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毁灭:她来自地心

第13章 过去回忆

这艘名叫阿芙罗拉的破冰船的船身排水量在两万吨左右,只多不少,白漆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船头轻松的破开浮冰,平稳的向前驶去。海风从海平面吹来,冰冷又包含着令人心跳加快的冒险气息。

吴铭站在船头,兴奋的难以自制,根本不顾来回摇晃的船身。他先是大声喊叫,又兴致勃勃的叫洛达过来,做那个经典的铁达尼号动作。

少见的,洛达也没有扫他的兴,笑吟吟的和张先生站在甲板上看他作妖。船员都是些很和善活泼的俄罗斯小伙子,虽然年轻,但是身手却老练,船被他们操纵的十分平稳自如。

不怪吴铭兴奋,他平生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坐这么大的船。

时间倒退回二十四小时前,张先生正给洛达讲到他与林勇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被名叫罗蒙诺索夫的男人带离房间,去见男人的老板的时候,张先生家的固定电话响了。

“嘿,这就来了。”张先生站起身,去接电话。挂了电话他笑着对洛达比了个手势:“我们可以即刻出发,客机还有半个小时到达东汇机场,故事下次再讲吧。对了,吴铭怎么样了,马上就要走了,他要去吗?拜托,他要不去,我们两个也没有去的必要了。”

“你走了,邵泽怎么办?”

“邵泽有东来照顾,从今天起东会常驻我家就是去找你的那只萼櫆。对,我信任她。”张先生简单的说。

“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好吧,我给他打电话。”洛达叹了一口气,将电话开了外放。

“喂?洛达?我在校门口这个超市,你还需要什么吗?”吴铭的声音听起来很欢快。洛达和张先生对视了一眼。

“你去超市做什么?”

“买去西伯利亚坐飞机要吃的东西啊!你难道不知道要坐23,4个小时的飞机?路上饿了也没有俄罗斯的甜菜汤喝。”

这时张先生一把抢过电话,几乎是欣喜若狂:“太好了!你肯和我们走了,我马上过去接你,不用买,什么都不用买!”说着就想四处找衣服穿。洛达连忙把电话夺过来,叮嘱道:“你现在从超市出来,我们马上过去接你,就站在北边那个站牌下面不要动!听懂了吗!不要动!”

“好吵!我懂了!但是你怎么一大早就和张先生在一起!你们怎么回事!诶诶别挂电话啊”

洛达和张先生根本不顾吴铭后面说了什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出了房门。

吴铭第一次享受私人飞机的待遇,当一名美艳的俄罗斯空姐来给他递饮料的时候,他简直有点诚惶诚恐,连空姐的手都忘了摸。洛达瞧见他这幅样子,干脆闭起眼睛根本不理。吴铭似乎也察觉到洛达对他些微的鄙夷,收起了脸上的媚笑,正色起来。这段旅程十分顺利,于是在十八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伊尔库兹克市。机场的中国人挤的像鱼罐头,他们拎着带来的少量行李来到机场外面的高速路上,向旁边的乘客车辆等位带走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壮如熊的俄罗斯男人朝他们招手,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男人左边手臂上有模糊的刺青,右边的袖管却空空荡荡。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斯宾特。

“您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一点都不显老。可是我已经老了。”男人用仅有的手臂和张先生拥抱了一下,并向吴铭和洛达敬了个礼。当他看到洛达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我已经半截入土啦。罗蒙诺索夫,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看到他的手臂,张先生的情绪明显被触动,深呼吸好几次才平静下来,“怎么,你没有养老,还在为她们跑腿?薇拉和维卡怎么样,她们还…”

“她们很好。你离开的太久了,什么都变了。你认识的罗蒙诺索夫已经去世,现在叫我罗蒙诺吧你的朋友并未改变,”罗蒙诺大笑,“我现在已经不是个保镖啦!就是为了接你才来。不管怎么说,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离开这里。”说着,他拉开了车门,率先坐了进去。

他们一路开到码头。路上,罗蒙诺给张先生讲述他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那个时候你刚上飞机离开,不到半小时我们的基地就被轰炸了,还好有你留下来的地下通道。我们把林先生的骨灰也带上了,去往新家,还好我们把当时的研究资料在新家复制一遍,不然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张先生真是高见。”

