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二十二章:太没意思

听见慕容奇奇的催促声,苏中许立刻去了客厅。慕容奇奇兴致特别高昂的跟他说要到游乐场去玩,看着他的兴奋劲儿,苏中许再次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推脱。虽然他最想的就是陪在奇奇身边,可是都已经答应过小南林了,不可以食言。慕容奇奇看他不说话,就询问他是不是有别的想法。苏中许只能说谎话了,支支吾吾的说,“慕容奇奇,老师说那里有个很重要的案子要跟我讨论,实际上就是想要我多学习学习,因此。”慕容奇奇听了以后特别扫兴,周六日也别让人家好好休息,她猜测这个苏中许的老师绝对是工作狂。看着慕容奇奇的模样,苏中许忽然感觉骗人这件事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啊。他支支吾吾的说,“老师全是为了要我可以成长的快一些,多学习一些。”“我自然晓得了,老师帮了你这么多,我不过就是发发牢骚罢了,你别管我们了,忙你的去吧,要不然老师要等着急了。”慕容奇奇如此善解人意愈加让苏中许内疚万分,不是因为不能陪她,而是由于不可以陪他的原因。苏中许赶紧离开,一见到慕容奇奇完全信任他的眼神,他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把事实真相讲出来。苏中许心里面暗自发誓,这件事情以后,自己绝对不会在对慕容奇奇说谎话了,再也不会了。苏中许从家里出来以后,直接去了冯璐婷家。车到的时候,冯璐婷和小南林早就等在了门口了。苏中许的车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中的时候,小南林就挣脱妈妈的怀抱,冲了过去,任凭冯璐婷在后头叫喊,小南林就是不想停下,苏中许见状马上将车停了下来,把小南林抱了起来。小南林的小手紧紧的搂着苏中许的脖子不断地说‘爸爸,亲亲’,小嘴就要往苏中许的脸上亲,苏中许害怕四周的邻居看到以后,会给他们母子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还会对冯璐婷母子造成伤害,因此便匆匆忙忙开上车带着他们离开了。车上,小南林一直缠着苏中许,就是不肯安安生生的坐好。为了可以让孩子安静一些,苏中许只能边开车边哄他,“小南林,爸爸开车要专心,所以小南林不可以吵到爸爸啊,否则以后再吃去玩的话,我就不带小南林了。”“对呀,小南林,你一定要听话,不然叔叔就不爱小南林了。”冯璐婷也开始哄,可小南林一听见冯璐婷硕士生叔叔,立刻眉头紧皱,撅着嘴巴泪水都出来了。“怎么了?小南林。”苏中许从后视镜见到孩子马上就哭了,关心的味道。“不是叔叔,是爸爸。”“好,爸爸,爸爸就爸爸,听小南林的,小南林要到什么地方去啊,我带你去。”“游乐场。”小南林高兴的欢呼。“游乐场?”一听说小南林要到游乐场去,苏中许这次真的犯难了,他怕慕容奇奇和赵小雅他们也要去那里玩,到时大伙儿见面了就完了。“苏律师,你没事吧?如果不方便不去也可以,小孩子知道什么啊,不用放在心上,”冯璐婷见到他不像平常那样答应得很爽快,就说到不去那里也没事的。“哦,那我先给人打个电话。”苏中许将车停在路旁,给慕容奇奇打电话,他想晓得慕容奇奇她们究竟要不要去那里?慕容奇奇接到苏中许的手机特别高兴,可当他跟她说还是不可以回来时,他立刻表现的很失望,说,“那我们也不去了,俩人太没意思了,我和赵小雅逛街去了,你要是玩了就立刻给我打电话”赵苏中许挂断手机扭头对小南林说,“老爸现在就带你去游乐场玩,高兴吗?”“恩。”“那亲亲爸爸好了。”小南林高兴地亲了一下苏中许的脸。以后还特别听苏中许的话,在妈妈的身边坐着一动也不动了。冯璐婷抱着小南林,还问到苏中许,“苏律师,刚刚是给对象的电话吧?我们给你添麻烦了吧?”“没有,不过就是一个电话而已。”苏中许不想让冯璐婷感觉抱歉,就说了这么一句。冯璐婷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小南林在妈妈的腿上睡着了,车厢内很安静。到了游乐场以后,苏中许把睡梦中的小南林抱下车,冯璐婷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小南林睁开眼睛一看,见到自己的眼前就是游乐场,高兴极了,眉飞色舞。见到儿子如此高兴,冯璐婷勉强笑了出来对苏中许说,“苏律师,讲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们,自打他的父亲变了以后,,我就再也没带小南林来躲这里,更别说像现在这么开心了,这些都是奢望,他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下回再带小南林出去玩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你尽管放细腻,不要想这么多,今天你要做的就是要陪小南林高高兴兴的玩,别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的”这一天,小南林跟别的年龄相仿的孩子们一样的高兴,而冯璐婷也暂且不记得了自己所有的烦恼,像所有看着因为自己的孩子快乐而快乐的妈妈一样的心满意足,孩子渴了给他水喝,孩子出汗了,给他擦汗,还不是得叮嘱他跑慢点。