大叔把芈婆带到了我面前,她虽然人精神了很多,但是仍旧一句话不说,像是傻了一样。

见我终于找到芈婆,西装大叔也送了口气,告诉我说:“好了,之前我说要你跟我走一趟,我帮你找回芈婆,现在我们的交易算是完成了,你快背着芈婆走吧。”

我说你就带我走一圈就算完了?他笑了笑说:“不然你以为呢?难不成我还要带你去找几个漂亮姑娘开心开心?”

我连声说不用,心里暗道我连一个柳诗诗都还没搞定呢。

我又问他我该怎么回去,我身上可没有那么多钱,前面那个收费站我肯定过不去。

西装大叔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道:“不用钱,你待会儿背着芈婆就顺着这条路往前跑,不要转弯,也不要停下,不管谁叫你你都不准回头知道么?”

西装大叔指了指我们刚才来的路,让我直接冲回去就行。

可是我却犯了难,别看芈婆年纪大了,一把骨头估计连五十斤都没有,但就算是这样我背起来肯定也不会轻松,又怎么可能一路冲过去这么远的路呢?

西装大叔似乎看穿了我的难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抚我说:“不用怕,你就听我的,我保准你能安然无恙的回去。你只要记住一点,不管谁叫你你都不许回头,听见了么?”

我点了点头,之后把芈婆背了起来,没想到芈婆的身子却轻的像一团棉花,我背着她跟没背着完全没有任何分别。

之前有人说,人灵魂的重量只有体重的一百分之一,现在我是相信了。

我在西装大叔的指引下背起芈婆就头也不回的往前跑,一路直接冲开了刚才的关卡,跑到了往生路,本来我以为会有人追我们来着,没想到收费站那俩傻子就跟死了一样,根本不管我们。

路过刚才买水超市的时候,我更是兴奋地直接冲着旁边的老板大喊了一声:“死骗子,我草你妈!”

没想到我这句话就跟点燃了火药桶一样,那老板听了我的话居然大吼一声,直接提着刀追了出来。而且他这么一动,往生路上的那些行人也有不少都加入了追逐我的行列,吓得我拼命地往前跑。

我背着芈婆跑了大概有十来分钟,按理说早就该到芈婆家了,可谁知道这条路依然长的看不到边,路边更看不到芈婆的住宅楼。

这时候芈婆也似乎被我惊动了,嘴里发出咿呀的声音,像是很难受喘不上气来的感觉。估计是我跑的太快,老太太身子骨不好被给我颠坏了,我赶紧停下,想看看身后的芈婆怎么样了。

可是还没等我回过头去身后就传来了那个超市老板张狂的叫声,说是要砍死我,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吓得我不敢再停留,跑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我跑的实在太快,太颠簸了,我隐约能感觉到芈婆在我背上就跟要掉下来一样,但是我不敢停下,只能靠双手用力的扶助芈婆。

跑着跑着我就纳闷儿了,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才发现似乎不大对劲儿,我和西装大叔就这么一路直行到了那个地方,按理说肯定是要经过香港市中心的,怎么会跑到景区去了?

而且我在香港呆了这么久,别的地方我没去过,但可从来没听说香港有望乡台这么个景点。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我背后仅存的重量忽然一轻,手上的感觉也没了,我喊了好几声芈婆她都没有回应我,八成是刚才太颠簸一下没扶好把芈婆从背上给摔下去了。

我当时想也没想扭头就准备把芈婆弄起来接着跑,没想到我刚转过身,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之前和西装大叔路过的那个路口,什么芈婆还有超市老板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旁边的指示牌上还清晰的印着三个大字:镇魂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