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者的游戏

第10章 这个梦有点长

在梦境结束之际,尚夏就像变成了一个漩涡,将在这个梦境中徘徊的黑暗聚拢吸收,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一下子就变得亢奋起来了,如此一来,即便尚夏一晚上不睡,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精神百倍。

对梦境十分新鲜的尚夏此刻睡意全无,很快就把目标定在了睡着了的室友身上。

肖强还坐在电脑前奋战着,而方天和王钟都已经沉沉入睡。

尚夏稍微纠结了一下,然后就选中了方天,他想看看整天玩游戏的方天梦里是不是还在玩游戏。

于是尚夏一指从方天身上延伸出来的白色圆圈,熟悉的吸力拉扯着他,但尚夏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看上去十分从容不迫。

肃杀,凝重。

炫丽的光弹四处纷飞,嘶吼呐喊声动摇心神,尚夏刚来得及睁开眼睛观察四周,不料耳边却传来一声令人心神欲裂的怒吼。

“德玛西亚!”

一把金灿灿的巨剑从天而降,急速坠落的呼啸声压迫着耳膜,狠狠地从尚夏头顶贯穿而过,尚夏哼都没哼一声,眼中就失去了光彩。

卧槽,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场杀!?

被释放的尚夏灵魂缓缓升到空中,尚夏用俯视的视角看着自己那浑身黑雾缭绕的身体软倒在地,还有周围令人目不暇接的视觉特效。

趁此机会,尚夏赶紧观察起这个梦境。

这个梦境空间很是狭小,若是开着一辆全速行驶的法拉利,大约十几秒就能从梦境的一边沿着最长的对角线跑到另一边。

对角线上的两侧分别是大约直径五十米方圆的高地平台,三条路把两个平台连接在一起,平台上放置着一块硕大无比的水晶,水晶似乎蕴含着无穷的能量,散发出令人心神宁静的白色光芒,水晶顶部发射出一道紫色的光柱,没入顶部天空无尽的黑暗当中。

七八个人在对面的高地平台上不停的纠缠,不停的释放着各种技能,每个人的头顶上都顶着血条,其中五人身上散发着红色光晕,另外四人则是散发着绿色的光晕。

很显然那四人正是尚夏的队友。

尚夏心中念头一动,一个记载双方对战信息的战斗计分板幽幽的在面前显示出来,根据上面的信息,自己的队友分别是“龙血武姬-希瓦娜”,“黑暗之女-安妮”,“皮城女警-凯特琳”和“魂锁典狱长-锤石”,而自己就像命运所安排的那样,正是“永恒梦魇-魔腾”。

对面的阵容则是“巨魔之王-特朗德尔”,“无极剑圣-易”,“光辉女郎-拉克丝”,“暴走萝莉-金克丝”和“德玛西亚之力-盖伦”。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游戏狂人方天的梦里果然在玩他平时最喜欢玩的游戏《英雄联盟》,而且方天此刻扮演的角色是连不怎么玩游戏的尚夏都知道的角色,盖伦。

由于己方中的尚夏率先阵亡,所以队友们并没有恋战,且战且退。

虽然双方血量都不足,但是仗着人多的优势,对面开始紧追不舍。

巨魔之王面容狰狞,目露凶光,褐色的长发就像是跃动的火焰,一手拿着一根粗大的冰棒,另一只手按在地上,跑动时犹如一只猛兽发出嘶吼声。

巨魔之王猛然挥动冰棒,空无一物的地面上陡然升起一根粗大的冰柱,将站位密集的己方四人阵形分隔开,原本殿后的龙血武姬落单了。

一头金色长发的光辉女郎用手中的法杖向前一指,一团五彩的光团脱手而出,化作囚笼把减速后的龙血武姬困在其中,然后胸口处凝聚出一团五彩光芒,一束耀目的光能射线将被困住的龙血武姬和躲避不及的黑暗之女等人完全吞噬,每个人的血量都猛然掉落,却依然没有人死亡,即便是承受攻击最多的龙血武姬,也依然剩下一丝血皮。

虽然龙血武姬动弹不得,但这并不影响她使用技能,口中猛然吐出一团火焰,正中因使用技能无法移动的光辉女郎,黑暗之女等人立即回身反击,他们知道逃跑的下场也不过是死亡,既然如此,不如拼死一搏。

魂锁典狱长甩动手中的镰刀并扔出,附带着灵魂之焰的镰刀刺中光辉女郎的身体,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光辉女郎根本无法反击,魂锁典狱长向后移动拖拽被捕获的猎物,锁链绷直拉紧,硬生生把光辉女郎从对面的阵形中拖拽而出。

