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者的游戏

第13章 图书馆五楼

一开始尚夏进入方天的梦时就没打算把这个梦整成噩梦,虽然说人总会偶尔做做噩梦,但作为室友,尚夏不想方天做完噩梦之后一时想不开做出一些蠢事,比如往其他人的杯子里投辣椒粉。

尚夏睁眼之后就没有了睡意,一看时间,七点半,再一看日期,星期一。

这时,尚夏才突然想起早上一二节有大学物理课。

尚夏自认为是个好学生,从不迟到旷课,于是赶紧翻身起床,刷牙洗脸。

也许是下床的动静大了点,肖强迷迷糊糊的问道:“你干嘛去?”

尚夏一边系着裤子上的皮带,一边说道:“上课去!”

肖强继续问道:“今天星期几?”

看看,这就是不经常上课的坏学生才会问出的问题。

“星期一,物理课。”

肖强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这老师管得不是很严,我就不去了,要是点名帮我答个到。”

尚夏点点头,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不可能!”

一直在床上直挺挺装死尸的方天似乎也活了过来,说道:“我也有课,尚夏,等我一起走!”

尚夏转头问王钟道:“王钟,你去不去?”

王钟把被子往头上一蒙,说道:“起床模式失败,半个小时后重新启动!”

……

每当到了上课时间,校园里的道路上就能看见大批大批的人潮纷纷从四面八方涌进教学楼,场面甚至壮观。

尚夏和方天顺着人潮,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教学楼。

教学楼分南北两栋,每栋楼又分为ABCD四座,而尚夏上课的教室是在南教学楼D座一楼。

教学楼的走廊两边都有教室,所以即便是在白天,走廊里也显得有些阴暗。

尚夏似乎发现了什么,指着天花板,对方天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天花板的缝隙中似乎有不知名的物体流出然后干涸,留下了乌黑的痕迹,黏在夹缝中。

方天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用着十分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是铁锈吧,房子使用时间长了是会有这一种现象的,应该是进了雨水所以顺着天花板留下来的。”

叮铃铃……

上课铃声准时响起,尚夏没有多想,快步的从后门溜进了教室,和方天一起坐在最后几排。

方天习惯性的把书本往桌面上一摊,然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但过了一会之后瞳孔涣散,思绪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讲课的是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声音低沉,老老实实的将书本上的知识复述了一遍,宛如夜晚时母亲在旁边轻轻述说的安眠故事,班上不少还在回味温暖被窝感觉的人已经趴在桌上,进入了梦乡。

此时方天回过神来,掏出手机,熟练的打开读书软件,看起了小说。

这课着实听得无聊,于是尚夏也从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即诺基亚5200。

诺基亚,大品牌,功能简单实用,经久耐摔,再看看方天手里拿着的最新款水果机,尚夏突然后悔昨晚没有那个梦弄成噩梦。

尚夏又把手机塞回口袋,趴在桌上,跟着老师催眠似的语句进入了梦乡。

顿时,万籁俱静。

有些温热的阳光均匀的扑洒在大地上,老师捧着书本面无表情的站在讲台上,挂在教室前边的时钟定格在尚夏趴下的那个时间,一动不动。

尚夏站起身来,环视着坐满了人的教室,其中还有不少女生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表情不一。

尚夏心中顿时浮起一个邪恶的念头,伸手想要拨开坐在自己旁边的方天好让自己出去,不料右手就像摸着一团烟雾一般从方天的胳膊处摸进其身体内。

这怪异的场景让尚夏楞了一下,尚夏心中闪过不妙的念头,试验性的按了按桌子,手直接穿过了桌子,毫无阻拦。

难不成这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只能看不能摸?

尚夏试着朝前面走了几步,摆在面前的桌椅仿若空气,尚夏的身形很轻松的从中穿过。

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直接把尚夏心中刚升起的邪恶念头恶狠狠的击碎了。

教室里趴着的几个男生脑袋上漂浮着白色圆圈,那就是他们所做的梦,但是尚夏并不打算进入其中,而女生们又都很矜持的玩着手机,所以尚夏打算去其他教室走走看看。

尚夏脚步没有丝毫停留,穿过了一堵又一堵的墙壁,把D座教学楼的教室都转了一遍,却很遗憾的没发现一个女生睡着,而当尚夏准备到其他座的教学楼时,空气凝实成一堵墙,挡住了尚夏前进的去路。

