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

第十三章 谁占便宜?

宋茗微听着外头的鬼哭狼嚎,心下骇然。

竟来的不止是盛怀安一只鬼?

房间突然又冷了,这是极度的阴寒,宋茗微狠狠打了个冷颤。

他,又回来了!

一个又硬又尖锐的手抚在了她的肩膀上。

“真是细皮嫩肉。”

宋茗微察觉到一个尖锐的指甲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一股子血咕噜噜地喷了出来。

血腥之气袭来,盛怀安瞬间又变回了风流倜傥的贵公子模样,只见他低下头来,伸出舌头就要朝她的脖子而去。

宋茗微惊恐欲吼,可偏偏她就像个植物人般,动弹不得,连睁眼都做不到。

砰!

盛怀安被狠狠地砸了出去。

他又变回了鬼怪的模样,可怖狰狞。

宋茗微发觉脖子上的佛珠灼烫了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

“师父,师父……”

是这个佛珠救了她。

她恢复了力气,见那恶鬼不甘心朝她扑来,她立刻抓起桃木剑。

“啊!”

只听得一只只鬼魂大叫了起来,盛怀安脸色一变,当即又变回了人样,拉着宋茗微就走了出去。

宋茗微躲了过去,乘着这个空挡,跃窗而出。

她的双脚一软,这才发现浑身上下寒凉如冰。

一股子阴气在她的四肢百骸里穿行,她嘴唇发紫,脸色煞白如鬼。

“你跑不掉的。”

宋茗微转过头去,没见到盛怀安的身影,待发现脖子那冷地汗毛直竖,抬头见到了那恶鬼骑在自己的背上。

那鬼馋地口水一滴滴地落在她的肩膀上。

恶臭传来,宋茗微欲呕。

“扑哧!”

宋茗微只觉得后背一轻。

她转过身去,见着了一抹赤红的袈裟,而那本应该手持权杖之人,手上的权杖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金黄光芒。

宋茗微被光芒笼罩其中,佛光沐浴之下,她后臀处一阵剧痛。

而那恶鬼发出了凄厉刺耳的哭声。

“我要你的命!”

只见那恶鬼朝允稷扑了过去,宋茗微没来得及喊叫师父小心,就被透骨的阴气弄得头痛欲裂。

她直直地往后倒去,落在了一个赤阳一般温暖的怀抱。

“主子,您刚被女鬼打伤,为何还要来这,早知道我就应该把那蠢货东珠给灭了。”

东珠被小四这么一说,气地大骂。

“你有眼睛吗?看你主子多紧张我主子,你凭什么颐指气使。滚一边去。”

东珠见玄亲王将宋茗微抱着入了闺房,正要跟进去,门砰地一声关上,里头还传出了玄亲王冷傲的话语。

“小四,看着门,别让任何人进来。”

“可是主子,你可要担心自己,可别……”

“啰嗦。”

小四连忙闭上了嘴,他牢牢的盯着东珠。

东珠瞪了小四一眼,看着紧闭房门,这才觉得不妥了起来。

“哎呀,王爷,我主子还是黄花大闺女……”

小四看着吞咽了药丸而变成哑巴的东珠,这会儿觉得耳根清净了。

他给了东珠一张符纸,让她贴在额头上,他自己也照做。

东珠虽照做,却不以为意,突然见着两只鬼在她四周绕了两圈,却什么都没做就走了,东珠一下子软了腿,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都喘不过气来。

屋内,宋茗微只觉得浑身冰冷难耐,她整个人直哆嗦,口中都冒着阴凉的寒气。

允祀盯着宋茗微,冷傲的眉头皱了皱。

他漆黑的眸子闪过红光,里头倒映的是脸色苍白如纸的宋茗微。

他莫名地有些渴望,这样的渴望让他这个天之骄子都产生了片刻的窘迫。

这便是纯阴之体和赤阳之体天生的吸引吗?

宋茗微察觉到一股暖流,昏昏沉沉之中只寻着这热源而去。

她冰凉的手环上了允祀的腰,脸颊磨蹭着允祀温热的脖颈处感受着血脉流动而产生的喷喷热气。

她无意识的一系列动作惹得允祀抿紧了唇。

宋茗微只觉得一只大手突然捂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狠狠地压在一个温热之处。

她呜呜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那灼烫的唇含住。

她几乎是瞬间就没了自己,只能本能地将檀口打开,期待着他的侵入。

缱绻缠绵,这一吻,勾地她神魂颠倒,难以自持。

仿佛柔肠百转,恨不得沉醉其中。

这是梦吧?

方才是师父救了她……

她粉脸含春,身子香软,四肢酥麻透骨。

隐隐之中,暗香浮动,闻之动情难忍。

宋茗微没来得及思考,身上的寒气犹如潮水退去,一股子暖流熨帖而来。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竟无意识地婉转莺啼。

允祀听着这声音,身子僵了下,鼻息之间尽是热气。

身下是女子情难自已的妖娆身姿,妩媚地比那女鬼还要吞人魂魄。

他报复性地掐了下宋茗微的腰。

蓦地,允祀胸口一热,只觉得气息上涌,没等他压制,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

“登徒子,又是你!”

宋茗微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玄亲王允祀亲吻着自己,而自己衣裳不整,衣襟半解,露出了鹅黄色的肚兜。

那肚兜几乎遮不住那喷薄欲出的雪白与丰满,察觉到允祀肆无忌惮的目光,她恼恨地将衣裳穿好。

气不可遏!

她竟还以为是师父,不知道是羞耻,还是什么,她此刻怒火喷薄,眼眶通红。

她盯着允祀的脸,眼泪扑簌落下。

她到底是多该死,定亲的人竟是恶鬼,而这没见过几面的人却来轻薄她。

而她,却罪恶地肖想师父。

一瞬间,委屈愧疚,以及那突如其来的绝望让她恨不得当即就咬舌自尽。

她狠狠推开允祀,却不想脸色突变的他骤然喷出一口鲜血来。

宋茗微吓地立刻抱住允祀往后倒去的身子。

“你怎么了?怎么回事?”宋茗微这会儿也知道是允祀救了自己,她心下后悔愧疚,竟不知道一巴掌把人给打吐血了。

允祀狠狠地瞪了宋茗微一眼,“不关你的事。”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我把你打吐血了。”

“咳咳,你还没这个本事。”

“那我再打一次试试。”

允祀铁青着脸,突地,他凤眸半眯,黑眸之中光芒锐利。

“宋茗微,并不是只有我占便宜。”他拉住她的手,将她扣在了自己怀里,宋茗微使足了力气,却还是动弹不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