或许在别人的眼中,他们俨然就是一个三口之家。一次小南林渴了要找冯璐婷要水喝。“等等,爸爸买给你,你在这里跟妈妈玩。”苏中许去买水时,边上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对着冯璐婷说,“你这人可真有福气啊,老公又帅有温柔。”“没有没有,大姐,你可别误会啊,他不是我的丈夫,我的孩子可喜欢他的,因此就硬是要喊他爸爸,但是他确实是个好人,可我没有这么好福分。”冯璐婷说着把头低下了。“如此啊,对不起啊,但是我看他倒是特别照顾你们娘俩啊。”“是啊,他人真的特别好,帮我许多忙。”这个时候苏中许回来,把手里的饮料给了小南林,看了一下表,问,“小南林,你饿不饿,要吃什么啊?”小南林在凳子上晃来晃去,边喝边摇头。冯璐婷见苏中许看时间,就说,“让他继续玩吧,假如你时间紧的话,你就去忙你的吧。”小南林听见老妈的话,也不说话,也不动,坐在那里撅着嘴,很不开心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苏中许。苏中许笑了,对小南林说,“我时间多的是。”小南林一听见苏中许不走了,马上高兴了起来,从凳子上蹦了下来,开心的跑走了。留下苏中许和冯璐婷俩人。“我看以后我尽量不去你们家找你,不然你的丈夫会误会咱们的。”赵苏中许对冯璐婷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小南林总是说要见你,否则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的。”“我不是说这个,并且我也特别喜欢小南林,我是说我们以后要见面的话就在外面约地点,这样就不会有闲言碎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好一阵子以后,小南林浑身大汗的冲了过来说自己肚子饿了,一下子钻进苏中许的怀里。苏中许从衣服兜里拿出纸巾给小南林擦汗。然后三个人坐上车去饭店吃饭。没有去游乐园的慕容奇奇和赵小雅讨论以后两人决定逛街去,这么一天收获也真不小。慕容奇奇最喜欢的就是给苏中许买的领带。苏中许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束缚,但是工作的要求,他不得不天天戴领带,因此这样的令人生厌的东西每回全是慕容奇奇给他买的。两个人逛了一天也累了,慕容奇奇提着战利品在街边站着说什么都不想走了,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要找个地方先吃顿饭,歇一歇。赵小雅也不比他强,指了指前面的饭店。“就他吧,我和苏中许去过的,还挺好。”能够找一个可以安静吃东西的地方才是正途,好不好的根本不重要。两人立刻冲进了那家饭店。他们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餐以后,坐等菜的到来。慕容奇奇把自己最满意的领带拿出来看了看,还递给赵小雅非要她看。“我说你啊,还没看够啊,再看他都要给你看穿了。”赵小雅一翻白眼,懒得到了他。“本来就好看啊,苏中许绝对喜欢。”慕容奇奇一点也没有收到赵小雅影响,依然很陶醉。“苏中许。”赵小雅的嗓音忽然很尖锐。“对呀,自然是苏中许。”慕容奇奇好笑的问。“不是,不是,我说的是你后头,苏中许带着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赵小雅简直像发现了新大陆。“不会的,他去找老师办案子了,否则他现在应该在咱们身边了,他绝对不会在这里,你绝对看走眼了。”慕容奇奇根本就懒得回头,他信任苏中许,继续看着手中的领带。“你转头看一眼啊。”赵小雅把他的领带拿走。“看也是你看走眼了。”慕容奇奇随意的转头看了一下,她晓得假如不看赵小雅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可这一转头却果真见到了苏中许,真的有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并且还见到苏中许给小南林擦嘴。“他怎么在这?那个女人还有小孩什么人?”慕容奇奇转头问赵小雅。“你问我啊,我怎么知道,你过去问问不就晓得了。”“也对”。慕容奇奇走过去了,手里还有还拿着那条领带。慕容奇奇来到苏中许身旁轻声叫了一下苏中许,苏中许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一抬头竟然是慕容奇奇。