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六宫戏君王:合约皇后

第1章 皇帝被踢到现代

“皇上,大国师来了。”宫昊正闭目养神,太监王小八也就是宫里的八公公就在耳边吵道。

“老臣参见吾皇。”

“大国师,朕很好奇即将出现的皇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天仙女子,还得朕御驾亲接。”宫昊怕自己睡着了,站起来,走至殿中微微笑问。

“是否天仙,臣不敢保证,但是她肯定是会是历史上最奇特的一位皇后。”上官仪丢下诱饵道。

“哦,如何奇特。”宫昊还真像被引起了兴趣。

“皇上,这位皇后娘娘并不在我们龙廷皇朝,而且除了皇上,任何人都无法找到她。”上官仪又卖了个关子。

“哦,真是仙女?”宫昊的兴趣似乎更大了。

“皇上见了自然就知道了。”上官仪捋着半黑不白的胡须笑道。

“好吧,就算是圈套朕也钻了,告诉朕她在哪吧。”宫昊笑眯了眼道。

“皇上勿急,皇后娘娘那离这恐怕不是用远来形容,她同我们处在不同的时空,皇上要去到哪,须再等两日,到七月初七皇上才去得。”

“不是吧?国师,你的意思是她不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宫昊惊愕的瞪着上官仪。

这也太扯了,他的女人,竟然还不在这里,那就是说不是他的子民了,那、、

“国师,你不会是想将朕骗走,好篡位吧?”宫昊拉着国师的半黑不白的胡子瞪道。

“皇上,臣已经老了,又无子嗣,要这个位子来做甚?”上官仪很淡定的回道。

“那你会同朕一起去?”

“不能,除了皇上,谁也去不了。”

“那朕要怎么回来?”宫昊松开手,冷着脸问。

“皇上,您到了哪里后,首先要找到皇后娘娘,然后在七夕那天晚上子时,带着皇后娘娘到葡萄架下,记住,要在子时。”上官仪这会不似刚才那般一脸笑意了,很严肃的告诫道。

“那她总得有名有姓吧,年龄,身高,长相等等,最好能有画相,要不茫茫人海你让朕上哪找?”宫昊脸抽搐道。

“没有,皇上可根据历代皇后的要求找,凡是我龙廷皇朝的皇后,身上都会有凤的印记。”

“上官仪,你这是什么鬼话,难不成你要我跑到路上,拉着女人就问,姑娘,你身上有凤的印记吗?”宫昊吼道。

什么鬼印记,他要是那样问,不被人当疯子也会被人当登徒子。

“他是皇上命定的皇后,皇上肯定能遇到她。”上官仪气定神闲道。

“什么鬼话,那你告诉朕,何时能遇上她,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十年,还是待朕八十岁的时候?”宫昊吼完就重重的坐在龙椅上,看样子是不想理会国师的疯言疯语了。

“皇上勿怒,既然是天意,皇上定然能遇到。”

“狗P,那朕再问你,遇到了有怎么样?万一她……”叫吼的宫昊突然停下了,而且脸很红。

他是突然觉得说出来很面子,万一那女子真的不愿来,或是不喜欢他,那他不但面子没了,连里子都没了。

“所以得皇上亲自去,不管是用绑的,扛的,甚至敲晕,只要七夕那天晚上,皇上在葡萄架下吻住她,她这辈子都会是皇上的人……”

“滚,老神棍,你给朕混出去。”宫昊一脚踹飞龙案,朝上官仪吼道。

“原来皇上是如此没自信的,想想也是,皇上在这里虽然是皇上,但是到了哪里,就什么都不是了,人家姑娘未必会……”

“你给朕闭嘴,谁说朕没自信,只要是女人,绝对逃不过朕的魅力。”

宫昊大吼的时候,八公公直摇首,皇上这次是真中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明那么淡定的皇上,每次都会被国师激得哇哇大叫,毫无帝王形象,唉,可怜的皇上。

