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娇妻:猎爱霸道总裁

第23章:她被卖了!真好!

可怕的回忆一直在脑子里盘旋,害她做了好几天噩梦,她出了这么多次任务,牺牲了这么多色相都没这一回亏得多,整个人都给看跑了,还增添了那么多火辣的回忆,脸上有点烧,琳姐在她面前盯着,她只好把恶毒的话都放在心里。

“进入风行集团查出内奸,平时保护委托人的安全。”念着这两条,阮昔眼珠子直转悠,“这种,是需要以什么身份呢?”

她就不相信跟在厉爵修后面的几个黑衣男都是吃干饭的,用得着她来保护!比起他们,自己简直像猫儿一样,只能让人随意揉搓的份。

右眼皮狂跳,总觉得来者不善,她很怕看到厉爵修的第一眼就拿刀把他给解决了!

阮昔想了一下想推掉,抬眼看见琳姐的面色,亲切温柔,反而让人顾忌,帝炎的上层管理不能轻易得罪,她才好不容易爬了一层楼,拒绝的后果很可能变成负一层。

琳姐说,“我们派人去接洽过,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这个任务必须由你来执行,看来,他对你很满意。”

“其实,我们先前见过一面。”

“哦?”其实,琳姐就正等着自己不打自招吧。

帝炎会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他们的隐私,但是需要吐露实情的时候,也不会放过丁点的消息。

“在金色宫殿的时候,当时我正在追踪章氏小开,那时,他和章氏小开约在包厢,可能,他对我有印象,所以我想……”

“想什么?”

“他不可能知道我是帝炎的人,所以我怀疑有内奸……”

终于说出来了,阮昔面沉如水,思考着究竟是谁出卖了她。

没想到,琳姐反而笑了起来,红润的脸上满是笑意,“你有这样的警惕很好,不过,这一次是你误会了。”

“是吗?”讶异地看她,阮昔在心里腹诽。

拖别人下水最好,如果拖不了,那就推掉这个任务,还要用最不得罪人的方式。

“历先生其实有两个月以前就派人同我们谈过,只不过没有谈成功,那所以他并不是冲着你来的,你尽管可以放心,之所以点明要你,是我们的工作人员体贴他讨厌女人的毛病,所以弄了个女性名单让他挑选。”

美眸一闪,阮昔狂懊恼,“还提供了相片?”

“这是当然的,这是为了让他进一步相信我们的诚意。”

琳姐又补充,“不过,我们先提供了名单,他指名后才提供了相片,他一眼就看中了你,看来由你来接受这次任务也是命中注定。”

诚意的结果,她被卖了!真好!她能骂脏话吗?不能!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去他的命中注定!总有一天她会废了这个男人!

回家后,她连着两天都是一张晚娘脸,童诗安份了几天,但是每晚都睡不着,一看见她这幅表情就更绝望了,碎碎念地跑回自己的房间,一边自言自语,“我宁愿一个人孤枕难眠,也不要受你这份闲气。”

是的,阮昔已经被心里呼啸而过的草泥马给逼疯了!

厉爵修,他还有胆找上门来!

是夜,如银的月光洒在窗台上,营造出美妙的氛围,从阮昔房间的窗口望去,正好可以看到那一轮明月。

阮昔拥着被子半夜睡醒睁开眼睛,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电话响了起来,愣了两秒才去接,童诗肉麻兮兮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昔昔,你这回一定要帮我。”

三更半夜,童诗的声音好像午夜凶铃一样,娇滴滴的语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幽怨在那头假哭了起来,“我真是倒楣到家了,你快来帮我吧。”

阮昔面色怪异地沉默了两秒,二话不说挂掉了电话,继续捂着被子睡觉!她一定是没睡好,所以才幻听了,继续睡继续睡!

一觉到天明,出房门时,才发现客厅已经坐了两个夜不归宿的女人。

一个比一个萎靡,好似阳气被吸干一样,小心翼翼从她们面前过去,等到她在卫生间里洗漱完,回来时她们还是这幅死样子,忍不住问了,“你们半夜去做贼了啊?”

死气沉沉地看了她一眼,童诗漂亮的小脸上硕大两个黑眼圈,“你这个死没良心的。”

“良心能当饭吃吗?上次赎你的钱,到现在也没还我。”

说起这个,童诗就悲从中来,一泡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偏就是掉不下来。

“我怎么这么倒楣!我怎么这么倒楣!”

不是倒楣,只要她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乱看男人,就什么事也没有。

阮昔闲闲地打击她,从冰箱里拿了一袋面包出来吃,“只要你不要泡男人,想倒楣也难。”

眼珠子一转,童诗悲情的演讲词卡在了脖子里,怒气冲冲瞪着她,“亏我们这么好,你就忍心不帮我一把!”

