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狂狼

第12章:货轮激战

张然不是神仙,也没有传说之中的异能,能够隔着数层铁板看到发生在船甲板上的事情,但他就是知道已经有人上了船,而且这些人必然就是冲他而来的。这是经验,更是用无数鲜血换来的直觉。

若是要他说出点道理,或许也能理论。比如说如果是警方行动,肯定会有警笛声之类的动静;一艘干了无数次运送偷渡客的货轮,也不可能无端端的在海上被人截停。

事出有因,张然相信他和陈心怡,就是这件事情的因,而现在他必须要面对的,就是果。

“果”已经来了——六个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手中端着制式微冲,即便是在货仓里前进,他们也摆出标准的战斗阵型,向张然原本居住的那个船舱靠拢着。而张然此时就在通道的另外一头的阴影里,瞪大眼睛仔细的看。

虽说底层光线昏暗,而战斗着装又是大同小异,普通人怕是看不出任何东西来,但张然不同,他不仅是佣兵,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别看他年纪不大,但却临时加入过不少佣兵团,直到有一天,他有了自己的团队。

故而他可以从那些佣兵的细节动作之中判断出他们的教官是谁,再从教官的身份来反推佣兵团的名称。

“砰!”

紧闭的舱门被两只脚同时踹来,紧跟着四把微冲对着房间里,喷射出火舌,这种加装了灭音器的微冲击发子弹时的音效像是高压水龙头在喷射,反倒是子弹撞击在钢铁墙壁上的声音,更显得响亮一些!

果不其然,从里面锁住的房门给了那些佣兵假象,他们确信房间里是有人的,哪怕张然不在里面,至少那个女人应该在。当雇主不需要活口的时候佣兵们绝不会手下留情,因为那样有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既然是佣兵,都只会为了钱干活,谁也不会一些不必要的同情和心软让自己拼命换来的钱,变成银行账户上的一行数字。

四个弹夹打空的同时,踹门的两个佣兵接上了火力,继续向房间里扫射,可以想象,此时整个房间里的物件,早已经该被打成马蜂窝样,如果真是有活人的话,喝口水下去,身体就会变成洗澡时喷水的莲蓬头!

熟练的战士更换弹夹的时间很短,两秒钟,甚至更短。

被扫射成马蜂窝的船舱里一片安静,在没有风的底舱里,袅袅硝烟如同那硫磺味一样,凝而不散,仿佛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口。

正在换弹夹的佣兵此时的心情放松了,他们这样突袭,房间里的人必定该是死透了,或者那一男一女闲着无聊已经度过了非常“浪漫”的一天,那么这样死去也不算太亏,佣兵们看过照片,不管以那个国家男人的审美观来看,照片上的那个女人,都无可挑剔。

跟这样的女人一起偷渡,没有理由挂在嘴边嗅,只有一口口咬碎了咽进肚子里,才是最完美的经历。几乎每个佣兵都是这么想的,他们的想法跟张然不同,也就注定了他们结局的不同。

冰冷生锈的铁管一旦刺破身体,那些因为盐、水和氧气混合作用而形成的腐蚀锈化层是让外科医生最为头疼的,这些比米粒还要小的碎屑不仅会停留在伤口任何位置,更细小的一些甚至会随着血液的流动,在身体各个内脏之中穿行,停留在什么地方,就会将感染带到什么地方。

也就是说,这种看似不起眼的东西,从医学上来讲,其实是致命的!

不知道这艘货轮上有没有外科医生,不过即便有,他也不用操心,因为张然左右手中的半截锈蚀铁管,是直接从两个佣兵的后心位置插进的,他是那样用力,以至于佣兵身上的作战盔甲都没有起到防护的作用,心室里的血液以每秒数十公里的速度冲铁管之中喷溅而出,那一瞬间,张然紧握铁管的双手,都感觉到了热度!

两个被铁管刺入的佣兵来不及发出惨叫,他们也不用回头去看,因为张然的身影已经掠过了他们,松开铁管的双手化成掌刀,那足以砍碎十几匹红砖或者是奔驰车前挡风玻璃的掌缘,精确无比的劈在另外两个佣兵的颈脖上,清脆的骨裂声惊动了最前面的两个佣兵,他们惊恐无比的转身过来,抬起了微冲的枪口,当因为本能顾虑到同伴,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枪!

晚了!

张然在动手之前,早已经将这两个佣兵的反应计算在内,他双掌还压在两个没有倒地的佣兵颈脖与肩膀连接之处,但的他身体已经打横起来,双脚坚硬的作战靴向前飞出,鞋底那由以色列特种军靴厂专利制造的,有着优良抓地能力和排水性能的花纹,彻底暴露在两个佣兵的视线之中!