“你给朕闭嘴,谁说朕没自信,只要是女人,绝对逃不过朕的魅力。”宫廷揪着上官仪的衣襟吼道。

“既然如此,皇上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上官仪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笑眯了眼。

“好,朕去,朕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的魅力,朕的魅力,是你这个老神棍比不得的。”宫昊虽然明知上当了,但是却回不了头。

“老臣拭目以待,如果皇上找不回皇后,那我龙廷皇朝将会从此绝后,所以……”

“那是不可能的,老神棍,你再胡说八道,朕立即砍了你。”宫昊又扯了那把半黑不白的胡子。

“皇上,老臣还有一点得提醒皇上,在回来之前,皇上千万不能碰皇后娘娘,若是碰了,皇上与皇后娘娘可能都回不来了。”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又是你说要朕将她吻回来,现在你又不让朕过她,你这是玩朕是不?”

这次宫昊将上官仪的老身子骨提了起来,看样子,极有可能会被当包袱甩出去。

“皇上阅女无数,难道还不明白这碰是指什么吗?”上官仪被勒得有些喘不了气,说话都有点接不上了。“只要、、皇后娘娘、、保有处子之身、、、”

“你下次说话最好一口气说完,朕怕下次会捏碎了你这老骨头。”宫昊放下上官仪歪着嘴道。

“老臣下次会注意,谢皇上不杀之恩,如果皇上没有异问,老臣要先回去准备一下。”上官仪摸了摸脖子,好样并不是很在意。

“滚,在七月初七之前,朕不想再看到你。”宫昊踢着龙椅吼道。

“皇上息怒,老臣这就滚。”

“皇上,您真的要去找皇后娘娘?”见上官仪走了,太监王小八有些不太确定似的问。

“去,朕一定要看看那个女人,如果她比不上朕后宫的女子,即使找回来,朕也不会立她为后。”宫昊唇角上翘,极不屑道。

又是早朝,不过今天宫昊来得挺早,而且今天议论声挺大。

宫昊今年二十二岁,继位已经七年,后妃一双手,一双脚肯定是不够数的,但是却未有子嗣,国人甚为担心。

这不,众臣不知从哪听到风声,皇上要去寻后,各种声音就齐开了。

“自皇上登基至今,我朝十岁以上女子皆未有符合皇后‘印记’者,皇上这次出宫寻后莫不是要寻十岁以下的黄毛丫头?”

“其实并不是一定要立后,文皇帝不是没有立后吗,四妃按季执掌后宫,这后宫不也一片天平……”

“依老夫之见,谁先生下皇子,立谁为后。”说这话是九城王爷杜伟明。

杜王爷的次女杜小月早已入主西宫,受封为德妃,但是能不能生下皇子可就难说,听杜王爷这意思,众人不禁猜测,莫不是德妃那有消息了。

“皇上、”

“你们看朕干吗?继续,继续,朕听得正有兴味。”

众臣这才发现,皇上竟然当殿挖起了耳朵,并翘着手脚靠在龙椅上,看那架式,这个早朝估计会很漫长,有几人交头接耳了两语,再之后,齐齐噤声。

“臣斗胆,不知皇上要到何处寻找皇后?”杜伟明走出队列问道。

“王爷问得好,朕也很想知道,只不过大国师说天机不可泄露,所以呢……”

虽然知道大国师不在,但是宫昊还是眯着眼扫了下。

“不知皇上何时动身?”

