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者的游戏

第14章 苏妍

方天和尚夏面皮有点薄,只是瞥了一眼,然后就将视线转移开来,简直像是目不斜视的翩翩君子。

尚夏看着前方,说道:“你打算借什么书?”

方天也同样注视着前方,答道:“先看看再说。”

当两人走到拐角处确信管理员看不到他们时,尚夏嘿嘿一笑,说道:“方天,拍到没有?”

方天愕然,反问道:“拍什么?”

尚夏拍了拍方天的肩膀,说道:“平时你手机都是装口袋里的,刚才你却把手机拿在手里,分明是偷拍去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方天也不好意思继续装下去,嘿嘿一笑,说道:“这都你看出来了,厉害!”

尚夏急忙说道:“快拿出来,看看拍得清不清楚。”

方天关闭了摄像头,打开相册,方天的偷拍功力确实没得说,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仍然能看清楚面容。

尚夏不由得由衷赞叹道:“神级的偷拍技术!”

五楼的书架已经许久没有更新,有些破旧,上面放置的书籍由于无人问津而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尚夏随便抽出一本翻开,震落了封面上的灰尘,尘埃满天。

五楼的一部分书籍是其他学校赠送的,当中也包括了外国学校,所以在五楼能看到许多法十分厚重的英文版专业性书籍。

而在其中一个书架的底部,尚夏看到了一本装裱精美,黑色角质外壳的书,拿起一看,竟是民国时期的《中华大藏经》。

尚夏一看方天在转来转去,问道:“你看到要借的书了吗?”

方天不时的抽出一本书籍,大概翻了翻,然后又放了回去,听尚夏问话,答道:“这五楼的书要么全是专业术语,要么不值得一借,我再看看。”

其实若不是方天的这番话,尚夏早就想离开这里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方天和管理员三人,书架上摆放的每一本书所经过的岁月都比尚夏的年龄长,呆的时间长了,心里总感觉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漫无目的乱逛的尚夏经过馆内角落的书架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拉住了,仔细看去时却并没有人,也没有钉子之类的东西钩住衣服,就仿佛那不过只是尚夏的错觉。

啪嗒!

一本书突然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没有呼吸。

尚夏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于是他快步走了过去,弯腰捡起那本书。

尚夏先是看了一下书名,白色的书名在黑色的封面上十分显眼,书名也有些怪异,叫《西方宗教中的地狱》。

再看了看目录,大致翻了翻里面的内容,其中所提到的“梦魇”这个字眼顿时就吸引住了尚夏的注意。

此时虽然是早上,但图书馆五楼光线很是昏暗,再加上没有开灯,所以尚夏决定把这本书借回去再看。

书本掉落之后,书架上就空出了一个位置,把注意力从书本上收回来的尚夏赫然发现了书架对面有一只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尚夏。

尚夏起初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书架对面的人在透过空出的位置观察这边,想来刚才那本掉落的书应该是对面的人不小心碰掉的。

尚夏并未理会书架对面那人,返身回去找到方天,此时方天也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书,是英文版的《哈利波特》。

到吧台找管理员办理借书手续时,趁此机会,尚夏仔细的观察着管理员胸前佩挂着的工作证件,上面显示着她的名字叫苏妍。

苏妍看了一眼尚夏所借的书,像是看到了什么怪异的事情,问道:“你也看这本书?”

苏妍说着把自己正看着的书翻到了封面,正是尚夏所借的那本《西方宗教中的地狱》。

尚夏也是很惊讶的说道:“这么巧?”

苏妍笑得时候嘴角弯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浅浅的酒窝,说道:“我是天主教的信徒,你也是吗?”

见这么漂亮的女生跟自己搭话,尚夏一阵狂喜,刚想点头称是,后来想到自己并不熟悉天主教,万一被发现落下了不诚实的印象就很麻烦了,所以他老老实实的说道:“其实我信仰的是科学教,只不过最近有兴趣想多了解一下西方宗教。”

苏妍想了想,说道:“这样,我把我号码留给你,有什么疑问可以来问我,我可以对发展你这么一个天主教信徒很有兴趣哦。”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他脑子有些迷糊,一时间竟然忘了说话。

直到苏妍连声询问,尚夏方才回过神来,点头如捣蒜般的答道:“那自然是极好的!”

苏妍随口报出了一个号码,尚夏飞快的掏出诺基亚将号码记录下来,紧接着拨打了出去。

一阵好听的铃声响起,苏妍拿出了放在包里的水果机,挂了电话,问道:“你叫什么名?”

