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者的游戏

第17章 相见

尚夏曾经向韩雪表过白,但韩雪很明确的告诉尚夏自己对他没有感觉,很委婉的拒绝了尚夏,虽是如此,尚夏之后与韩雪依旧经常联系,似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然心态。

对此,韩雪也并没有有明确的态度或义正言辞的拒绝。

现在,她却看到了一直喜欢她的尚夏和另外一个漂亮女生在一起,就感觉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硬生生抢走了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涌上心头,一时间说话语气竟有些冲人。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面对韩雪气势汹汹的诘问,尚夏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几分。

尚夏急忙解释说道:“我只是因为朋友邀请才过来的。”

韩雪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妍,说道:“只是朋友吗?”

不等尚夏解释,苏妍已经微笑着说道:“你是谁,怎么管得那么宽?”

不愧是女神级别的人物,仇恨拉得也是妥妥的。

尚夏心中暗叫不妙,死死的盯着韩雪,生怕她此刻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

但韩雪没有发怒,只是冷冷一笑,说道:“我也是他朋友。”

此时,一位坐下下方的面容清秀的男生步伐徐徐的走上唱台,接过话筒,试了一下话筒的音量,随即说道:“本来我是想唱一首摇滚歌曲给各位助兴的,但由于我看见一位美丽的姑娘走进这间酒吧,所以我想借这样一个机会把自己的心声唱出来,一首《afraid》希望大家能喜欢。”

酒吧里独特的气氛加上苏妍绝非一般人可以抵挡的魅力,使得在场之人对临场换歌并没有抗拒,反而十分热情的鼓掌欢迎。

掌声热烈,韩雪和苏妍之间的谈话也不得不打断了,即便要继续,在噪杂的音乐中扯开嗓子大声吼叫也太丢形象了,所以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开始欣赏音乐。

舒缓的音乐响起,掌声渐渐停息。

演唱者用深情的眼光看着苏妍,表演时刻到了。

演唱者的声音极具磁性,在音乐的衬托下仿佛一个温柔的漩涡将所有人的心神吸引进去,狠狠碾碎。

“我看见你那年,湖水是那么的蓝

你说再见那天,天空看不见星星

我试图沿直线走进你心里

却发现那里没有灯

……”

乍一听是一首情歌,但是尚夏却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诡异。

曲尽,听者不禁有些黯然,不知是回想起了哪段记忆,沉浸其中,不愿自拔。

一时间,酒吧内只剩下柔情的音乐在静静流淌。

只有大师级别的音乐才能做到这点,触及灵魂,全场静默。

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好听的歌,但尚夏却丝毫不觉得这首歌能够达到大师级别,但出于礼貌,尚夏还是率先鼓起了掌。

其他人从回忆中惊醒,疯狂的鼓掌。

一时间,掌声雷动,似要掀翻屋顶。

演唱者微笑着鞠躬谢场,走下唱台,向苏妍的位置走来。

待演唱者走近,尚夏才十分清楚的看清了他的面容。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俊朗的五官,眼睛十分灵动,似乎有无尽的故事要诉说。

兴许是为了个性的原因,穿着的黑色T恤上印着一个狰狞的骷髅头,空洞洞的眼洞中是绿莹莹的火光,甚至骇人。

“苏妍,好久不见了!”

演唱者微笑着跟苏妍打着招呼,但苏妍脸上并没有见到熟人的惊喜,反而皱着眉头说道:“王清随,你还没死?”

通常这句话不是损友之间笑嘻嘻开的玩笑,便是仇人相见眼红时恶狠狠说的话,看这情形,极为可能是苏妍跟被称为王清随的演唱者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以韩雪凑到尚夏身边,低声说道:“看来你的朋友是遇见了旧情人了。”

尚夏本身没有对苏妍有过多的想法,所以对韩雪的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韩雪挨近之后散发出的阵阵幽香透过鼻子撩拨心神,一时间竟然有些心猿意马。

韩雪正奇怪尚夏没有动静看向尚夏时,四目相对,韩雪扭过头,避开了尚夏痴痴的目光,也同时拉开了与尚夏之间的距离。

王清随并不在意苏妍的态度,依旧笑嘻嘻,说道:“阎王不收我,所以我就回来了。”

楚萧自然也看出两人之间气氛不对,站了出来,一脸笑意的说道:“你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们去喝一杯,顺便聊几句。”

王清随点点头,说道:“我也想见识一下酒吧老板的调酒手艺。”

王清随的临场换歌虽然出乎了主持人的意料,但从现场的气氛来看效果超出预期,所以在王清随下去之后,主持人立即走上台,接过话头,先是赞赏了一下歌曲的动听,然后宣布道:“青年酒吧正式开业,今天所有酒水酒水全部五折,让我们一起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吧台后面的墙壁上摆放着林林总总的酒瓶,从白兰地到葡萄酒一应俱全,从这也能看出老板对于这间酒吧是下了很大本钱的。

楚萧走到吧台后,身上流露出一股十分强大的自信,微笑迷人,对王清随说道:“想喝点什么?”

