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香尸,我的魂

第二章 棺材仔

可是整个走廊里空无一人,这个点儿家里的佣人早都睡了,谁会这么无聊跟我恶作剧?这种事只有小孩子才会做。

屋子里的李太似乎也听到了声音,她吃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又继续起来,而且这次比上次的进食比上次更加剧烈,嘎嘣嘎嘣的响声清脆的回荡在屋子里。

我吞了一口吐沫,刚想悄悄溜回房间,转身却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我跟前跑了过去,蹬蹬的脚步声从他脚下传来,跟刚才一模一样,而且那个身影一边跑一边嘴里还传出银铃般的笑声,听上去像是个孩子。

我刚打算追上去看看,屋子里的李太突然喊了一声别吵。

好像是被李太的声音吓到了,那小孩一转眼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任凭我怎么找也找不到。

不说李太没有孩子么,这大半夜的,该不会是哪个佣人的孩子跑出来恶作剧了吧?

我怕在外面逗留的时间长了会被李太发现,于是就蹑手蹑脚的回了房间。

第二天我跟在这里做工的刘妈聊起这件事,没想到刘妈一下子就回绝了,刘妈说她在这里做了五年的工,从没见过什么小孩子。

她还告诉我虽然李太和她老公看上去很恩爱,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孩子,听说这几年李太为了要孩子跑遍了香港的大医院,不过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也正因为如此,李先生在外有不少情妇,李太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又问刘妈会不会是在这里做工的佣人把自己的孩子带过来了,刘妈说这就更不可能了,李太一向对小孩子很敏感,所以在这里做工的佣人都不敢带孩子来。

那就怪了,既然不是佣人的孩子,又不是李太的孩子,那我昨晚看到的那个小孩到底是谁呢?

刘妈说肯定是我大半夜的睡懵了,这里绝对不会有什么小孩子。对此我也只能一笑而过,不过我心里却是计划着今晚再去看看。

不管是莫名出现的小孩子还是半夜不知道是在吃什么的李太,这一切都给这栋宅子镀上了一层神秘感,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一探究竟。

对了,还有李太房里的那张照片。

我忽然想起李太房里摆着的张天王的照片,不过刘妈对这个似乎并不知情,于是就跑去问专门负责收拾李太房间的阿美。

阿美也是这里的老佣人了,听说在李太嫁进来之前就一直在这里做工。

阿美告诉我那张照片自从李太嫁进来那天就有了,好像是李太专程带来的,而且平时收拾屋子的时候李太从来不让她碰那张照片,似乎对那照片十分在意。

我笑问:“难不成这张天王是李太的老相好不成?”

阿美赶紧捂住我的嘴,小声道:“这话你可不能乱说,李太这人可是非常严厉的,别看她对你天天笑眯眯的,只要你犯错被她抓住,她肯定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阿美说话的时候脸色不大自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不过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肯说,只是说如果我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把想问的话都烂在肚子里。

阿美的异常反应和刘妈的话都让我意识到,李家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我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里,而且越是挣扎就会越陷越深。

最古怪的就是李太,之前她去找师父的时候就一直神秘兮兮的,现在更是让人看不透。

隐约之间,我总觉得这些事都跟我已经故去的师父有关,为了弄清这些,第二天半夜我又趁着李先生不在的时候偷偷溜到了李太的房间外面。

李太依旧跟昨天一样不知道在吃些什么,不过这次的声音倒是跟之有些不相同,嘎嘣嘎嘣的声音变得清脆了很多,一直到李太吃完东西准备出来我才离开。

后来我又偷偷去了几次,不过也不知道为啥,打第一次之后我始终没看到那个小孩儿再出现,连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那晚真的是我睡懵了出现的幻觉,直到一天晚上。

那天李太和李先生应邀去参加一个名流舞会要很晚才能回来,其他的佣人也都早早地休息了,我自己闲着无聊就在宅子里闲逛。

我刚走到李太房间门口,走廊尽头忽然传来几声怪响。我心想宅子里也没养什么宠物啊,难不成是招贼或者有老鼠?