“尚夏,高尚的尚,夏天的夏。”

苏妍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工作证,说道:“苏妍!”

估计是怕尚夏看不清,苏妍挺了挺胸,浑圆修满的轮廓极具诱惑力,从领口透露出的一片雪白令人遐想无限。

……

直到离开图书馆时,尚夏依旧沉醉在巨大的幸福感中不可自拔。

方天实在看不下去了,用着酸不溜秋的语气说道:“不就一个号码吗?看你得瑟成什么样。”

“确实没什么好高兴的,但是我就是想得瑟。”

尚夏十分高兴,但语气一转,说道:“图书馆五楼以后尽量少去好了,我感觉里面阴森森的。”

方天皱着眉头,说道:“就比较暗了点,其他的没什么吧!”

“你是不知道,我在拿书的时候,看到了书架后面有个人。”

方天更加疑惑了,说道:“说不定是比我们先来的呢?”

尚夏用阴恻恻的语气说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我才想起那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排的书架那里,书架对面是墙!”

周围的空气顿时冰冷了下来,彼此沉默。

“哈哈哈,”尚夏开始笑了起来,说道,“我就开个玩笑,不要紧张!”

方天也笑了,笑嘻嘻的骂道:“逗比,一边去!”

两人正说笑间,王维妮就直勾勾的从尚夏面前走了过去,留下一缕香风。

王维妮此时穿着冰激淋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时尚的牛仔短裤下是一条白皙的大腿,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光滑如玉,裸色的坡跟鞋露出那圆润的脚趾头,脚趾甲上涂着淡淡的蓝色指甲水,清新甜美的气质透露无疑。

方天的眼球似乎一下子就被王维妮的这身装扮给夺走了,视线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直至王维妮消失在拐角处,方天依然继续凝视着,没有收回心神。

尚夏推了推方天,说道:“人都走了,还看!”

“那还想什么,赶紧跟上!”

就这样,在方天无比坚定的信念引导下,尚夏和方天两人玩起了尾随。

期间,尚夏曾不解的问道:“你干嘛不直接上去要号码呢?”

方天回答道:“这样上去太冒然了,我在等机会。”

王维妮似乎心神有些恍惚,压根就没注意到她身后有什么异样,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大门处仰着头看了一会,然后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留下背后的尚夏和方天面面相觑,在外面玩尾随还能借着来往的行人打掩护,到了里面再来这套的话很快就会被发现的。

最后方天咬咬牙,跺跺脚,说道:“我们从另一边走!”

大学生活动中心占地面积很大,在里面稍微绕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更何况王维妮是直直的上楼了,尚夏他们完全可以从另一边楼梯走。

大学生活动中心共有三楼,只要确认了王维妮去了哪一层楼,就可以慢慢的找直至找到。

-当王维妮快消失在楼梯的转弯处时,尚夏和方天像是脱了缰的野狗疯狂朝另一处楼梯跑去,两人爬上二楼之际看见王维妮正在往三楼走去,于是两人先缓了口气,步定神闲的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果不其然,两人和王维妮在三楼很“偶然”的碰见了。

王维妮心不在焉的走着,根本没有注意迎面走来了两人,直接推开旁边一间屋子的玻璃门进去了,直接把刚想要打招呼的方天弄得有些尴尬了。

尚夏拍了拍方天的肩膀,说道:“是她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说着,尚夏指了指屋子上方的一行大字,上面写着:心理咨询室。

方天愣了愣,说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尚夏有些踌躇,说道:“这不大好吧!?”

话还没说完,方天就已经推开玻璃门进去了,似乎根本不在意尚夏的意见。

尚夏总不好这时候离去,只好无奈的跟着方天一起进去了。

心理咨询室也被人称为心理治疗室,不过由于后者的名称有些令人望而生畏,所以官方使用的名称是前者。

心理咨询室里正进门能看到一张棕色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摆放着写着“陈光”的桌牌,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衣服得体、带着半边框眼镜的中年男人。

墙边放置着一张木质长椅,长椅前摆放着玻璃小圆桌,上面随意堆放几本最新的杂志,墙上写着一句标语:打开心锁,走进阳光。

中年男人也就是陈光正在和刚进门不久的王维妮谈话,看见尚夏和方天进门,朝长椅上一摊手,说道:“请二位稍等片刻。”

尚夏点点头,便拉着方天一起坐下了。

陈光与王维妮交谈了几句,然后径直向尚夏两人走了过来,问道:“二位是过来做心理辅导的吗?”

“不是!”“是!”

两人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了一会,随即都改口说道。

“是!”“不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