“你的手臂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张先生终于说了出来,一脸的愧疚。

“活着就很好。你是对的。不说这个了,叙旧等见到老板时再说吧!喜欢这里吗,年轻人?在这里就能看到我们的船啦!”他笑着看向洛达和吴铭。

叶尼塞河的河岸上空有不知名的水鸟,水气充沛,建筑有古典气息。罗蒙诺的船在码头上十分显眼,他说那是他们的第三艘公主,阿芙罗拉号。

上了船之后张先生就大皱眉头。因为船员基本上都是陌生的年轻人。罗蒙诺看出了他的顾虑解释道,他们现在的基地工作人员扩大了三四倍之多,基本上都是无父无母的年轻人,维卡将他们安置到基地外面的小岛上生活,并不会泄露机密。张先生这才放下心来。

吴铭只在甲板上呆了一会儿就脸色发绿的执意到船舱里休息。不一会,里面传来他干呕和船员放声大笑的声音。

此时罗蒙诺也从下层船员室上来,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拍了拍张先生的肩膀:“你带回来的这个小男孩不行啊,怎么选了这么个人。”

“咳,你瞧着吧。等他给你露一手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他可是最好的。”张先生毫不退让。

“那我拭目以待。”虽然微笑着,罗蒙诺脸上却无半分笑意。

火药味不知不觉的浓了起来,洛达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往罗蒙诺身边凑过去,身体已经开始自我调节,准备释放影响情绪的信息素。

没想到,罗蒙诺往旁边一躲,恰好躲到了迎风处:“你那套可对我没用,我的情绪是不会被你感知到的。混血小姑娘,你不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说完这句话,他又挑衅的朝张先生看了一眼,才离开甲板。看到洛达疑惑的目光,张先生比了个手势,让洛达和他去公共休息室。

关上休息室的门洛达就迫不及待的问:“张先生,你们是怎么回事,他当年不是绑架你的人吗?他说我不是他第一个见到的混血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我妈妈……”

张先生沉默了一下:“不,不……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你没有关系,对不起,让你白激动了一下。罗蒙诺索夫……他不喜欢吴铭。因为他的老板,薇拉和维卡,和吴铭是一样的,都接受了根手术。”

“我不关心他喜不喜欢吴铭,我只想知道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洛达声音提高了,但是突然想到也许会有人偷听,她的语调又恢复了正常。

“好吧,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继续那个故事。”

从房间出去张博文等人才发现里面的空间是相互连接的,刚刚所见的并不是建筑群,而应该是单独的一栋很低平的独立建筑,里面的装修全为白色。罗蒙诺索夫带领他们走过一条很长的走廊。

地上铺着的是某种白色动物毛皮做的地毯,应该是北极狐。头顶是繁复的水晶灯,流苏长长的垂下来,显得十分精致。走廊尽头的门也是白色的,罗蒙诺索夫在墙壁左边的一块电子版上敲了几下,门发出了嗡嗡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沉重的喷气声。整扇门向着旁边移去,门后,别有洞天。

这里似乎是一间会客室。主人就像偏爱白色一样,真皮沙发,地面的瓷砖,大理石桌子都是白色的,除了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火焰闪烁着橘黄的温暖光影。

“老板马上就到,她们会给你解释这一切的,我没有这个资格。”罗蒙诺索夫请他们就坐。他的声音明显降低许多,提到老板的时候,罗蒙诺索夫的语气明显变得尊重起来。张博文不易察觉的对林勇使了个眼色,他们想看看这所谓的老板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这时,房间另一端的门开了。随着气压释放,门缓缓的从一侧滑动开,罗蒙诺索夫口中的老板终于现出了真面目。这些工程师惊讶的看到,走进来的竟然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年龄大概十三岁左右,一个稍微高一点,鼻子挺直,另一个拥有圆圆的小巧鼻头。白金色的长发都编成麻花辫,一直垂到腰际,都穿着白色用银丝绣的长裙。

两个人都美艳惊人。她们看到张博文,一齐走到他面前,鞠了一躬,用的是同样的说辞:“张先生,对不起,用这样的方式带你来,我们也是迫于无奈。罗,你退下去吧。”

罗蒙诺索夫点头,迅速的离开房间。高一点的女孩看着张博文缓缓开口。

“我是薇拉,她是维卡,我们是这里的……精神源泉。”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