“我再好心,也不能天天拿钱去赎你。”

“你!”

两人正要开吵。

正在一旁补眠的李沐意终于忍不住了,“能消停吗?我昨夜可是一分钟也没睡。”

“沐意,你看她!”童诗第一个告状。

“没什么好看的,要是我知道得跑那么远去赎你,哼,再求我也不去。”她这一发声,童诗和阮昔齐齐不做声了。

李沐意没事就喜欢研究代码,整日泡在电脑前,很少有人能把她拉开,童诗这一回把她叫出去,已经被她在心里记了好几笔了。

她精明的看向被自己拯救回来的女人,“这个月几回了?”

童诗心里一跳,抛了个眼色给阮昔,嘴里答,“哦,就两回。”

“只有两回吗?”阮昔被连带扫了不信任的眼神,抬头看天花板,不做声。

“第五次了吧。”

倏地,童诗张大了嘴巴,“你怎么知道?”

“难道你就不觉得,这个事太巧了吗?”

她只要看见帅哥眼睛就不会转了,再大的陷阱也是一如既往地跳,除了以前还可以吃肉,现在只能喝汤渣的对比来看,事情,好像真的不寻常……

遇到这种一看帅哥战斗力就为零的同伴,阮昔深以为耻。

“你这半年的薪水都要被榨干了吧。”

说起这个,童诗闷不吭声了。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傻瓜,多少猜出点什么。

但她真的是一个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的人,就算栽倒十次,也没办法警惕一次,李沐意沉思着,“你还记得这些人的长相吗?”

“那当然。”

片刻后,三个人挤在一台电脑前对着照片开始辩认。

不得不说,童诗的记忆力非常惊人,前后五个男人,哪个先哪个后她也能记得一清二楚,阮昔睁大了眼睛,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不得不感慨,有些事情就是天生的……

等到李沐意查出这几个男人的背景资料,气氛渐渐沉默起来。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电脑室里空气渐渐冷肃。

童诗睁大美眸看得又可惜又无奈,“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问她的是李沐意,阮昔已经走到窗口去拨弄阳台上的仙人掌,尖细的刺在手指间摩挲着,微痒痒的,又带着随时扎破的触感,心里好像总有一团火在浇,烧不尽也压不住。

虽然天使之链的事情已经过去,帝炎也不再让她们追查,但是耻辱深种心头,她这些天没一天能睡好觉,总是咬牙切齿,而李沐意和童诗,则是各是各的消遣,没想到她们安份了,始作佣者却开始挑衅!

童诗在背后娇笑,“这么大的礼,齐凌风好大的手笔。”

“你又没吃到?礼什么?”李沐意泼她凉水。

“他到底想干嘛?”

如果齐凌风站在眼前,童诗保证会揍得他娘也不认识他!可惜,组织上下了命令,她就不得再去多事!

欺骗了她那么多的感情,以为女人是很好惹的吗?

阮昔冷声,“放心,我会替你讨回来的。”

听罢,童诗立刻就笑了,她有点疑心,那天晚上的红印子会不会是这位齐大少留下的……现在看来……

一旁的李沐意忧心地劝她一句,“别多事。”

“他做这么多,不就是想逼我出来吗?”

阮昔牙齿咯咯想,小脸上满是怒意,“敢耍我,还陷害我的朋友,这回我一定要出口恶气!”

三天后,齐凌风在知名餐厅衣衫不整的不雅照瞬间登上了各大娱乐周刊,带来一波波风浪,做为谈余笑料的同时,阮昔也要开始她的新任务了。

T市最繁华的商业街,阳光灿烂,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站在马路边,通勤OL款的阮昔正在打电话,雷厉风行的快速语声里,旁边的行人只捕捉到“立刻”“好”之类的字眼,眼里升起了羡慕,眼看着她一路走进了最有名的风行大厦。

原来她是风行集团的人,怪不得气势不一般。

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蹬蹬”直响,阮昔微眯了眼眸,走向前台。

“你好,我是来述职的。”

“是阮小姐吗?”

想起早上人事处传下来的照片,前台小姐热情地道:“总裁已经交待过了,您可以直接乘贵宾电梯上去,请到十九层左转的人事部报道。”

“谢谢。”阮昔转身走掉。

一进电梯,她的心就开始剧烈跳动,一想到马上就会见到那个混蛋,血液不免沸腾起来。

小手痒痒的,极力控制住心里的念头,她保持着良好的礼仪微笑。

果然是贵宾电梯,一路畅通无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