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香尸,我的魂

第十八章 往生路

芈婆原本昏睡过去的身子突然挺了起来,但是头依旧是低着的。

我问她是不是王师傅,她没吱声,我又问她是不是芈婆,她依旧不说话,像是丢了魂的尸体,跟提线木偶一样呆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估计只有芈婆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我一看自己搞砸了,于是就把香放在手心,不断地呼唤着芈婆的名字,希望芈婆能回来帮忙,但是我呼唤了半天却没有半点用处,芈婆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别叫了,她上不来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虚弱的声音从芈婆身上传了出来,跟芈婆往日的声音不大一样,不像是中气不足,反倒像是说话本来就那样似的。

我被这道声音吓了一跳,指着坐在椅子上的芈婆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芈婆身上?”

这道声音是完全陌生的,既不是来自芈婆也不是来自王师傅,很突兀的就出现在了芈婆身上。之前芈婆说不能问死者的死因,难不成就是怕把这个声音的主人招来?

芈婆的身子依旧没有动,但是她身上却传来一道不屑的轻笑,说了句幼稚。

之后我就看到芈婆的身子后面好像多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就好像是从芈婆身上剥离出来的一样,慢慢的聚拢到一起,勉强凑成了人形。

“小子,不管你是谁,你得跟我走一趟。”那道黑影说道,正是我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

我说我不能走,现在王师傅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而且芈婆也还没有回来,芈婆之前说了要我把她叫醒,不然她就回不来了。

不料那个黑影听了我的话之后直接破口大骂一声蠢材,之后说道:“你看看手里的那柱香。”

我的目光转移到手中的那柱香之上,顿时整个人就愣住了。

我手里的香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烧完了!

完了……

我心里默念一声,接着整个人的力气就好像被抽空了一样,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完全傻掉了。

“待会儿我会魂魄离体,到时候小王会上我的身,他一来你就把香点上,这炷香烧完的时候,你就必须要喊着我的名字把我叫回来,不然我就要永远留在下面了。”

芈婆的话不断回荡在我的耳边,萦绕不绝,芈婆还没有回来,可是现在香已经烧完了,也就是说芈婆再也回不来了。

我的一时好奇,居然害死了芈婆。

我心里很愧疚,这次不过是求芈婆帮忙,想不到居然是送芈婆提前去见了阎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如果刚才我没有怀着侥幸心理的话,芈婆现在肯定已经回来了。

我愣着,那道黑影可没有,我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他就慢慢幻化成了一个中年大叔的样子,穿着一身白西装,看上去还挺帅气的,只是他的脸色却带着一种异样的病态,比他身上的白西服还要白。

我问他到底是谁,他却没有回答我,而是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也看到了,这老太现在已经回不来了。”西装大叔说道。

我说我知道,我不是有意要害死她的,我只是无心之过而已。

看我一脸的失落和自责,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不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听了他的话我眼前顿时一亮,抬头问道:“你有办法把芈婆带回来?”

西装大叔急忙道:“我可没说我能。”

之后就走到那座神坛前面,把剩下的江米一把抓了起来,全都洒在了芈婆的身上,虽然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但想来应该没什么坏处。

我仔细琢磨了一遍西装大叔的话,随即就明白了西装大叔到底是什么意思,试探性的问道:“你没说你能,但是你也没说你不能,也就是说你知道让芈婆回来的办法,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西装大叔拍了拍手上的米粒,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孺子可教,但是他的笑实在太渗人,那惨白的样子活像一只行走的尸体。

他说办法不是没有,但是我必须跟他走一趟,这是他的工作,希望我能配合他,就当是交换让芈婆回来的条件。

我沉吟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个西装大叔到底是什么底细,但是既然他肯跟我废话这么久,就肯定不会害我,而且还愿意主动帮我把芈婆的魂魄找回来,暂时可以信任。