带着高礼帽的皮城女警扣动手中的扳机,一发锚型子弹呼啸着穿透了光辉女郎,击中了躲在后排的暴走萝莉。

平胸的暴走萝莉不断的变换着位置,来此来躲避一些技能,一边用她扛在肩上的火箭发射器“鱼骨头”对对面狂轰滥炸。

巨魔之王一踩,地面便猛然浮现出大范围的寒冰,这让常年生活在极冰地域的他做战起来更加得心应手,挥舞冰棒的速度越加快速,劈头盖脸的朝龙血武姬砸去。

魂锁典狱长牵动镰刀锁链,将自己拉动到光辉女郎面前,阴恻恻的一笑,哗啦一声,凭空出现的五面绿莹莹的薄壁构成一个封闭的幽魂监牢,将自己、光辉女郎和盖伦困在其中,同时将收回的镰刀朝某一方向挥动,光辉女郎和盖伦便踉踉跄跄的撞入绿色墙壁之上。

与此同时,带着可笑面具的无极剑圣双手正握着长剑,身上爆发出一股慑人的气息,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前走了几步,化成了一道绿色剑芒,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等到无极剑圣献出身形时,龙血武姬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娇小玲珑的黑暗之女脸上带着邪恶的微笑,猛然突出一团烈焰,不仅将只剩一丝血的光辉女郎送走,而且烈焰中所蕴含着的黑暗气息将无极剑圣、巨魔之王和盖伦陷入了晕眩。

魂锁典狱长一边向后走,一边挥舞镰刀在无极剑圣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企图窃取他的灵魂,黑暗之女用手中凝聚的小火球一下又一下砸向无极剑圣,皮城女警立即半腿屈膝跪地,透过手中的枪的瞄准器锁定无极剑圣的身躯,刹那间一发子弹划出火花狠狠地射到无极剑圣的脑袋里,收走了一条性命。

黑暗之女率先退走,魂锁典狱长和皮城女警也很有默契的转身向后逃走。

巨魔之王、盖伦和金克丝立即追击,但奈何魂锁典狱长所留下的幽魂监牢依旧存在着,三人撞破监牢墙壁的同时,移动速度也降低到令人发指的龟速。

扮演盖伦的方天倒是急了,放在眼前的人头怎么能就这样溜了?

只见盖伦身上金光一闪,正义的力量驱散了他身上附着的阴冷幽魂之力,剑芒大涨,甚至连移动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皮城女警已经快要被盖伦纳入攻击范围了,盖伦的脸上都已经露出了“我要三杀”的猥琐表情。

这时急那时快,只见皮城女警转身扣动扳机,一张90口径的绳网兜头把盖伦捆缚在内,盖伦的移动速度顿时急剧下降,而皮城女警借着这一枪的后坐力跑得更远了。

盖伦此时杀意已决,跑得了皮城女警,跑不了魂锁典狱长。

眼见魂锁典狱长就在眼前,急不可耐的盖伦甩臂扭腰,飞速的旋转着大剑,岂料魂锁典狱长镰刀向盖伦身后一挥,一股不可遏止的力量很坚决的将盖伦推开。

“拜拜!”

金克丝没心没肺的笑着,从火箭发射器中发射出的一枚飞弹拖曳着长长的火光狠狠的轰击在魂锁典狱长身上,爆炸开的烟雾勾勒出一张微笑的面容。

此时,一直在半空中飘荡的尚夏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拉扯力,把他拉扯到复活基地处,眼中黑白的世界也恢复了色彩。

尚夏,终于复活了。

尚夏感受了一下他现在的身体,活动自如,没有其他异样。

“金币大换购了,大家快来买装备了!”一个极为尖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差点把尚夏一身的鸡皮疙瘩都激了出来。

尚夏循着声音看去,才发现旁边居然有一个貌似侏儒的白胡子老头存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张桌子,整齐叠放着各种武器。

于是尚夏尝试的问话,说道:“直接送装备行不行?”

但白胡子老头没有回答尚夏的问题,像是只是摆设作用的模型。

尚夏又尝试着把桌上的武器拿起来,却摸了个空,于是尚夏得出这不过是个模型的结论,不再进行尝试。

装备怎么看?

尚夏心中刚转过这个念头,一个透明的信息栏弹了出来,上面除了显示尚夏目前已拥有的装备,还显示着目前的状态如血量等。

尚夏现在一共有六件装备,分别是“蜥蜴长老之精魄”、“狂战士胫甲”、“破败王者之刃”、“日炎斗篷”、“钢铁烈焰之匣”和“兰顿之兆”,把装备栏都装满了。

“梦魇,还不快来守塔!”

正当尚夏在认真的查看自己的装备时,皮城女警那略带着急躁的声音在尚夏耳边响起。

尚夏愣了愣,打开小地图一看,发现中路上聚集了不少红色的点,倒是没有看到巨魔之王等人,而黑暗之女和皮城女警回到基地将血量和法力值回复满之后立即赶往中路。

尚夏答应了一声,也立即赶往中路。

尚夏知道不能再跟着方天的节奏下去了,自己对游戏一头雾水的,必须赶紧接手这个梦,搞出点事情,否则自己就没机会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