不出意料,D座教学楼就是尚夏所能作用的空间。

尚夏只好在附近的一间教室随便找了一个人就入梦了。

……

阳光普照,清风微拂,吹皱了一湖清水。

白天的翡翠湖绿意盎然,一片勃勃生机,此时太阳已经偏西,身上也不觉得多少燥热。

尚夏并未在梦中现出身形,而是以上帝视角观看着梦中的一切。

因为他看到三男两女在翡翠湖外圈步伐很轻松的走着,尚夏很快就认出了其中一个女生是他和前任梦魇所潜入的梦的梦主,王维妮。

尚夏之所以知道王维妮的名字是因为她跟韩雪同班,而且曾经在路上偶遇时韩雪曾叫过王维妮的名字,后来又在路上见过几次面,所以会记得。

而其中一个男生的背影也令尚夏隐隐约约有种熟悉感,但尚夏可以肯定他并未见过这个男生一面。

好奇之余,尚夏害怕跟踪会暴露自己,所以直接把自己变成了上帝视角观察一切,这样尚夏就不会因为破坏梦的自然进行而让梦主有所警觉。

梦主几人并没有循着很平时的路行走,反而挑偏僻的小路来走,他们似乎是想挖掘生活中不曾被人们发觉的美。

路越走越偏僻,不知不觉中他们就来到了翡翠湖的一处小角落里。

不远处一个老翁正坐在湖边的一颗大石头上,满是皱褶的双手稳稳的握着鱼竿,鱼浮在湖面上点出道道波澜。

见此情况,王维妮好奇的问周围的人道:“翡翠湖里有鱼?”

梦主迟疑了一下,说道:“肯定有鱼了,只是这水不是干净,鱼应该不是很好。”

“一听这话就知道你们不是本地人,这湖里的鳜鱼可是小有名气啊!”老翁的耳力很好,听清楚了梦主他们之间的对话,而且上了年纪的人话一般都比较多,所以就忍不住出声说道。

背影比较熟悉的那男生似乎来了兴趣,说道:“那你现在是在钓鳜鱼吗?”

男生边说边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将其中一条递给了老翁。

老翁笑吟吟的接过烟,说道:“鳜鱼白天可钓不着,必须晚上来钓!”

男生给老翁点上了火,问道:“为啥白天钓不到呢?”

老翁突出一口烟雾,说道:“我哪知道,都是这么说的。”

这时,老翁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翡翠湖以前也叫古埂水库,但凡水库总会有些邪气,老一辈人都说鳜鱼是淹死鬼变的,白天不出来。”

尚夏终于记起了这个熟悉的背影到底在哪里见过,那就是尚夏晚上去翡翠湖时看到的那个拿着鱼竿的男生。

很显然,这个男生是钓鱼爱好者,听到老翁的这番话之后找了个机会就去翡翠湖实验去了。

突然,梦境开始疯狂震动,慢慢的支离破碎,这是梦主要醒来的征兆。

一股强大的吸力笼罩着尚夏,尚夏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在梦里消失了。

叮铃铃……

当尚夏爬起用茫然的双眼观察着四周时,下课铃正好响起。

这时方天说道:“走,我们去图书馆借书看去。”

尚夏立即义正言辞的拒绝道:“我是个好学生,不旷课不早退……”

方天继续说道:“顺便买点东西吃!”

在方天的言语蛊惑之下,尚夏立即点头同意了。

A大学的图书馆共有八楼,二到五楼是借阅室,一、六到八楼是自习室,然而七八楼不知什么原因被封闭了,只留下一楼和六楼两间自习室。

尚夏经常到图书馆借一些书,其实多半是小说回去看,所以对每层楼所放置的书籍类型知道得也很清楚。

“二楼是杂志和报纸,三楼是社会人文类别的,四楼是小说和其他的。”

“你去四楼光借小说去了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方天突然疑惑的问道:“五楼呢?五楼是干嘛的?”

尚夏思索了一下,说道:“好像是放旧书的地方,我也没去过。”

方天眼前一亮,说道:“我也没去过,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尚夏很无所谓的说道:“随便你了,去就去吧!”

当尚夏他们踏进五楼的借阅室时,一股旧书特有的味道迎面扑来,并不难闻,也没有想象中的腐朽气息,倒像是历史浓缩成文字过程中的时光味道,难以名状。

五楼的管理员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漂亮女子,脸上的妆并不浓,只是略施粉黛,却足够惊艳。

她知道有人进来,只是稍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接着看书。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