有不死心的臣子继续问。

“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从今天起,这早朝的惯例要改一改了,以后一般的事就由,护国将军龙翔,皇甫翰,九城王爷,方太师以及两位相爷商议决定,大事交由王小八送至文和殿。”

宫昊一说完众臣心里已经明白,前面四位可都是皇亲国戚,不是国舅就是太师,他们的妹妹女儿恰好是后宫四妃,皇上这招可真阴邪。

“皇兄,你真的信上官仪那老家伙的话,要去找皇后?”被宫昊召进宫的福亲王宫傲不敢置信的问。

“王弟,虽然那老家伙很讨厌,但是他确实有几分本事,况且朕这皇帝光的也闷了,正好出去散散心。”

“皇兄,那你让臣弟随行护驾吧。”宫傲没再问,只是请求道。

“那可不行,你得替朕坐守文和殿。”

“皇兄,您不是吧,太后知道铁定会赶我出宫的。”宫傲捏捏鼻子不自然道。

虽然宫傲与皇上同岁,但他却是由宫女所生,太后向来对他有很大成见。

“朕不在,这里就你最大,你怕什么,但是在朕回来前,你可得替朕守好江山。”宫昊交代道。

“臣弟尽力而为,皇兄早出早回,可别太久。”宫傲不再推脱,很爽快道。

“嗯,找到那个女人,朕就回来。”宫昊闷声道。

今天就是七夕了,也是这会他才想起,自己忽略了时间,现在是七夕,而大国师那老神棍说,了要七夕回来,这么一算至少得一年,而且,如果在一年内,他没找到那个女人,那就得二年,三年……

越想,宫昊心里就越不舒服,不过君无戏言,容不得他退缩。

“皇上,大国师已在宫外等候。”八公公站在殿门处道。

“朕知道了,你让他再等等。”宫昊烦躁道。

“皇兄,找皇后真的那么重要吗?”宫傲见皇上异常,不解的问。

历数龙廷皇朝,已有上百位皇帝,但是未立后的也为数不少,并非一定要立皇后的。

“对,老神棍说找不到那女人,我们宫家的江山将会后继无人。”宫昊咬着牙道。

原本他只当上官仪的话是废话,可是他昨天不小心让人查了下,好像到目前为止,先皇所生的子嗣中,真的没一个有男丁,这让他不得不相信老神棍的话。

“皇上,大国师说皇上再不快点就错过时辰了。”王小八又催促道。

“王弟,这后宫就暂交给你了。”宫昊拍着弟弟的肩道。

“咳,咳,皇兄,臣弟只在文和殿,绝不敢踏入后宫,但是皇兄请放心,臣弟一定完成皇兄交代的任务。”宫傲竟然有些脸红。

“不必脸红,如果你真能让她们怀上,那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好了,朕走了。”宫昊不知是说玩笑还是当真,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不介意给兄弟,难道果真女人如衣服?

宫傲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脸色转为凝重。

“老神棍,你要带朕去哪?”见马车往宫外驶,宫昊不悦的瞪向上官仪。

“皇上,并不是任何地方都能穿越时空的,只有某些个磁场特殊的地方,配上特殊的工具才能顺利穿越。”

“上官仪,你要是现在告诉我,有可能会半路出错,朕一定捏死你。”宫昊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一群群乌鸦怒道。

“不会,皇上与皇后娘娘有十世姻缘,皇上一定会找到皇后。”

宫昊捏着拳,控制着想打飞老神棍的念想。

现在已经是子时了,可是马车仍然在飞奔,似乎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宫昊有点期待,马车到不了,甚至希望车轮突然飞出去……

“啾、、”马儿嘶鸣的声音打断了宫昊的期待,马车停下了,上官仪率先下了马车。

“皇上,到了。”

听到上官仪的声音,宫昊很不想动,他突然有些恐慌,虽然说男人顶天立地,无畏无惧,但是面对一无所知的时空,宫昊还是无法淡定。

“皇上,朕前日说的话,您都记住了吗?同样要在七夕的子时回来,而且要吻住皇后娘娘……”

“朕记性很好,不需你一再提醒。”宫昊冷着脸,看着上官仪向空中抛出一块白玉,再傻傻的看着空中那块白玉不断的变大,变大……

“老神棍,你敢踢朕,朕回来第一个砍了你。”就在宫昊看着那个幽深的白洞发怵时,上官仪竟然一脚将他踢进去了,这句话就是宫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