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前规则

第12章 无罪释放

李林说他那双很贵的鞋子不是自己买的,而是在河边捡到的!

他见方倩和王涛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便说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他村里问问,当时有好多人都知道他在河边捡到一双好鞋。

“可你当时和杨越可不是这么说的。”只见王涛放下手中的笔,十指交叉的看着他道。

李林把头低下,小声说了一句,“要是让你们知道我在外面捡人家鞋子穿,怕会笑话我。”

老陈板着脸,对我说道:“小杨,你现在马上去村里问一下,看是不是真有人看到他捡到鞋子了。”

我点点头,快步走出小房间。开着所里的车,快速朝思合村驶去……

到思合村时已经是傍晚十分,正是大家吃晚饭的时间。

村口的空地上有几个老人在聊天,见我过来,几人目光全放到了我身上。

“大爷,吃晚饭了吗?”我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道。

那些老人点点头,问我这么晚来村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这次过来主要目的就是查李林鞋子的来由。既然他们先开口问起,我也不用再拐弯抹角的打听了。

“听说李林前段时间在河边捡到了一双好鞋子,这事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知道,当时我还让他把鞋子丢掉。外面捡来的鞋子,也不知道干不干净就敢拿回家穿。”一老大爷那说完后又加了一句,“怎么了,那鞋子是你弄丢的吗?”

我苦笑一声,说那鞋子不是我的,我只是过来问问而已。

“不去查凶手,来问人家捡鞋子的事干嘛!”那老大爷小声嘟囔道。

我有些哭笑不得,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只好问他们知不知道还有谁看到李林鞋子的事?

“还有前面那家李老汉的媳妇也看到了。当时河边洗衣服的人挺多,大家都知道这事!”

我跟他们道完谢后,朝他们刚才指的那户人家走去。

虽然老大爷说他也看到了,可为了能更加确定这事的真实性,只好再去村里问几个人。

来到李老汉家门口时,发现他们一家正在吃晚饭,看到我站在他们家门口,里面的人纷纷放下了筷子,一脸不安地看着我。

“请问你有事吗?”一男人站起来问道。

我把来意说了一下,那男子指了指坐在饭桌前妇女,说道:“你要找定位人是我妈,不过她耳朵不好,你要说大声才能听到。”

接下来我就真是扯着嗓子在问话。

她告诉我说那天早上去河边洗衣服,看到有一双鞋浮在河里,本来想拿根竹子把它挑出来洗干净,拿回家给自己儿子穿。

她说要把鞋子拿回来给儿子穿时,被自己的儿子瞪了一眼,他说他才不会穿来历不明的鞋子。

“后来小林来河边钓鱼,看到我要去找竹子,便说进去河里帮我拿。可他把鞋子拿出来后就反悔了,说鞋子的码数刚好合他,便把鞋子拿走了。”李大妈说到这里,语气还有些气氛。

我纳闷道:“那李林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会还拿外面别人的鞋子?”

“他家是有钱,可那小子从小就有爱占别人便宜的毛病,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和他来往。”说这话的是李大妈的儿子,看他和李林也差不多一样年纪。

后来我又去了几家,大家都说那双鞋子是李林从河里捞回去的,这说明李林并没有说谎。

走访完后,我给老陈打了电话,把走访的情况跟他汇报了一下。他听后轻叹了口气,说这案子又得从头开始查了。

不过就算李林不是凶手,但他也做了违法的事。我把他在香蜜拉酒店组织妇女卖-淫的事告诉给老陈,可老陈说李林犯案的地方不在我们县城。如果李林认罪的话,就得把他转交到市局里去。

等我回到局里后,王涛告诉我李林不认罪,说我是在诬陷他。

如果24小时找不到证据能够证明他犯了罪,那我们只能把他无罪释放。

“我-操,那我们这些天岂不是白忙活了?”我一拳捶到王涛身后的墙壁上,把他吓了一跳。

“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不是?”王涛试着安慰我道,“而且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要查的是碎尸案,不是卖-淫案。”

“那老陈和方倩呢?他们是不是也和你一样的想法?”

