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圣手

第9章 好大的口气

林风看了一眼吴诚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吴诚嘿然一笑道,“张老板上午让我去找贾贺,结果发现他不在家,听他家邻居说有警察上门把他带走了,所以我想就是您跟石爷。”

林风点点头,然后压着声音问道,“你没有给张高寿说吧?”

吴诚一摆手说道,“那当然!我是您这边的人,怎么能告诉姓张的!我还指着您高抬贵手呢。您放心,我只是告诉他贾贺不在家,别的一个字儿都没提。”

“张高寿最近没有什么异动吧?”林风对吴诚继续问道。

“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把柜台上的一个紫砂壶给收进去了,我猜应该是贾贺放在这儿的。张高寿这老贼很鸡贼,要是贾贺长时间没消息,张高寿就可能起疑心,您跟石爷得抓紧啊。”吴诚脸上带着一些焦虑对林风说道。

林风点点头,至少从吴诚的话里来判断这些东西肯定是在店铺里没错的,只要没有被转移走就好,至于贾贺……估计十分钟就得招供。

“林爷您先随便看看,我去给您倒杯茶。”吴诚陪笑说完就转身进了内屋。

林风随意看了两眼,这碧云轩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正欣赏着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哟嚯!怎么又上门来了?是不是闻着什么味儿了?”张高寿摇着扇子从内屋缓缓悠悠地走了出来。

林风当然知道张高寿这话是在暗骂他是狗,只是笑了笑接口说道,“这碧云轩总有一坨散发味道的东西,所以我得来收拾收拾啊。”

张高寿鼻息里喷出一声冷哼,没想到这林风接着自己的话把自己骂成了狗屎,脸上的笑容凝了凝,随即又恢复正常对林风说道,“小子,这里可不是你能玩,更不是你能玩儿得起的。我要是你,我就会识趣地夹着尾巴离开。”

“很可惜你不是,你也不配是!”林风很干脆地回绝了张高寿。

这个时候吴诚端着茶上来了,张高寿伸手接过了吴诚手里的茶杯,然后对林风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保着你的脸面离开。”说着就把茶杯递到了林风面前。

“拒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林风依旧是很强硬的态度。

“敬酒不吃,给脸不要!”张高寿脸上的横肉一凝,“啪嗒”一声就把茶杯给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冷眼看着林风说道,“人不当你要当狗,我今天就要让你舔了这碗茶跪着出去!”

“哟嚯!好大的口气!张老板,你都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碧云轩门口传来一声粗犷的回应,赫然正是石磊跟王成军等人带着贾贺找上了门。

“王所,真是稀客稀客啊!您怎么想起今天来我这儿了?”张高寿一看见王成军立刻就恢复了一张商人惯有的笑脸迎了上去。

王成军很是淡漠地回了一句,“处理点事。”然后转头给石磊递了一个眼色。

石磊一把就将身边的贾贺给推了出去,厉声呵斥道,“说!”

贾贺一个踉跄,很是狼狈地差点摔倒,完全没有了平日张牙舞爪目中无人的神色,哭丧着一张死爹脸对张高寿说道,“张哥,都……都招了吧。”

“招了?什么招了?王所,您这是……让我有些不明白啊。”张高寿故作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仿佛眼前的事完全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高寿!你少在这里装象!贾贺已经全部招供了,他偷窃了原本属于琉璃厂的一箱古玩,在你这里寄售,而你明知道这些东西是失窃赃物的情况下,依旧帮助贾贺销赃!”石磊义正言辞地说着,然后一脚踹在贾贺的腿上。

贾贺连忙开口说道,“张哥,东西……东西拿出来吧。”

张高寿看了一眼王成军,见他丝毫没有想要帮助自己的意思,立刻就明白王成军肯定是想拿自己做政绩的垫脚石了,于是脸上微微一笑,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哦!你说的是那箱子东西,我知道了,你们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等等!我跟着你去!”石磊叫住了张高寿,跟着他一并去内屋。

两人很快就抱着一箱子古玩从内屋里走了出来,见着石磊双手抱着的东西,王成军对身边的林风问道,“是这些吗?”

林风粗看一眼,虽然正式确定还需要厂长手里的登记册,但是他记得东西大概都是这些东西不会错,于是对王成军点了点头。

“把人跟东西一起带回所里!”王成军对石磊一挥手说着就想走。

“等等!”

