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

第三章 舅舅家的晚会

临近下班的时候,萧美辰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因为感冒的原因,她说话的声音瓮声瓮气的,电话那边的人顿了顿,才开口问道:“美辰,怎么了?生病了么?”

听到这个声音,萧美辰的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语气客气而疏离:“没事,只是一点小感冒而已,谢谢舅舅关心了。”

“嗯,那就好,现在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可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今天是舅舅生日,你晚上能回来一趟么?因为我们准备在家里办个聚会,如果你不回来的话,难免会被人说我们家庭不和……”电话那边,唐正龙的声音里满是为难。

家庭不和?萧美辰冷笑。

家庭么?自从十五岁那年,父母意外身亡,舅舅一家趁虚而入抢走了她家的公司之后,她就成了一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千金,他们的家庭里面,哪容得下她的存在?所以她才会一上大学,就搬了出来。

不和么?舅妈和表妹一直都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找到个机会就开始刁难她,不和,这不是一直都存在的事情么?

还记得当年她还是萧家的大小姐的时候,舅妈常常带着表妹到她家来玩,表妹还时不时地讨好她,一进她的房间就夸她的房间漂亮……后来,表妹就住进了她那个漂亮的公主房,把她赶到了佣人住的房间里面去。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开始真正理解了“人心险恶”这个词的含义。

“美辰?你有在听么?”唐正龙见萧美辰一直是一言不发,不由得又开口问道。

“嗯,我在。”萧美辰淡淡地说,“您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回去的。”

虽然她再也不想看到舅妈和表妹的那副嘴脸,可是平心而论,舅舅对她算是不错的,所以舅舅的生日,她也没理由不回去。

“嗯,那就好,舅舅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唐正龙欣慰地说。

萧美辰又客套了几句之后,便挂掉了电话,感觉头还是晕晕的。

也不知道今天就这么病着去参加什么聚会,会不会又被舅妈和表妹嫌弃和嘲笑了……

算了,管他的。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杨小姐来了。”

“嗯,让她进来。”厉泽涛淡淡地说,旋上钢笔的笔帽,刚刚抬头,就看到杨妍书款款地走了进来。

她今天穿了一条紫色的长款晚礼服,高贵典雅,礼服的领子是V领,傲人的SHUANG峰若隐若现,引人遐思。这是最让一个女人骄傲的资本,对杨妍书这个女人来说,当然也不例外。

厉泽涛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的光,但除了满意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情绪。

“泽涛,我们该出发了,要不然一会儿,就该迟到了。”杨妍书声音柔柔地说,完全是建议,没有一点命令的味道。

在男人面前,绝对不能显得太强势,特别是厉泽涛这样的男人。如果不这样的话,绝对不会在他身边呆得长久。

杨妍书正是因为准确地把握了这一点,所以才能在厉泽涛身边已经呆了两年的时间。而且两年来,厉泽涛除了她,似乎也没有别的女人。

而且,今晚他还让她作为他的女伴,陪他一起出席唐家的晚会,也许,他是准备公开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了……

“嗯,我知道了。”厉泽涛点头。虽说他用不着把萧氏集团放在眼里,但是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

萧氏,萧美辰……虽说现在萧氏是由原先的萧总裁的小舅子唐正龙掌权,但是萧总和他夫人是有一个女儿的。

很快,厉泽涛就抛掉了这个荒诞的念头。

萧美辰那个风风火火的丫头,怎么可能是萧家的千金小姐?

下班的时候,萧美辰觉得自己的感冒似乎更重了一些,头重脚轻的,走几步路都在乱晃。

“我的天,你到底行不行?”蒋越维上前扶着她,“我看你这样,就别去参加那个什么劳什子聚会了,反正你舅舅一家又没把你当人看,你干嘛这么拼?”

对于唐家人,蒋越维一直是持着“我赵日天不服”的态度。她很不理解,一群抢了人家家产的人,有什么资本在那里猖狂?

萧美辰苦笑:“我已经答应了,现在再反悔,也来不及了。我没事的,大不了,我去露个脸就走就好了。”

反正舅舅一家人也不会希望她在那里呆得太久。

萧美辰看时间还早,所以就先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里面换了条裙子。虽说她没有什么正式的晚礼服,但是总不能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就去参加晚会了。

看着自己苍白如鬼的脸色,她化了个淡妆,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上了出租车,萧美辰报了一串地址,这串地址,她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那是她以前的家啊。

曾经,那是她们一家三口的温馨小屋,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可是现在,已经被舅舅一家,鸠占鹊巢了……

厉泽涛和杨妍书刚刚到唐家门口,一下车,便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向这里驶来。杨妍书瞟了一眼,微微皱眉,一脸地嫌弃:“怎么还有人坐出租车来这里参加晚会?”

话音一落,她便猛地睁大眼睛,神色也一下子就戒备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萧美辰!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样阴魂不散?

而厉泽涛也看到了萧美辰,他皱眉,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厌恶和嫌弃。

“萧美辰,你还真是可以啊,竟然打听到了这里,还跟到这儿来了?”杨妍书直接走到了萧美辰面前,冷笑。现在这里没什么人,所以她也不用太过在意自己的形象。

原本萧美辰看到厉泽涛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小激动的。

但是转眼,她就看到了杨妍书。她知道,杨妍书是厉泽涛身边的女人,也是他这几年唯一的一个女人。

她羡慕过,嫉妒过,因为杨妍书能伴他左右。

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