王涛苦笑一声,说这句话其实就是老陈跟他说的。

我心里感到一阵失望,忽然质疑起我们当警察的责任……

我说既然这是老陈的意思,那就当这事没说过吧。

“杨越,你刚参与工作,很多事情你还不懂,等久了你自然会明白的。”王涛拍了拍我肩膀,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对我说道。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忽然觉得好累,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你先等等,我还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我刚要走,又被王涛叫住。我回头问他要问我什么事?

王涛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是想问你关于陆瑶的事。”

我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喜欢陆瑶,所以你以后能不能尽量不要私下再和陆瑶联系了。”

原来是这事,虽说我对陆瑶也有点好感,不过还说不上喜欢。看王涛一副怕我跟他抢的样子,我只好安慰他道,“知道你喜欢陆瑶,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的。”

“好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涛长舒了口气,看来他是真的把我当假想敌了。

“不过人家在市刑警队里上班,身边应该也不缺条件优秀的追求者,你怎么有把握能俘获她放心啊?”我半开玩笑道。

王涛忽然狡黠一笑,说他刚才听方倩和老陈说明天陆瑶会下来,而且这次她要留在这里直到案子破了才走。

我笑了笑,说王涛你就好好加油吧,不过可不要只顾着谈追女孩子,到最后把案子给忘了。

王涛说他哪敢忘了案子,只希望到时方倩分组时能把他和陆瑶分在一起……

我觉得不能再和王涛废话下去了,因为再聊下去的话,只怕我到时会忍不住想要打击他。

“等我一起呗,等下一起去小摊上撸串。”王涛在身后喊道。

我摆了摆手,说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哪都不想去!

虽然身体很累,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想到来这么工作之后都没打电话回家过,便起身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妈一听我的声音,突然就哭了,听到她哭的声音,我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她说这些天她一直在等我电话,以为我再也不会打电话回家了。

“你爸也在家,要不要跟他说两句?”妈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说不用了,省得等下他又要生气,然后血压又高了。

妈说她想来这里看我,我不让她来,说等过段时间休假就回去看望她。

在要挂电话之前,她又千叮咛万嘱咐我一个人在这边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不要委屈了自己……

“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嘛。”电话那头传里爸不满的声音。他语气听起来很生气,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耿耿于怀。

“妈你别担心,爸说得对,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说完我便匆匆把电话给挂上了。

刚把手机丢回床头,铃声又响了。我以为又是妈打过来的,看了之后才发现是陆瑶的号码。

我有些纳闷,不知道她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我干嘛?

“杨越,你刚才在给谁打电话呢,聊了这么久。”刚按下接通键,陆瑶的声音迫不及待从听筒里传来。

我说只是打了个电话回家,又问她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她说她已经知道我们这边的事情了,对于李林的无罪释放,她也觉得很失望。

我觉得她打电话过来不是单纯的想要和我说这事,便又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

“我明天九点到县城车站,你要不要来接我?”她语气似乎带有一点撒娇的感觉。

我本来想说可以的,但忽然想到王涛才刚警告过我,便马上改口说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过我可以叫王涛去接你。

陆瑶似乎有些不高兴,说不用特意叫王涛,她自己打车过来就行了。

说完也没等我说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被陆瑶挂了电话后,我更加睡不着了。心里一直在想她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接她,莫非是对我有意思不成?

说实话,陆瑶长得挺漂亮的。和方倩那种霸气美不同,陆瑶长得很温婉,而且看起来也好相处一点,和我理想中的女朋友有点接近!

这个想法突然冒出来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甩了甩头,心里告诉自己陆瑶是王涛喜欢的女孩,我说过不会跟他抢的……

后来因为出于对王涛的内疚,我把陆瑶明天九点到车站的消息告诉了他。

王涛起初还生气我为什么会知陆瑶到站的时间,不过他并没有真的和我计较,毕竟我现在已经把情报告诉了他……

如果我能早点知道后果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把这消息告诉给王涛听!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