“砰砰!”

沉闷的撞击声之后,张然双脚落地,紧跟着倒下的,是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六个佣兵。

重重的喷出一口气,张然的心脏,此时在剧烈的跳动起来。

紧张,刺激,张然也是人!同时对付六个训练有素的佣兵,稍有一丝意外,结果就会逆转。张然的本事在于,在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和实战之后,他可以将肾上腺激素释放的数量降低到最小程度,同时还能延缓释放的时间,如此一来他就不会因为过于紧张兴奋,而导致行动之中出现误差。

杀死这六个佣兵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解决敌人,更重要的是张然要弄到武器——他上船的时候,可是两手空空的。

在搜检六个佣兵武器的时候,张然发现了一件让他郁闷不已的事情——这些佣兵的手腕上,有个手环,而此时这些手环上的LED小灯,都在闪烁微弱的红光!

“艹,暴露了!”

几乎就在张然爆出这句粗口的同时,分散在货船不同区域搜索的战斗小组,都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命令:“行动暴露,火力搜索,格杀勿论!”

“行动暴露,火力搜索,格杀勿论!”

……

“行动暴露,火力搜索,格杀勿论!”张然面前的对讲机里,同样也传出了声音,不过就在张然准备捡一个对讲机挂在腰上时,那对讲机“噗”地一声轻响,腾起青烟来。

“真严谨!”

很显然这个佣兵团的科技化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不仅使用手环来确定每个佣兵的生死,就连对讲机怕都是进行了特别的配对,凡是手环反馈信息确定死亡的佣兵,其对讲机也会随之自毁,不会落入敌人的手中,以至于暴露己方的通讯命令!

“见鬼的,竟然是三角裤!”

此时张然已经确定,出现在他面前的佣兵团,乃是在东南亚一带活动的“南三角洲”佣兵团,这个佣兵团自称堪比美国的三角洲特种部队,只不过他们的团标做的真是很丑,故而被圈子里的人戏称为“三角裤”。

或许三角裤是不如三角洲,但要比狠心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张然所知,三角裤佣兵团里大多数佣兵都是前科累累,不是各国军队里退伍的兵痞,就是杀人无算的恶徒,说起来三角裤的团长有本事,竟然能够将这些人训练的规规矩矩。

当然,所谓的规矩,只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三角裤佣兵团在圈子里的恶名,跟他们的团标有着几乎同样的知名度。

“位置肯定也暴露了,就不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张然的心情有些郁闷,但仍旧冷静。他并不指望能够从这些尸体身上找出更多的线索,既然来的是三角裤佣兵团,那么他就不得不为陈心怡考虑了。

如果陈心怡落在这些人手中,那才真叫生不如死,在这个圈子里,张然看到的丑恶,实在是太多太多,难以尽述。

“跟我走!”

背着两把微冲,身上别满弹夹,皮带上挂着一排手雷,张然此时的造型,着实让刚刚落地的陈心怡吓了一跳。

“不藏了?”

“三角裤来了,你继续藏在这里很危险,他们当中肯定有人带着设备,这是一场硬仗!”科技的发展让古老的游戏方式在随之进化,而三角裤佣兵团的团长,偏偏是个科技狂人,张然心中很庆幸,刚刚那六个佣兵身边没有带着生命探测仪,可能是三角裤大意了,也有可能是因为那玩意儿价格实在是过于昂贵,故而放在另外一组人手中,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拿出来用。

不管怎么说,张然不会再让陈心怡躲在这里冒险,他可以玩弄人心,却无法骗过毫无智力的仪器。

“三角裤?”

陈心怡有些茫然,刚刚她只听见了响动,却不知道就这么二分钟的时间,张然已经干掉了六个敌人。

“一群恶棍和土匪组成的佣兵,我记得你会用枪?”

张然一边说,一边将得自死人身上的手枪和几个弹夹,不由分说的塞进陈心怡的手中,连带着,还有一颗手雷。

“这个也给我?”

“揣在你的口袋里,如果你看见我死了,或者是你已经被包围无处可逃的时候,相信我,不要犹豫,直接扯下拉环,那样你会死的愉快些!”

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还有手中冰凉沉重的手雷,让陈心怡两脚发软、两眼发黑。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联系张然的前言后语,心中自然对“三角裤”,有了最基本的印象。

“如果有一天,我们回到吉隆坡,我出钱给你组建一支军队,你能不能将今天这个佣兵团,连根拔起?”沉默片刻的陈心怡,突然抬头,凝视着张然说道。

“嗯,不错,就想着报仇了。”张然愕然一笑,随即点头,“好,我答应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