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二十四章:派头十足

绝对不安好心,我领你情就是不我了。慕容奇奇一点都不感动。“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吴威锋,现年29岁,单身,未婚。”又不是过来相亲的,干嘛这么仔细。慕容奇奇低声说。看这样,经理晓得自己也好说话了。“吴先生,我们现在开始谈合作呢?还是——”“不着急,我想先到处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让慕容小姐做我的向导呢?”“自然——,”慕容奇奇的不可以三个字还没说出口,经理就抢着回答没问题了。慕容奇奇心有不甘的想要在挣扎一番,经理将慕容奇奇拉到旁边小声的跟他说不准抱怨,还说这次这个客户很大,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服务周到,并且还不断嘱咐她。慕容奇奇有些不情愿,嘴上还是无奈的答应了下来,心里面一直在骂经理,都要体无完肤了,同时断定经理的十八代祖宗绝对是生产面具的,否则为什么可以在同一时间对两个人用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呢?慕容奇奇自己心里给自己出气,可却再次忘了吴威锋的存在,最后这个家伙不禁要提醒她了,“小姐,我做人好像很失败啊,你可不可以稍稍关注我一下啊?”“吴先生,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小女孩能伸能屈,我认了,慕容奇奇自我安慰。“我能不能先请教一个问题?”“自然。”慕容奇奇一副很职业的样子,面带微笑,身体前倾。“慕容小姐有没有对象?”吴威锋当着别的同事的面居然为这样一个问题,而且很大方,就像在问今天天气如何一样?但是也或许是他压根没见到有别的同事在。“有。”慕容奇奇尽管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可是还是斩钉截铁的回答了,然后大步离开。“慕容小姐,你干嘛走这么快啊,你要到哪里去啊?等等我。”个子高不一定就能走得快,吴威锋跟在慕容奇奇的后头。“洗手间。”慕容奇奇头一回发觉自己可以说话这么精简干练。“那我就在你的座位等你回来。”吴威锋说这真的坐在了慕容奇奇的作为上。厉害,同事们个个心中惊叹。慕容奇奇感觉自己都快被气炸了。这可如何是好?遇上这样的疯子一点道理都用。在慕容奇奇的心里面吴威锋早就被放在疯子的位置。慕容奇奇在洗手间里想着如何应对,总不可以把他刚刚的话说给经理听啊,不要说经理不信任,即使经理信了,可是如果这个吴威锋一翻口,说他不过是想要开玩笑罢了,那自己不就丢死人了啊。怎么才可以把这个大疯子给甩掉呢?慕容奇奇想来想去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时候洗手间外忽然传来吴威锋的声音,“慕容小姐,还没好吗?晚上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啊?”“假如是因为工作,那你就在那里等着我吧”“你喜欢吃什么东西啊?”吃饭?我还在洗手间,他竟然跟我讨论这个问题,真的要疯掉了。慢着,吃饭,这个主意很不错,可以找苏中许来呀不管这家伙说什么都能挡回去了。但是自己还在跟苏中许吵架,如此把他找过来,自己是不是太丢人了啊?只是,没准自己确实把他误会了,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儿子。总之是吵架,迟早都会和好的,这回就便宜他好了,给他一个机会解释,假如合乎情理就原谅了他。然后就能够让苏中许帮忙一块解决掉吴威锋了,同时也可以叫他知道自己是个很抢手的女人,给他点危机意识。手机忽然响起,还在卫生间里面自鸣得意的慕容奇奇都要被吓死了,是赵小雅打来的,她没把冯璐婷的事情跟慕容奇奇说,心里面实在是憋得慌,不禁又给他打电话。“亲爱的,从刚刚到现在也就半个小时而已啊,就算是自杀,你也要叫我喘口气吧,并且这回我确实被气死了。”慕容奇奇求救。“怎么了?这么严重啊,想我想的?”“你赶紧说你的事情吧,你是说找我有事啊?”“也好,那我说吧,你也晓得如果肚子里憋着不说出来就特别难受的。”赵小雅把刚才从苏中许那晓得的有关冯璐婷的事说了一个大概,自然只要还是要给苏中许洗刷冤屈,这也是受到别人的委托了啊。慕容奇奇听了以后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次轮到赵小雅大吼大叫了。“喂,你就不能给我点反应啊?你这样连我的手机费你都对不起!”“回去叫苏中许补偿你,但是你现在要马上帮我,否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我了,更不要说报酬了。”“哇,都要出人命了啊,怎么这么严重啊,看上去为了我的报酬我也不得不帮你了,先说好了,违法违纪的事情我可不敢啊,我是三好市民,对了,你刚刚说是谁,苏中许,怎么?没事了啊?”慕容奇奇越过是不是原谅苏中许的问题,说,“违法犯纪,你当我是什么啊,女匪啊?再说了是我遇到了生命危险啊,你给苏中许打个手机,就说——,恩,就说我遇到了一个很可恶的客户,。”“了解,是一些采花贼吧?