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惶恐不定

“小赵,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焰红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

“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赵慎三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焰红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郑焰红用冷冽的眼光跟赵慎三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那粗壮的本钱,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

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三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赵,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赵慎三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赵慎三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郑焰红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赵慎三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郑焰红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

赵慎三一听主任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郑主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

因为教委办公室主任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赵慎三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所以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郑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教委大院。

郑焰红主任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赵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

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

到了郑主任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赵慎三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郑主任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郑主任,您请下车。”

郑焰红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赵慎三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郑主任这是要他扶着她。

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郑主任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

不提赵慎三回家之后如何对老婆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因为他的确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又是如何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单说第二天上班之前,他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

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郑主任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赵慎三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操了。

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证据,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这下屋里虽然味道没有了,但他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郑主任虽说放过了他,日后却会不会利用权力给他小鞋穿?

“小赵,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海波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

“哦哦,马上就好了!”

赵慎三赶紧答应着跑出了郑主任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就看到居然穿了一条很得体的裙子,而且貌似没有盘头发的郑主任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

郑焰红跟往常一样,神态自若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直直的挺着脊背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赵慎三才赶紧跑回自己的屋里坐下了。

“嘿!今儿个咱们赵兄摆大谱儿啊?到现在了还没有打开水,怎么着,想让我干啃包子啊?”办公室的美女李小璐嘴里咬着一个水煎包去倒开水,一提空瓶就生气了,阴阳怪气的说道。

其实他们这间办公室一共坐了四个人,按道理应该是谁来得早谁打开水才是,可赵慎三每天都来得早,一来二去的,大家也都觉得扫地擦桌子打开水的活儿就是他的了,他干了是理所应当也没人感激,不干反而不正常了。

“哦,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赵慎三也没骨气,听到责备才明白自己在郑主任房间里心神不定的呆的时间太长了,居然连自己办公室的开水都忘了打,赶紧站起来拎着两个暖瓶就跑出去了。

办公室另一个副主任科员方永泰不屑的笑着说道:“嘿嘿嘿,我敢肯定小赵昨天晚上又被媳妇儿罚睡客厅了,你看看他那双眼睛,跟国宝一样,所以才连开水都忘记打了!”

李小璐虽然欺负赵慎三,但是却也看不起一脸狂傲之气的的方永泰,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脸笑话人间,人家小赵总还没有带着一脸的血道子来上班,不像某些人,总是‘被猫’抓到!”

管档案的黄大姐被逗得“咯咯”笑起来:“好了好了,你们呀,一天不斗嘴就过不下去!其实人家小赵真是个好同事,咱们跟他一间办公室应该知足才是,也不要老是没事欺负人家。”

“呵呵,没事的,欢迎欺负!越欺负越旺不是?”赵慎三已经拎着开水回来了,听到就笑起来。

电话响了,方永泰离得最近,就抓起来接了,然后放下电话就带着醋意对赵慎三说道:“小赵同志,蒋大主任有请!”

赵慎三赶紧一溜小跑的去隔壁蒋海波的办公室了,方永泰又一次不屑的说道:“切!整天屁颠屁颠的伺候着蒋主任,还不是小兵一个?也没见赏赐给他一点什么好处!”

走进蒋主任的办公室,赵慎三赶紧不等吩咐就给蒋海波泡上了茶。

“小赵,后天市里要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工作会,郑主任现在就已经去市里请市长主持会议了,今天你把郑主任的讲话稿初稿拿出来,最迟晚上交给我,我修改了明天打印。”蒋海波吩咐道。

“嗯,那我现在就去写。”

“咦,你的眼睛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昨天晚上郑主任几点走的?”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