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总裁小坏坏

第13章 我养你就是为了去卖钱

终于,孙星琪还是看不下去了。

一开始她觉得自己是外人,这是程安妥家里面的私事,她一个外人没有本事去插手,可如今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光是刚才那句话她就大概摸清楚了这个男人是什么品行。

只见孙星琪一把冲了上来,一把握住了程奇又要落下去的巴掌一边连连冷笑道:“想不到你的父亲真是出色,连自己的女儿都下的去手,还口口声声的说这是孝敬,我真是佩服。”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和程安妥有几分相似,都有那么一个不近人情的父亲,只是比起自己,程安妥却可怜多了,起码她父亲还是讲道理的。

程奇狐疑的看了一眼孙星琪,在确认她不是来催债的后,脸色一瞬间就变的不耐烦了,只见他用力的甩开了孙星琪的手一边厌恶道:“你是谁?好端端的跑来我家做什么?我家的事情不要你管,去去去,哪里来的给我回去哪里,别这么八婆。”

这年头哪里来的这么多热血青年,别人家的家事也要插手了?

看见孙星琪踉跄了几步后,程安妥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现在孙星琪可是陈晟杰的妻子,万一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情,追究下来的话,到时候她一定会被炒鱿鱼的。她现在实在是不能丢了这个工作!

程安妥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起身,利用自己的身体阻挡在了孙星琪的面前一边呵斥着自己的父亲道:“星琪姐,没事吧,你疯了吗!这个是我们部门的经理,你要是对她乱来的话,我们总裁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可在程奇的耳朵里听来,他却只捕捉到了经理两个字,既然是经理的话,那一定很有钱,而且她既然要帮程安妥出这个风头,就说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是不错了。

一想到这个后,程奇一瞬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主动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而后往孙星琪的方向挪移了一会后这才讨好道:“原来是安妥的经理啊。经理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这里也是着急过头了,可能语气对你比较不好,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啊。这个什么,您也看见了是吧,我们家里头的情况确实是比较不如意,不知道经理有没有多余的钱能够帮忙一下呢,我这外面欠了点钱,最近被追的紧,您看您和我女儿的关系似乎是不错的样子,我女儿一定会还你的,您看,怎么样?”

说着的时候,程奇还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谄媚的表情让人看的几度犯恶心。

孙星琪唇角微微扬起,这才顺着程奇的话语继续往下接道:“对,我是有钱,如何?”

在看见孙星琪的这个态度后,程奇立马觉得借钱有戏,越发的开心了起来,更是美滋滋的谈起了能借多少钱的问题来了。

“星琪姐,你别答应他,我爸就是一个赌鬼,他根本就不可能还钱的,最后还是我来,我已经没有精力在偿还……”

程安妥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时候,却被程奇一脚直接踢在了地上。

对此程奇似乎没有愧疚,反而还大声的呵斥道:“程安妥你给我闭嘴!我生你养你这么久就是为了让你来帮我赚钱来卖钱的,要不然你以为我白养活你这么多年做什么,如果不是看在我们父女情面下,我早就把你拿出去卖了,外头的大哥也都说了,拿你来抵债能还个十万块!在说的话,我就直接把你啦出去!”

不着痕迹之间,孙星琪换了个位置,站在了程安妥与她母亲的面前而后笑道:“该死的!这是你说的人话吗?我告诉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程安妥今天也会搬离开这里,我也报警了,程先生,你需要为自己负责任。”

报警?

这个女人似乎太看的起自己了。

正在程奇想要说话的时候,门却突然一脚被人踢开,可是来的人并不是孙星琪所期待的警察,而是来催钱的人。

只见一个男人缓慢的走了进来,扫视了一圈凌乱的卧室后,这才嘲讽道:“程先生,我们老大已经等你很久了,你不是说只需要半小时就可以拿出钱来吗,钱呢?还是说,你是在骗人的?”

原本还气焰茂盛的程奇一瞬间温柔的像是一只小猫一般,点头哈腰的来到那男人的身边连连讨好道:“马上,胜哥,在给我一点时间。你说吧这老娘们不老实,死缠烂打的,在给我几分钟时间,我马上!马上就能要到钱了,瞅啥呢,说你呢,老女人,快点把你钱拿出来,否则我们都别想活!”

正在程奇催促着的时候,被称呼为胜哥的人却突然将自己的视线锁定在了孙星琪的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后,这才左右环绕道:“这个女人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呢……”

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孙星琪的心头缭绕而过,而门外很快的也迎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一脚踹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趾高气昂的男人,只见他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程安妥后,这才嗤笑出声道:“这不是程奇么,怎么又回来要钱了?别这么激动的看着我,我是不会代替你还钱的,而且,我今天过来就是来说事情的,我和你女儿的婚事,要不然就这么散了吧。你们的名声越来越臭,不能侮辱了我们莫家。这是五十万,就当做是我们莫家最后的赔偿,大家好聚好散。前几天你不是找我借钱么?叫你卖身过来还钱你还故作神秘清高?不是要钱么,给你!”

说完后,那男人直接将保险箱打开,将里头的五十万取了一些出来,用力的扔在了程安妥的脸上。

这种羞辱,简直是叫人难以忍受。

顾不上胜哥的打量,孙星琪将程安妥给扶了起来这才转身扫视那自称为莫家的男人反驳道:“你够了,凭什么这么羞辱人,有几个钱了不起?”

而程安妥由始至终都是压低着脑袋,说不出半句话。程奇则是在看见那散落的钱后,狼狈的像条狗一般,爬在地上不停的捡着那些散落了一地的现金。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