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河边

张大爷给齐宁的牛皮纸袋里有一万块钱,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一次性得到这么多钱。

只可惜,这年头的钱并不比纸值钱多少,去了一趟药材市场出来,齐宁身上的一万块钱,就只剩下三千了。

七千块钱中,最大头的是紫芝,其余的便是一些市面上常见的药材。

到药材市场上批发药材的人很多,作为其中的一员,齐宁与其他人的区别就是,其他人买的大多是晾晒好的草药,而他要的则全部都是新鲜的。

买完了药材已经是下午六点了,齐宁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赶着最后一班公车回到了齐家庄。

是夜,齐宁所住的小院里,灯火通明。

齐宁从背包里拿出了今天所买的药材,把他这一次想要制作的灵药所需要的所有药草都整理了出来,分份儿准备好后,他就开始了制作。

这一次他想要做的是洗髓液。

所谓洗髓,就是用灵药淬炼四肢百骸,将体内的废弃物逼出来,使得修炼者的身体达到最好的状态。

制作洗髓液,灵芝是最关键的一位药材,所以他才会购买那么多的灵芝。其实,用人参的效果比灵芝要好,只不过,稍微上点儿年份的人参价格都贵的离谱,以他现在的经济状况,实在是负担不起。

看来,接下来,他还是要想办法赚钱才行!

下定决心后,他就开始了制作。

依旧是用银针刺穴的方法逼出药材中的精华来,待到制作一份洗髓液的药液准备完毕后,齐宁便开始了熬制。

洗髓液是内服的灵药,不能火候太大,否则就会熬浆熬糊。

十分钟之后,绿色的汁液变成了黑褐色,汤汁不稠不薄,火候刚刚好。

嗅着铺满鼻尖的药香味,齐宁心下一喜,成了!

关了火,他好不容易等到药液变的不那么滚烫了,也等不及晾凉,就一口气将碗里的药液全都干了。

宛如一声炸雷在脑海中轰然炸响,齐宁只觉得不但是脑袋里炸开了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也像是有万雷在狂涌一般。

嘶嘶。

随着诡异的声响传入耳中,齐宁清楚地看到,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着腥臭的黑色油污,那是他从小到大体内所积累的有害物质!

排毒的过程持续了五六分钟左右,当体内不再有油污渗出之后,齐宁惊喜地发现,他的身体非但没有因为排除了很多东西而变的虚弱,反而浑身都充满了使不完的劲儿!

“嚯!”

他一拳打出,耳边响起了呼啸的破风声,那阵势仿佛他能够一拳把空气都打的撕裂开来一般。他有预感,如果自己真的发狠,一拳头下去,把墙砸出一个洞来都是有可能的!

收回拳头,他眸光一凝,右手食指和中指束起,随着他的面色越来越紧绷,一道无形的气突然自他的指尖激射而出,始于指尖,止于指畔。

“呼……终于正式迈进练气初期了啊!”

炼气期,是正式迈进修真世界的第一步,俗称门槛。

根据草木炼神决的介绍,远古时期的修真界,可以说是练气遍地走,筑基多如狗。

可随着修炼者们对天材地宝的过度消耗和使用,可以用来修炼的资源越来越少,天地间的灵气也越来越稀薄。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修真界便越来越没落了。

到了现在,修真者更是没有几个。

炼气期的修炼者,都算是顶级的强者。

回忆完毕,齐宁看着镜中不住淌着黑色油污的鬼一样的人,嫌恶地皱了皱眉,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房间,跑出院子,跳进村口的那条小河里洗刷刷了起来。

别问他为什么不用家里的水,因为村子里吃水不方便,他白天又基本上不在家,接不了水,水缸里已经没什么水了。

“好舒服啊!”

约莫半个小时后,齐宁身上终于再也找不到一丝油污了,借着明亮的月光,他好好打量了自己一眼,只见他现在的皮肤白皙无比,肌肉虽然不如那些大块头一样那么有震慑力,可真要动起手来,他的爆发力却足以秒杀任何一个大块头!

再低头看去,他突然露出了非常古怪的神色,这洗髓液,不但能洗精伐髓,还能帮住人体第二次发育么?

“啊!”

就在齐宁因为自己的第二次发育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一道惊呼声从距离他不远处的一处草丛里响起,他一愣,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影迅速钻进了草丛里。

他现在目力极好,短短一瞬间,他就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全看完了。

咕嘟。

微风过,齐宁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心也没出息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后,一到人影从草丛后沿着河岸跑了开去,齐宁看了一眼就瞬间心虚了,他怎么觉得那人有点像……香嫂子?

香嫂子,是三叔的二儿媳妇,长得很是标志,就是命比较苦,刚结婚没三年,她老公就出车祸死了。

齐宁所住的那院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香嫂子和她老公的婚房。她老公死后,她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触景伤情,就搬回了娘家去住。

三叔也有自己的房子,不过是两间旧瓦房,齐宁长大以后渐渐有了自己的隐私,三叔就把房子给了他住。后来齐宁去了县里上高中,因为去双姐那里打工的缘故,他身上渐渐有了闲钱,看着香嫂子孤儿寡母的可怜,每个月他都会给她们一些钱当作房租。

往事回忆完毕,齐宁默念了一遍清心咒,好不容易压下了蠢蠢欲动的小兄弟,便穿上衣服回了院子。

一夜无话,第二天,他照例去肯某基上班。

拎着一大兜快餐出了肯某基,齐宁正打算骑上电瓶车去送餐,兜里的1110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只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齐宁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熟悉,齐宁想了想,随即面色一喜:“张叔叔!”

“是我,齐宁,你那个特效药啊,能不能再卖给我一点?”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