我说行,那你带路吧,我跟你走,不过不要太久。

他笑了笑,说只要肯走就行,天亮之前就能保证我安然无恙的回来。

说完他就率先走了出去,只是路过那个供奉的大抱抱的时候有些诧异,自言自语了一声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你们带糖吃,之后挥了挥袖子就走了出去,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下了楼我问他路远不远,要不要打车过去,他说虽然不近,但是打车却到不了,必须走着过去。

我听了还以为他要带我去什么路不好走的地方,没想到他却带我沿着大马路一直走下去。

我心说这种路打车不是更快么,真不知道这西装大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俩是沿着通往市中心的一条马路走的,这一路上一家开着的门店都没有,而且大街上除了我和西装大叔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西装大叔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我倒是挺纳闷儿的。

按理说以香港的繁华程度,这种市中心这个点儿根本不会都关门啊,就算不是通宵营业至少也会干到下半夜,怎么会这时候全都关门了呢?

而且街上没有人这一点更加反常,要知道香港最贵的就是房子,每天露宿街头的人不知凡几,根本不会走这么久也看不到一个行人。

我问西装大叔还要多久才到,西装大叔低下头看了看手表,说现在走了不到一半,怎么也要再走半个小时。

我心说早知道这么远打车多好,西装大叔却笑道:“我说了,打车是不可能走这条路的,这里只允许步行。”

我有些诧异,我压根儿没有说出我心中所想,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西装大叔好神秘,从头到尾都不说自己姓甚名谁,而且也不介绍自己的身份,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人是鬼。

我们又穿过了两条街,这次过马路的时候我刻意留心了一下路边的指示牌,上面写着一个我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往生路。

往生路,听着倒是挺熟悉的,可这地方怎么听起来这么瘆的慌呢?可是我在大脑里思索了半天,却找不到一点儿相关的信息。

西装大叔突然扭头跟我说了一句:“前面就是往生路了,你跟在我身后,不管遇见谁都不要说话,见到芈婆之后就把她带走,听明白了么?”

我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西装大叔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严肃,但也隐约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只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我俩继续朝前走,这回路上开始三三两两有了行人,只是这些行人无一例外,跟西装大叔一样,脸上都没有一丝血色,像行尸走肉一样,路边不少店铺也都在开门营业,样子还挺热闹的,像是一个商业街。

我旁边正好有一家超市,走了这么半天我早就口渴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超市立马就开心的不得了,跑过去准备买水喝。

那老板也是一脸死白,看到我过来还探着头闻了闻,说是我身上有一股子生人气,很臭,接着问我要买什么东西。

我刚想说老板来瓶水呢,不过忽然想起刚才西装大叔的叮嘱,于是就用手比划了一个喝水的动作,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之后摆了摆手。示意他我是个哑巴,口渴了想喝水。

那老板也不傻,见我比划了半天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拿出一瓶水丢给我,说了声:“闹了半天是个哑巴,真麻烦。这水两千块一瓶,拿钱吧。”

我当时一听就懵了,卧槽大叔,一瓶水你居然敢跟我要两千块钱,难道是在逗我么?虽然我装成是个哑巴,但是也没这么欺负人的吧?

我出门的时候身上就带了五百,这还是觉得够用呢,不然要是搁平时我最多也就带二百,哪里来的两千块钱?

我掏出兜示意他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没想到那个老板当时就怒了,一把把我手里攥着的瓶子抢了回去,骂道:“闹了半天连两千块都没有,真他妈是个穷鬼,快滚吧!”

我一听他的话就火了,刚想上去跟他理论,西装大叔却不知什么时候从我身后冒了出来。一把把我拉住了,接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票子丢在了柜台上,说道:“我这个兄弟刚来不懂规矩,我替他给钱,麻烦老板拿瓶水。”

我瞅了一眼那张票子,面额大的差点儿没把我吓死,居然是一张两万块钱的纸币!

那老板白了我一眼,说了声还是你懂事儿,接着就从桌子上拿起那张两万元的大钞,瞅了半天,这才把手里的水递了过来,嘴上还不依不饶的说道:“要不是看这位白衣兄弟会说话,这事儿肯定没这么容易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