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第1章 我需要售后服务

“你们想做什么?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奚尘满脸紧张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她是第一天出来上班,可没想到自己竟会遇上这种事。

“你送咱哥们这东西难道不是想和哥们爽爽!”男人满脸淫笑的往奚尘的方向靠近,嘴里更是吐出了难以入耳的话语。

那脸上猥琐的表情令人发呕,奚尘害怕的往后慢慢的退着步子,眼神更是四处搜索着可以救助自己的人。

“小妞,赶紧的陪哥俩去玩玩怎么样?”另外一个男人也凑了上来,挑着眉对奚尘露出猥琐的表情。

奚尘不停的摇着头,对于这种事情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的逃跑,可身后是堵石墙,左边是小型花坛,右边是条河,她已经无路可逃了。

“你们不要乱来,我真的会叫人来的……”奚尘紧紧的抱着手里的包,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

她心里此时已经有了一个最坏的打算,若这两个男人再上前她便马上跳进河里去,就算淹死也比被人侮辱的好,这样她还可以去陪然哥哥……

“呵呵呵……真是个天真的女人,也不想想,这里会有人搭理你,真是白日做梦吧!”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嘻笑着,现在是什么社会,还有人管这种闲事不成,“乖,来让哥哥疼疼……”

“救命啊!救命啊……”突如其来的喊叫声把两名男子吓了一跳,从而停下了脚下的动作,两人对视一眼,诡异的眼神转过来看着奚尘顷刻间变成似狼般的目光,奚尘就像是一块被盯上的肉,完全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感觉到自己的喊叫并没有对两人造成多大的影响时,又看到一只手已伸向了自己,奚尘紧闭着眼伸手去挡,却没有感觉对方手臂的力道,反而扑了个空。

她顿时瞪大了双眼看向前面,使她震惊非常。

只见两个男人叠在一起趴在地上,表情相当的痛苦,而站在他们身侧的是一个穿着黑西装英俊不凡的男人,刀削的侧脸犹如西腊神像般夺目,一双深黑色的眸子似鹰般紧紧的盯着奚尘,逐渐扩张的瞳孔里奚尘似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微张着小嘴,双眼瞪得通圆,一脸的不可思议。

“大哥,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只是和她闹着玩的……”趴在地上的男人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懦弱的对站在面前的男人求饶。

“滚……”男人冷着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一双深邃的黑眸一直盯着奚尘,目不转睛。

两个男人听到可以离开,赶紧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离开了这里,奚尘刚想叫住他们。

“想送他们去警察局吗?”男人突然说话了,可奚尘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意思。是挑衅还是肯定,她只能瞪着圆圆的眼睛比刚才还要紧张的看着他。

他感觉面前的男人比刚才两个对自己说着猥琐话语的男人更加的害怕,至少他们表现在外,而这个男人则是藏在心里,表面上完全的看不出他到底想怎么样,也根本没有做自己恩人的觉悟,似乎他根本就不屑救她这种人。

“他们难道不应该被送进警察局吗?”奚尘的脑子里只有一个观念,那就是做错事的人必须得到法律的制裁,可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这样想。

“你叫什么名字?”

“奚尘……”奚尘咬着唇瓣,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她反而更加的害怕,就像他是洪水猛兽一样使她整个人都不自在,身体也不自觉的微微的颤抖着。

“奚尘……”庄莆阳瞬间收起了自己微愣的目光,嘴角处更是勾了勾,自嘲的露出一抹坏笑。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他是工作得脑子糊涂了吧!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我先回家了。”奚尘只想赶紧的离开这里,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她都不敢再正眼看他了,他刚才嘴角露出的那抹笑容更是让她的小心肝轻颤了一下,哪里会有这种男人,只被他瞄上一眼便像被生刮了一般,那冷咧的眸子真的让人浑身寒冷。

“就这样谢我?”庄莆阳突然换了种姿势双手插进裤兜里,眼神带了几分邪肆。

奚尘警觉的抱紧了包,慌张的说道,“你还想怎么样?我没有钱!”

庄莆阳笑道,“我有说过要你付我钱吗?就算要的话你挣几辈子也付不起。”

“你……”奚尘厥了厥嘴,咬着唇目光看向自己的脚尖,她是又落入虎口了吗?