我赶紧走到走廊尽头那间屋子的门口,透过门缝朝里看,借着淡淡的月光能看到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大柜子立在屋子最里面,有个小孩儿孤零零的站在屋子中央,背对着我,看外形跟那晚我看到的差不多。

我心下一喜,这几天都看不到你出来,想不到你却躲在这儿,我正要推门进去,那小孩却慢慢转过了身子,似乎听到外面有人,不过光线太暗,我看不清小孩长得什么样子。

小孩张开手臂对我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落寞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我心下一软,说不定是李太想要孩子又生不出来,于是就找人偷来这么一个孩子养着,而且还不让外界知道。

多可怜的孩子啊,怎么能把他一个人囚禁在这里?我轻轻推了一下发现门没锁,于是赶紧推开门把灯打开,不过灯亮的那一刻我却是吓得汗毛倒立。

那小孩脸上没有嘴巴和鼻子,两个眼睛的地方是空荡荡的两个窟窿,两行血泪从两个窟窿里慢慢流了出来。

那小孩张开手臂朝我走了过来,吓得我大叫一声撒腿就跑,出门的时候还摔了一跤。不过这一下倒把我摔醒了,刚才会不会又是我的幻觉?

我听了一会儿,刚才那间屋子里似乎并没有再发出什么动静。

于是我壮着胆子又战战兢兢的走了回去,小心朝屋子里张望着,屋子里依旧空荡荡的,整个房间只有最里面那个木头柜子。

我深吸一口气,确认了一下四周没人,这才蹑手蹑脚进了屋子,走到那大柜子跟前。

我想了一会儿,不过理性还是没能战胜强烈的好奇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那个大柜子。

柜子里面有两层,上面那层摆了很多零食和小玩具,都是年纪不大的小孩子玩的那种,最前面还有一个香炉和一盒旺仔牛奶。下面那层有一块红布,好像盖着什么东西。

我把那块红布揭开,一个一米不到的小盒子呈现在我眼前,只是这个盒子有些奇怪,有些像装死人用的棺材,可是哪有这么小的棺材?

我把那小棺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个穿着衣服的小孩儿干尸,大概有五十公分,干尸的眼睛凹了进去,眼眶下面还有丝丝血迹。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像是李先生和李太回来了。我赶紧把小棺材和红布盖好,关了灯迅速溜到了客厅,当做正在巡逻的样子。

李先生的脸色不太好一句话都没说就回了房间,倒是李太看到我还在巡逻,说了句让我别光工作也要注意身体,之后也回了房间。

打那之后我就再没靠近过那间屋子,更不敢大半夜一个人出来逛了,我总觉得这李家宅子不大太平,处处透着诡异,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工作,我早就走了。

一天李先生在吃饭的时候抱怨公司的保安人手不够急着用人,可是现在一时间根本招不到。饭后李太就找到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去李先生公司帮忙做保安,我好不容易逮到脱离魔窟的机会,当然是一百个愿意。

李太瞧了我一眼,低声说:“我可不是要你专门去做保安,你去了那边,顺便也能帮我看看这个死鬼到底在跟什么女人瞎搞,但是不许暴露身份知道么?”

说完李太就往我手里塞了一沓港币还有一张招工启事,轻声在我耳边说了声:“放心,我不会亏待你。”我这才明白,李太这是让我去做间谍。

我看了眼招工启事,上面开出的条件相当丰厚,每月工资七千块,可带薪休假五天。要知道零几年那会儿七千块的工资可是相当高了,一般保安一个月也就能拿三千块,真不知道这么优厚的条件为啥还招不到人。

既能脱离这个诡异的地方还有大钱赚的事儿我干嘛不做?而且我可以拿双份的工资,等我有钱了还不是想要什么有什么?当即我就答应了李太,第二天就拿着招工启事去了李先生的公司。

接待我的是个姓孙的人事经理,我进门的时候他正在抽烟看报,看到我拿着招工启事进来,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但还是把烟熄了站起身跟我握手,我对他不屑的表情很反感,但还是象征性的跟他握了一下。

坐定后孙经理问我:“你叫什么?之前做过保安么?”

我点点头,微笑道:“我叫王三一,之前做过一段时间护院。”

“嗯,名字有点儿糙,不过做过私家保安也可以。”孙经理点了点头,说道:“有件事儿我得提前跟你说清楚,我们招的可是夜间保安,也就是说你要一个人从十二点一直值班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中间可是没有人跟你换班的。”

我一听要上夜班,又是一个人,顿时就有些不大乐意。

见我露出为难的表情,孙经理走到我跟前,小声跟我说道:“月薪七千,包吃住,而且干满三个月工资涨到一万,干满半年奖励一辆小轿车,逢年过节还有各种福利补贴拿,怎么样?”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