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遮天:惹上至尊邪王

第11章 救死扶伤

“把东西给我。”夏云依一脸凝重,从轩辕清幽手中接过她事先准备的医药箱,箱子是用的首饰匣子,里面陈放着各种用品。

剪刀,匕首,烈酒,蜡烛,棉布等等。

“小朋友,你能跟这位叔叔在一起回避一下吗?姐姐想办法救你的娘亲。”

事前,她抬起手来摸了摸小女孩儿凌乱的发髻,轻声细语的问道。

“嗯。”小女孩一听可以救自己的娘亲,吸了吸鼻子,很是信任的跟着轩辕清幽走开。

妇人已经浑浑噩噩,对周边的事毫无察觉,夏云依撩开了她的袖子,从手背到手臂,满满的脓疮,就像是一个蛤蟆幻化成了人形。

连她多年从事外科手术也忍不住颤栗,这溃烂程度都快赶上腐尸了!

“大姐,疼的话你就叫出声。”夏云依一边拿出了锋利的匕首,一边点燃了一根蜡烛放在一侧。

烈酒浇过匕首的刀刃再在火上烤到双面泛蓝,续而,她小心翼翼的在手背的脓疮上抹上了些许酒精,慢慢的落下了刀。

贴近肌肤,她又很迅速,眨眼间已经刨开了脓疮让脓水流出。

清理的过程是很考验耐心又繁琐的,一点点的用酒洗净伤口,不能留一点污秽,确定干干净净才能用棉布包起来。

这才清理了几个,额头已经是一层薄汗,妇人虽无意识约莫是有知觉,每当她下手时候,她总是一脸痛苦模样。

就一个病患,整整耗费了半天时间,她站起身来,腰酸背痛,好在妇人的伤口已经全数清理了。

正好轩辕清幽带着小女孩回来,见她将妇人的伤口全用棉布条包起来,一脸狐疑:“你确定这样就可以了?”

京城的名医都毫无办法,更别提太医了,而夏云依这么简单的处理就能治瘟疫,确实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你不信我带我出来干嘛?”夏云依没好气的反问,抬起手背抹了一把汗水,着手收拾医药箱。

“没,没,我信。”轩辕清幽忙笑脸相迎,太子府她的事迹早就传遍大街小巷了。

“小朋友,这簪子给你。”

看着不吭气的小孩子,她拉着她的手将头上一支玉簪放在她手心,“你娘亲需要静养,你买一些补品炖着给她服下,你也买点吃的东西。”

说着,她不忘用指腹抹去了她眼角泪痕,看着小孩子孤苦无依,她的心就像被谁狠狠的捏了一把。

“谢谢姐姐。”小女孩泪眼朦胧,一个劲的道谢。

被人感激,她心里却没高兴起来,走开了稍远,轩辕清幽见她依旧沉着脸,疑惑着开了口:“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是救了,但那大姐病实在太严重,伤口感染,能不能活下来还得看老天爷。”她望着铅云压顶的天长长叹了一口气。

方才,她没当着小女孩儿的面说,是怕她伤心。

“尽力就好。”轩辕清幽安慰她道,目光往前看去,不由顿住了步子。

夏云依还来不及从悲哀中缓过劲来,视线里闯入的一幕立马又让她陷入另一片黑暗。

眼前的街道上是一个小茶棚,茶棚已经破烂不堪,而那凳子上,桌上,要不是趴着,要不是躺着,都是一些哀嚎着的人。

无不例外,这些人全染上了瘟疫而且无家可归。

“怎么会这样?”

夏云依错愕的长大了嘴,眼前就这一茶棚至少十几个病患,就这么在大街上等着病死,无人过问!

“姑娘,救救我,救救我,那群没良心的把我赶了出来,你们行行好,救救我!”

距离她不足十步距离的一个男子,满脸络腮胡,见有人靠近,立马伸出手求救。

这也太多了点!

她本以为最多几十人患瘟疫,现实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这么多人根本一下子救不了,一个个救还没瘟疫蔓延快,得到何年何月?”她愁眉苦脸的看了眼身侧的轩辕清幽,意识到揽了个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能救一个是一个,也只能这样了。”轩辕清幽也无能为力,目前全京城,能治疗瘟疫的人只有夏云依一人。

既然他都这么说,夏云依也只好照办,折腾了一整天,也不过才医三人而已,等到夜幕,她方拖着精疲力竭的身子往回走。

送她回太子府的还有轩辕清幽,他也没闲着,在她下刀切除脓疮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旁侧帮忙。

“目前来看,京城瘟疫闹得太严重,我想,若是治不了,恐怕有人会上书将感染瘟疫之人逐出城外。”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