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梨霜院,江芷贞与江芷茵一边说笑一边走出了院子。跟随她们身后的是各自的奴婢,江芷茵带的是南琴,江芷贞则带着飞霜。

二人刚一出院子,便恰好遇见江千儿在环香的搀扶下朝院中而来。

三人相遇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江芷茵眉头一拧,一双杏眼在江千儿身上打量了片刻,脸上全是鄙夷:“怎么是你?你不好好待在房中养病到这里来做什么?也不怕让人沾染了晦气。”

现下没有旁人,江芷茵甚至连一声姐姐也不曾称呼她。

江千儿不动声色,环香却心有不满,不禁道:“六小姐,我家小姐只是受伤,并非是得了什么病,哪里会有什么晦气。”

江芷茵看也不看她一眼,一双美目只在江千儿身上流转,很快便是一哼:“底下人都这么没规矩,当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的奴婢,也难怪,四姐姐生母本就是身份地位的奴婢,骨子里自然也天生带着一种奴婢的卑贱。”

环香脸色煞白,却也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开始后悔自己没有一力拦着四小姐到这里来,按照往日来看,六小姐这一番话非得把四小姐给气哭不可,四小姐的伤势本就不轻,大夫可嘱咐过要静养,任何情绪波动都是不利于伤口痊愈的。然而当环香满怀担忧的望向江千儿时却不免吃了一惊,只见江千儿神色如常,脸上依旧看不到一丝表情。

而就在这时,江千儿突然朝着江芷贞扶了扶身子,口中道:“六妹妹不懂事说错了话,还请大姐切莫责怪,也不要将此事告诉父亲、母亲。”

江芷贞一脸诧异,还不等她开口,便又听江千儿道:“我与大姐、六妹妹都是父亲的女儿,骨子里流淌的自然是父亲同样的血液,六妹妹方才所言岂不是暗指大姐与父亲都同样是卑贱之躯吗?”

江芷茵脸色一变,随即立刻望向江芷贞,慌忙解释道:“大姐,你千万别听她胡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芷贞眉头微蹙,她心中已是十分不悦,但奈何她嫡女的身份,在人前必须表现出一副端庄大度的模样,因此也发作不得,只能对江芷茵冷冷道:“我们走。”

江芷茵狠狠的瞪了江千儿一眼,气得头上镶嵌红宝石的孔雀衔珠海棠金步摇也不住的摇晃,那步摇做工精致、栩栩如生,材料奢靡一看便不是寻常之物。除此之外她头上还有一根和田玉簪,虽素净但玉质却通透无暇,也同样不俗。

江千儿的目光在那孔雀衔珠海棠金步摇和和田玉簪上只停留了一眼,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唇畔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若是她记得没错,那步摇是大夫人留给江芷贞的陪嫁之一,前世江芷贞曾戴着这只步摇来相府见过自己,她还记得那时江芷贞一袭锦衣站在花丛之中,周身的繁花在她娇美容颜的映衬下全都黯然失色。

可笑那时江千儿一直将她当做自己的亲人,从不曾细想过这个姐姐只是来见为何要打扮的如此费心。

江千儿想到此,面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和煦。

江芷茵跟在江芷贞身后,从江千儿身边走过时却故意伸出脚想要将江千儿绊倒,谁知竟不知怎么的,还不等她的脚碰到江千儿,她自己却一下子摔了下去,紧接着她便不偏不倚的扑倒了在了江芷贞身上。

江芷贞本在前面走得好好的,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扑也猝不及防,只听一声惊呼,二人顿时一同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一时间女子的惊呼声不断,发髻珠钗散落一地,美丽的衣裙上也沾染着泥土。

江芷贞被飞霜从地上搀扶起来的时候,一张美丽的脸已经变得灰扑扑的,十分狼狈的样子。江芷茵也好不到哪儿去,同样灰头土脸。

江芷贞瞪了江芷茵一眼,心中想到对方是自己人,一时间也不便发作,只能转过头怒视着江千儿,将一腔恼怒都发泄在了她身上。只是她这么一望却发现江千儿站在离她们很远的地方,这么一来刚才的事还的确不能牵扯到江千儿身上,江芷贞见此心中不免更加恼怒。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