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断尾之痛

“帮我一忙好吗?”沉吟了很久,叶辰轻声说道。

“嗯?嗯,好的。”王颖很快就回过神来。

刚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就听见叶辰小声的说道:“帮我打个电话,传句话给那人,就说,屋里有老鼠,蛇要冬眠了。其他的什么都别说。嗯,别用手机,找个公用电话打吧。”

王颖有点紧张,她这几天也被严厉警告过,不许帮助叶辰和外界互通消息,理由是保密的需要。

王颖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愿意帮助眼前的这个男人做点事情,愿意和他走得更近一些。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叶辰的请求。

“你休息一会,我去一趟医生办公室。”

说着,王颖顺势攥住了手心里的小纸条,转身走了出去。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

叶辰心里由衷的赞道,但同时他的心里也有着一丝的内疚。“没办法,牵连进来一个天真清纯的小美女,日后在补偿她吧......”

叶辰重伤过后,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在安排着什么,身为S市刑警大队缉毒中队的队长,他从整件事情当中嗅出了不同以往的危险味道,因此,哪怕是小小的违背了自己的做人原则,他也要赶紧利用小护士传递出去一些信息。

与此同时,s市公安局上下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3.17”大案竟然造成了公安干警两死四伤的惨剧,这在s市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更何况,犯罪分子动用了境外军方的制式武器,市上领导心里的震惊是不言而喻的。九名嫌犯倒是无一逃脱,只可惜罪犯们负隅顽抗,最终落了个全部被击毙的下场,线索中断了。

事发后,市委市政府当即作出两点重要指示:一是要对此案深挖细究,从根源上摧毁犯罪集团。二是要全面调查“泄密”事件,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绝不姑息!

叶辰昏迷期间,主管刑侦的王副局长代表局里去医院探望伤员,慰问完三名轻伤的干警,王副局长站在病房的玻璃幕墙外,看着重伤昏迷的叶辰,伫立良久,默默无语。。。。。

内部调查,从事后的第二天就正式展开,相关人员的电话记录,银行资金进出记录,近一段时期的活动轨迹。。。。。。经调查组的汇总分析后,一一呈现在局长和副局长的面前。

“叶辰?这个指向可靠吗?”坐在办工桌后的市局肖局长问道。

弹了下手上的烟灰,王副局长回答道:“此项证据经调查组的同志核实过了,明确无误。刚才医院方面来了电话,叶辰醒过来了。肖局,你看。。。。。。?”

“哦?这小子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不愧是当年猛虎团的一把尖刀啊。”一丝喜悦出现在了肖局长的脸上,但随即面色就渐渐地阴沉,眉头皱起。他沉吟了片刻,接着说道:“嗯,这样吧王局,先不忙着让调查组介入,毕竟叶辰刚刚苏醒,术后感染也是一道难过的坎儿,等他从重症监护病房出来,再让调查组的同志找他谈话。”

“嗯,我也是这个意见。肖局,我这就去安排。”王副局长欣然领命。

。。。。。。

局里的调查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作为叶辰的左膀右臂的魏峰和白杨的日子也很不好过。

魏峰,外号叫做“黑子”,二十来岁,长得五大三粗的,是队里的头号猛将。

而白杨却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隐藏的是果敢坚决和心思慎密的冷静,人送外号“白小妹”。

在行动中,黑子左臂受了轻伤,好在没伤筋动骨的,白小妹当时位置靠后,倒是毫发无伤。这些天二人也被调查组分别找去谈了几次话,而有关叶辰的各种风言风语也在局里流传开来,就更加让人觉得憋气。

不准探视,电话也联络不上,二人对叶辰的状况充满了担忧,却又无可奈何。

焦急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打给白杨的陌生电话,终结了这种状态,还没等到下午下班,白小妹便把黑子约到了自己的家里。

“我说白小妹,啥事这么急?”匆匆赶来的魏峰,刚坐下就开始发问。“是不是头儿有消息了?”

“嗯。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替头儿传话的,看来他的身体是不用咱们担心了。这倒是最近以来难得的一个好消息。不过。。。。。。”停顿了一下,白杨那张白皙的面庞上多出了几分阴柔和森然。“眼下的形势怕是对头儿越发的不利了。”

叶辰是缉毒队的队长,但大伙儿都习惯称之为“头儿”。

“这群王八蛋!这几年咱们跟着头儿,风里来雨里去的出生如死,没睡过几次安稳的囫囵觉,不着家更是家常便饭。白小妹你说说,亲手抓捕了无数个大大小小毒贩的头儿,几次负伤多次立功受到嘉奖的头儿,会有问题?”

魏峰的情绪有点激动,吊在胸前绷带里的受伤的左臂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白杨摆摆手,示意魏峰平息下自己的情绪。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虽然现在我还看不透这迷雾的背后,但是我可以感觉出来,那幕后的推手怕是能量巨大啊。现在的形势对头儿很不利,对我两也不利,所以,黑子,要冷静啊。”

虽然白小妹失之于阴柔,但此人果敢决绝,又颇有谋略,魏峰心里还是很信服他的。

魏风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吐了口气才问道:“头儿是什么意见?”

“头儿传话的意思就是,让咱们先暂时蛰伏下来,静观其变,并且立即采取断尾行动!”

“断尾?”这下连平时大大咧咧的黑子都大吃了一惊。“看来头儿这是在做最坏的打算了。”

缉毒工作很危险,又有着其很难解释清楚的特殊性,从走上贩毒这条路开始,毒贩们便明白他们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只要被抓人赃俱获,基本就是一个死!

所以毒贩往往阴险狡诈穷凶极恶,平素里的活动,也是万分的小心谨慎,这就给缉毒工作带来很大的困扰。

而线人这种拿不到台面上的群体,虽然里面充斥着各色小流氓,小地痞,小混混,但能让你耳目广布消息灵通,在关键时刻,这一点往往就会显得很重要。

“立即断尾,尽快斩断和外围的这些线人的所有联系,不给任何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白杨也有点心疼,断尾,就意味着自己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承担失聪的后果!但他同时也明白,尾巴多了是会授人以柄的。

“找可靠的渠道,把消息放出去,让他们自己躲躲。咱们自己呢,也别小家子气了,把手里的线彻底放飞吧,留存的暗底也同时销毁。至于几条特殊的线,线头都牵在头儿手里,咱也没办法,想必头儿会有自己的安排,倒不必去想他了。稍后,你我就分开行事吧。”白杨果断的说道。

魏峰也知道,现在形势不妙,的确不能有丝毫的犹豫,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