可你为什么不直接给苏中许打电话啊,他绝对会超级高兴。”赵小雅好心的想要给苏中许搭桥。“没时间了了,我现在在卫生间躲着呢,他就在外边守着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小命就交到你的手里了。”“放心,尽管交给我。”赵小雅特别豪爽的应了下来,马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中许,还教他绝对要把花准备好,衣服必须体体面面的,总之不可以让他丢脸了,否则这辈子不原谅他。听见慕容奇奇居然要自己接她去下班,还说原谅自己了,苏中许感觉自己就像中了大奖,比五百万还要大的奖赏,有些不太敢信任。就于苏中许的不信任,赵小雅装作很生气,这样他终于知道了赵小雅没有逗自己。“小雅姐,小雅姐,我错了还不可以吗?都是我不好,我不信谁的话,也不不能不信您的话啊,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会怀疑你所说的话,但是我跟你保证,真的只有这么一点点,我就是太高兴了,才会这样的,今天晚上你们就赶紧搬过来吧。”“这个啊,我一时给忘记了,见面以后你自己问他吧,总之我在那里住这都无所谓的,你把她给说通了就好了,我要上班了,你要是有事跟他说。但是见到那个男人以后一定不能丢我们的脸。”赵小雅又叮嘱他,尽管自己跟这个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是自己茶余饭后的调味料’。“那是绝对的,就是我死也不能给你们丢脸了啊,你们就尽管放心吧。”“我帮你了这么大的忙了啊,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做人不能太小气。”现在可是一个搜刮民财的最好时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以了吧大小姐。”苏中许拍马屁。就于这个建议还是特别让赵小雅满意的,苏中许答应她,自己绝对把钱攒足了,给他去挥霍。赵小雅被苏中许捧的有些晕头转向了,而苏中许心里面的不安也终于消失了,不过现在呢,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绝对要把慕容奇奇身旁这个可恶的苍蝇处理掉,一定要要精心准备一番。始终待在旁边的冯璐婷见到他的模样多好也知道他跟慕容奇奇俩人的误会应当是消除了,心里面的内疚就少了几分。冯璐婷小心翼翼的问,想要证明自己的猜想。苏中许给了一个他最想听到的答案。“这下子我这个心终于落下来了,否则真的不知道再怎么面对你们了,你帮我的实在是太多了,我却一点帮不上你,还给你找麻烦。”“不要这么想,实际上慕容奇奇和赵小雅一样,人都特别好,一点心机都没有,她们是把心里面想的都表现在脸上,因此才会这么对你,这么算来我跟你道歉才对。并且这回全全是由于误会,讲明白了就好了。你和小南林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去休息室里等我吧。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要办,晚上我回来把你们接回去,但是估计会晚一点。”赵苏中许想了一下又说,“这样好了,晚上我让赵小雅,就是刚刚你们看到的那个女孩,让他把你们送到家里去好了。”冯璐婷点了一下头,虽然晓得如此有些不太好,可是除了这样做,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人们往往做选择的时候总会想很多事情,甚至是左右的选择,也要让人们想一下。可当自己没有一点选择的余地的时候,那所有的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了。只能是他,那就他了,人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费尽心机的去想那个比较好,人也就变得简单了,就算你并不想要这么选择。想要改变吧?那就要牺牲掉一些自己在乎的东西,这样我就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我也不能给你保证这个机会就是你想要的,只不过给了一个多的选项罢了,这样的交易是人开始犹豫,也很茫然。问上帝,成功的概率和失败的风险那个比较高一些?上帝仍旧笑着说,你可以选择要不要改变。说完,就转身走了,留下世人在哪里想自己的选择。这个时候,上帝的下人走了过来,说,是人最看重的是自己的灵魂,无论如何都要守住他,不能用它作为自己的筹码。上帝再次出现,下人离开了。后路,我们用自己的后路作为交换。上帝听到世人的话,生气地离开了。苏中许打算请赵小雅再帮忙,可还没听见赵小雅是不是能够帮助自己,小小南林就先反对了。他扯着苏中许的衣服,直白的说自己对这个特别凶的赵小雅有些害怕,苏中许蹲在他的身旁,拍拍他的头哄他,“小南林乖,赵小雅姐姐是由于不认识小南林才对小南林凶的,现在姐姐晓得小南林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话,早就已经喜欢上了小南林了,并且还会跟着你玩呢。”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