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

第十一章 只是好友关系

是他太自私了。

他用尽各种方法逼问韩露,终于找到那个房间的时候,厉泽涛已经抱着萧美辰从里面走出来了,而王总鼻青脸肿地倒在地上。

当时厉泽涛看到他,脸色似乎变了变,不过很快就又恢复成冷冰冰的样子,把萧美辰交给他之后,就离开了。

好像对萧美辰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但是顾墨南心里清楚。如果厉泽涛真的对萧美辰毫不关心,如果他真的不在乎萧美辰的死活,那么他就不会和顾墨南一样,发现韩露把萧美辰带走,更不会出手相救了。

或许,厉泽涛对萧美辰的感觉并不仅仅是厌恶。

只不过他自己从未察觉而已。

但是,他真的怕……他太爱萧美辰了,如果,萧美辰真的和厉泽涛在一起了,那他该怎么办?

就容许他自私一回吧。

他一定能给萧美辰幸福。如果,事实证明他不能,那么,他就会放手。

自从上次厉泽涛带杨妍书出席了唐家的晚会之后,就引起了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

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追问,厉泽涛是否正在和杨妍书交往,对此杨妍书的经纪公司未发表任何回应,倒是厉氏,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称厉泽涛和杨妍书只是好友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虽然厉泽涛本人并未亲自出席记者招待会,但是众所周知,如果没有他的点头,别人又怎么敢代替他说出他的意见?

记者招待会在各大电视台上进行了直播。

“啪!”

无辜的杯子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杨妍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机里面的内容,身体瑟瑟发抖,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动怒了。

只是好友关系?呵呵,只是好友关系,她会三天两头地就往他家跑么?只是好友关系,她会和他上C么?

就因为厉泽涛没有点头,所以她的经纪公司,连一场记者招待会都不敢开!可是他厉泽涛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的是什么?只是好友关系!

厉泽涛,根本就没想过给她一个名分!

“好了,妍书,别生气了。”经纪人走过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很是清脆。她无奈地蹲下身给杨妍书收拾碎片,开口劝道,“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你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早晚有一天,厉总会承认你的。哎对了,要不然,你抓紧机会,怀上他的孩子,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会给你一个名分啊。”

看在孩子的份上……

杨妍书的眸光黯淡下来。

她杨妍书,当红明星,粉丝无数,那么骄傲的一个女人,她凭什么要在厉泽涛这里,委曲求全,百般忍让?只要她想,有无数豪门子弟,争着把她娶进门!

可是,平常的豪门子弟,又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眼?

厉泽涛,只有这样的人中之龙,商界的主宰,才配得上她杨妍书!

其实萧美辰根本就不困,她只是找了个借口逃避顾墨南,想要自己静一静而已。

其实想想,自己未免也太贪心了。平常厉泽涛根本就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如今知道了救她的人不是厉泽涛,她竟然会有些失落。

她把自己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双眼失神。

其实她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如果没有蒋越维和顾墨南这两个好友陪在自己身边,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

但是,支撑她的最大动力,其实是厉泽涛啊。

每天,只要能看到他,她就觉得整个生命都有了意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对厉泽涛这么向往和执着,她只知道自己在看到厉泽涛的第一眼时,就认定了这个男人是自己的。

一花一世界,一生为一人。

她这一生,只为厉泽涛一人。

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可是她还是毫无睡意。也是,睡了一天一夜的人,又怎么可能再睡得着。

她想拿手机,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已经被王总给摔坏了。

王总……萧美辰顿时又恶心得想吐。

不仅仅是因为那个老男人,还是因为自己的舅舅,自己的舅妈,自己的亲人!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把她推入火坑……

即便早就知道他们一家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难受得要命。

以前她以为,至少舅舅还算是真心对她的,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一家人,果然不愧是一家人。

她侧过头去看了看,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支新的手机。她先是一怔,然后就笑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墨南哥怕她无聊,知道她的手机被摔坏了,所以才会放了一支新的在这里给她吧。

她拿起手机,开始上网。

没想到,网上铺天盖地的,竟然都是厉泽涛和杨妍书的消息。

厉泽涛,杨妍书……这两个人的名字放在一起,真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新闻上说,厉泽涛和杨妍书共同出席唐家的晚会,所以媒体都在猜测着两个人会不会是男女朋友关系。可是厉氏集团的公关部已经发了声明说,两人是好友,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

好友么……

他们两个的关系,萧美辰再清楚不过了。

杨妍书,是厉泽涛的女人,这件事情,她是知道的。

无数次了,杨妍书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其实她真没看出来,杨妍书除了外形好一点之外,到底有哪里,值得厉泽涛对她另眼相看的。

现在,厉泽涛让人发声明否认和杨妍书的关系,其实也是因为没想和杨妍书走到最后吧。

那个男人,永远都是最冷漠的一个。

可是,偏偏还是有无数女人愿意为他赴汤蹈火。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