突然她的目光飘到了地上的一本杂志上,她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过去,庄莆阳看到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眼睛也瞪得更大了,他将目光移向奚尘看去的方向,不解的盯着那本自己刚才扔下的杂志。

封面是现在当红的一个歌星,他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更重要的是他投资的一部电视剧好像选的男主角就是他,可要让庄莆阳去记住不重要的人的姓名也是件难事。

奚尘慢慢的移动脚步往花坛的位置,最后走到杂志掉落的地方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捡起来放在手心里,她惊讶非常的目光一直在封面那个歌星的脸上,小脸带着震惊似乎还有着激动。

庄莆阳怎么能容忍自己刚刚救下的女人不屑自己而对一本书上的男人表现得如此的激动,他轻咳了一下,可奚尘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庄莆阳生气了,他一把抢过奚尘手里的杂志,“蠢女人……”

奚尘被突如其来的抢夺吓了一跳,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她抬起一双蒙上了雾气的美眸,轻咬着唇瓣那模样让人心疼的不得了,可庄莆阳却一脸的冷漠。

“他没有死?”

庄莆阳拿起杂志看了一眼,“你喜欢他?”现在大多数的女人都追星,眼前这位应该也不例外,只是她的第一句话问的似乎有些不合适。

“我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奚尘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激动的抓着庄莆阳的衣袖,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个人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

庄莆阳嫌弃的甩开奚尘,黑眸染上一层嗜血的光,他拳头握得紧紧的,甚至咯咯作响,难这个女人不知道她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若是死了明天下午也不可能会在世贸中心开签售会吧!”杂志上写得清楚,他刚才不小心瞄了眼,又不小心的记住了。

“真的吗?他真的还活着吗?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若不是你我一定还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签售会?也就是说他成明星了,真的成明星了?”奚尘瞬间转变的情绪让庄莆阳十分不悦。他在一边等司机来接他,只是不想被这女人尖锐的声音扰了心情,他恍惚间竟出手救了她,但她却为了别的男人视他不见,越想越气愤,他是不是该让她付出点代价。

“谢谢你!对了,这个送给你,这是我们公司的产品,若以后还需要的话可以联系这个电话。真的很谢谢你。”奚尘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给了庄莆阳,转身便跑开了,连一个感激的眼神也没有再留下。

庄莆阳看着手里的东西,望着奚尘离去的方向一阵失神,他刚才也以为‘她’也还活着……

神伤瞬间他打开了手里的盒子,顿时气血上升,一盒XX牌避孕套出现在庄莆阳的眼前,他深黑的眸子望着奚尘跑开的方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了……

奚尘回公司本想请假,可经理却硬塞给她一个箱子让她去送货,为了明天能休假她抱紧了箱子给自己打气,只要送完货就能去见然哥哥了,奚尘的心情瞬间变得特别的好。

打了个车,奚尘直接来到了A市有名的别墅区,在佣人的指引下她抱着那箱东西上了二楼,如此奢华的别墅奚尘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看起来好美,她不敢多做停留快步的来到走廊的第二个房间,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浑厚有力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是你?”奚尘走进房间才看到庄莆阳正靠坐在大床上,“这箱是我们经理让我送来的货,你签收一下吧!”

奚尘看到庄莆阳时好像更加的放松了些,这个曾经救过她的人她知道应该是好人才对。

庄莆阳瞥着奚尘略带着稚嫩的脸,嘴角噙着笑却看上去很是冰冷,奚尘咬着唇不知道庄莆阳在笑什么。

“记得这个吗?”庄莆阳举起手里的一个盒子顺手扔给了奚尘。

奚尘捡起来发现那是自己送给他的,里面装的什么她当然知道。

“我只是负责送货的,不负责其它……”奚尘看着盒子无措起来。

“只负责送货?可我现在想要的是让你负责售后!”庄莆阳慢慢的靠近奚尘,把奚尘吓得扔下箱子往后退了几步,后背一阵冰冷,原来自己已经退到了房门处。

“我请我同事过来好吗?我真的不负责这些!”看着眼前这个表情冷漠却一脸邪魅的男人,奚尘突然感觉好害怕,他到底想怎么样?

“我就是想试试你们公司的产品如何,要是被你们经理知道你是这样冷落客人,你觉得他还会留下你吗?”庄莆阳挑着眉,对奚尘这天真的女人一阵唏嘘。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