张高寿忽然出声叫住了王成军等人,王成军顿时站住了脚步就等着看张高寿还准备干什么。

“王所,我能不能问您几个问题?”张高寿脸上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王成军定眼看了一眼张高寿说道,“问!”

张高寿并没有急于开口,而是走到石磊旁边,从箱子里掏出一个紫砂壶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才笑意深层地对王成军问道,“王所,我这几个破烂玩意儿,应该拘留几天?”

“什么拘留几天?这是价值几十万的赃物,你的行为是销赃!伙同犯罪!几天?张高寿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吧!”石磊立刻抢过了话头接口说道,这箱子东西根据林风估计至少得几十万,张高寿少说也得三年往上的有期徒刑。

“哈哈哈……”张高寿听着石磊的话忽然纵声大笑起来。

石磊顿时怒喝道,“张高寿你笑什么?!别太猖狂了!”

“啪!”一声惊响!

碧云轩的众人目瞪口呆看着地上的碎片,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张高寿居然当众把紫砂壶给摔了个稀巴烂!

“张……张高寿!你是嫌罪行不够多是吧?”石磊惊怒地看着张高寿问道,要不是考虑到王成军在这里,他早就动手了。

“哼!蠢货!说你是文盲你还别不信!”张高寿讥讽了石磊一句,很优哉游哉地拍了拍手,然后对王成军说道,“王所,我承认之前的清乾隆瓷瓶还有清末民初的怀表都是假的……”说着,张高寿声音忽然顿住了,眼神轻蔑地一扫众人,顺手一指石磊抱着的箱子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些也都是假!货!”

什么?!

这两个字的疑问一瞬间蹦出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如果这箱子东西都是假货,那么张高寿跟贾贺的行为追责立刻就会由几年期的徒刑变成行政拘留了,更为致命的是王成军想要用这箱子东西帮着市委那头解决闹事的工人的目的也会化作乌有,而紧接着下来就是得罪了所有人的石磊跟林风死无葬身之地。

“你说什么?!”王成军也沉不住气了,他一直没开口就是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没想到这会儿还真会用上。

“哼!”张高寿双眉飞起一个得意的神色对王成军说道,“王所,您是被奸人利用了。这箱子东西都是假货,一文不值!之前,这箱子里的清乾隆瓷瓶摆错了地方,被别有用心的人买走,继而对我的店员吴诚进行人身攻击以及要挟。王所,这个事您可要彻查啊!”

林风跟石磊一听,心中均是一震,两人不约而同猛地看向了吴诚,只见吴诚得意地摇晃着脑袋站在张高寿背后,轻蔑地看着两人,哑口无声地似乎在说什么。

林风顿时就分辨出了吴诚故意说得很缓慢的嘴型——孙子,我才是爷爷!

王成军顿时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张高寿忽然又开口说道,“王所,如果您还有疑虑,大可把李洪李专家叫到这里来验证验证!只要有一样都是真品!哼!我张高寿二话不说,立刻认了这个罪!”

王成军想了想,既然张高寿这么说了,很显然是并不打算彻底跟自己撕破脸,让李洪来验证验证倒是个两全的法子,于是立刻就给李洪打去了电话。

李洪这几天可算是跑断了腿,不过还好也没几天就要退休了,来到碧云轩眼看又是这些人,心里就多多少少猜到估计接下来又有一场大戏了。

“李老师,麻烦您帮着鉴定鉴定这箱子里的东西是真是假。”石磊很机敏地没有王成军提示,就开口对李洪说道。

李洪点了点头照例从口袋里摸出了白手套,刚戴上手准备从石磊手里接过箱子的时候,却听林风喊了一声。

“慢着!”

张高寿冷冷地看着林风说道,“怎么的?做贼心虚了?姓林的,我刚才就告诉过你,今天你不想当人从这里走出去,我就要让你尝尝做狗的滋味,现在就算跪着求我,也晚了!”

“咱们谁是贼你心里有数,自我感觉太良好活不了几天,会对不起你爹给你取的名字。”林风毫不在意地回了张高寿一句,然后对王成军说道,“王所长,我想再仔细确认一下这些东西是不是琉璃厂失窃的赃物,不知道行不行?”

“哈哈哈!小子,黔驴技穷了?这是开始玩儿‘拖’字诀了?我告诉你,要是你说这东西不是琉璃厂失窃的,老子可是半点责任都没有了,而你小子还得担上诬陷的罪名!”张高寿站在一旁哈哈大笑着,现在的林风在他看来就像是一只死耗子,除了蹬腿儿拖延时间什么也做不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