“给我一杯血腥玛丽!”

楚萧惊讶的把目光投向坐在吧台一角身穿红色T恤、面色苍白的男生上,如若不是他主动开口说话,楚萧压根就没注意到那里还坐着一个人。

尚夏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今天中午碰到的刘洋,很是诧异。

巧合吗?

楚萧看向王清随,毕竟是他提出要给王清随调制鸡尾酒的。

王清随也同样注意到了刘洋,笑了笑,说道:“没事,我认识他,你就先给他调吧!”

不得不说,楚萧的自信不是没有原因的,为了学习调酒技术,他曾花重金找了个有名的调酒师学习,直到学成归来才开了这间青年酒吧。

抛瓶,摇瓶,举手投足间潇洒而不花俏。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是吸引人,此时眼中只有调酒的楚萧无比专注,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彰显出了魅力,再加上他本身形象不俗,一时间引得一些女生心神暗动。

加入柠檬片,用芹菜秆搅匀,一杯“血腥玛丽”就新鲜出炉了。

引人食指大动的浓郁红色,绿色的芹菜秆点缀,透明的冰块在上面漂浮,令人不禁的想一品其味。

楚萧将装着“血腥玛丽”的酒杯推到刘洋面前,微笑说道:“请!”

刘洋面无表情,没用吸管,直接端起酒杯,一口气饮尽,直把周围的人看得直咂舌。

酒吧里的酒不仅量少,还很贵,所以一般人点了一杯酒都是慢慢品的。

一饮而尽,你当那是5块钱一瓶的啤酒啊!

“15块钱,请付账!”楚萧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刘洋脸色丝毫没有变化,一把将一张100块钱拍在桌上,说道:“再来6杯,钱不用找了!”

酒吧里自然不是只有楚萧一个调酒师,否则人一多的时候非手忙脚乱不可。

主持人下场之后也来到了吧台之后开始调酒,另外还有一个女调酒师。

不同于楚萧调酒时的霸气,女调酒的动作更加飘逸。

腾出手来的楚萧也在调制王清随的鸡尾酒,在这过程中,王清随对刘洋说道:“你还这么喜欢喝‘血腥玛丽’,难道就不想换个口味吗?”

刘洋看了王清随一眼,淡淡说道:“关你屁事!”

……

来到酒吧自然要喝上一杯,所以尚夏要了一杯酒精度数偏高一点的“黑俄罗斯”,苏妍则是要了一杯非常适合女生的“青草蜢”。

韩雪已经点好自己想要的鸡尾酒,然后和王维妮坐在其他地方的桌椅上。

尚夏想了想,还是没有跟韩雪坐在一起,毕竟苏妍和韩雪之间有点小不愉快,坐在一起难免会针锋相对,发生点摩擦。

而尚夏也很不愿被卷入到女生和女生之间的矛盾当中,因为被卷入的男生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两人攻击的目标,尸骨无存。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在一起,轻轻低吟的音乐婉转暧昧,让尚夏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如果没有那么时不时来骚扰苏妍的人就更好了。

聊着聊着,尚夏突然想起了自己借的那本《西方宗教中的地狱》缺页的事情,便问道:“你最近在看那本<西方宗教中的地狱>吧!?”

苏妍点头称是,疑惑的问尚夏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尚夏回答道:“因为我借的那本少了几页,连目录那页也不见了,所以想问问你那几页到底是什么内容?”

苏妍赶紧追问尚夏少了哪几页,尚夏把页码说了一下,只见苏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古怪,说道:“我的那本也少了那几页!”

这下子尚夏非常断定这绝非巧合,定是谁故意所为,而最有可能的便是图书馆的管理员了,当然也不排除有谁一本一本借出这书然后撕掉的。

图书馆的每次借书都会有记录,这记录可以在个人的图书馆中心查询得到。

正在尚夏思考时,楚萧那故意装得十分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说道:“苏妍,你点的鸡尾酒上来了。”

苏妍很客气的道了声谢。

尚夏疑惑的问道:“那我的呢?”

楚萧没好气的说道:“在吧台上,自己去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