他赶紧站了起来,一着急还把桌子上的水给打翻了,水流了一桌子,慢慢的滴落在地上。“没事吧你么,看你这么大人了,一点不小心,”慕容奇奇连忙把他拉到一边,怕水滴在他身上。“你为什么在这里啊?”苏中许见到慕容奇奇显得特别慌张,慕容奇奇看在眼中感觉特别奇怪,他几乎从来不这样的。可下面小孩子说的话,让慕容奇奇感觉自己的世界瞬间静止了,整个人似乎忽然被人闷头桥了一棍,再也不会呼吸。“爸爸,杯子倒了。”“哦,爸爸擦。”苏中许下意识的回答,可是刚一说出来他立刻就后悔了,这不是雪上加霜啊。他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慕容奇奇张大嘴巴,看着小南林难以置信的问他,“苏中许,这个孩子刚刚说什么?”苏中许这下子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可旁边的小南林又说话了,“爸爸,姐姐怎么这么凶啊,小南林怕。”“不要怕,不要怕。”苏中许赶紧哄小南林。冯璐婷晓得慕容奇奇误会了,就赶紧想要给他解释。“住口。”不容她说,慕容奇奇就阻止了他。这是慕容奇奇头一回用这样的语气跟陌生人说话,她都要疯了。“慕容奇奇,你不要这样。”苏中许一只手安抚小南林,一只手去拉慕容奇奇。可慕容奇奇忽然多来了,丢下一句,别碰我,就离开了,才走几步,发现手里面还攥着给她买的领带,于是又返回去。苏中许还认为慕容奇奇希望听自己给他解释,可慕容奇奇只不过当着他,把手里那条心爱的领带高高的抬起,然后松开手,领带落在了地上给你的水滩里,她眼神冰冷地说,“我看这个东西好像没用了”。然后转身离开了餐厅。赵小雅感觉事情不好了追上去的时候,慕容奇奇早就跑远了。赵小雅来赵苏中许跟前,看看这仨个人,冷哼了一声,然后从地上捡起那条被慕容奇奇真爱的领带,轻轻地拍了拍上面的水,看向苏中许。“这是给你的,”赵小雅用力把领带摔在了对方的脸上,然后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赵小雅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冯璐婷一眼。蹲下,苏中许把地上已经沾满了泥土的领带捡了起来,攥在手里面,心,好痛,似乎——特别痛。“冯璐婷,不好意思,你们吃吧,我先走了。”“我晓得,你先走吧,好好解释一下。”小南林依然在叫爸爸。苏中许开车奔驰而去,风肆意的吹进车里,心乱如麻。赶到家的时候,刚好遇到慕容奇奇和赵小雅打算离开。苏中许挡住门,可这个时候的慕容奇奇根本就不想听她的解释,他求助的看看赵小雅,赵小雅把脸扭到别的地方。苏中许不肯松手叫她离开,慕容奇奇盯着他一句话都不说,两人一直在对峙。‘慕容奇奇’,苏中许刚想的解释。慕容奇奇一转身,把行李扔在地上,拿出手机打电话。“沈陵南,我是慕容奇奇,我在苏中许家,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现在?”“恩。”“我晓得了,很快就去。”慕容奇奇当着苏中许的面挂掉电话,拉着赵小雅回了屋子,房门死死的关上。关门的那一刻,苏中许晓得她彻底被惹毛了,几句话是哄不回来的了,要不然他不可能不听自己解释,就算是说一句话都变成了奢望。苏中许站在慕容奇奇的门外对着屋子里说,“慕容奇奇,我晓得你现在特别生气,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会都不可能信任我了,可是我必须要说,那个女人就是冯璐婷,那个小孩是他的儿子。假如你还是坚决要走,我也不再阻拦,只期望等你不再生气以后,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解释清楚,我真的不能在失去你了。”说完,苏中许回自己屋子去了。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慕容奇奇和赵小雅来到客厅,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个带给自己很多幸福时光的地方,还把钥匙留下了。慕容奇奇走后,屋子变得空空荡荡。苏中许独自一人在客厅站着,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钥匙,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在一点点的消失。假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的话,那这样也是很好的,可是当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或者几个人的时候,在从新变成一个人的时候,这样寂寞是难以忍受的,就好像自己的世界瞬间消失了,什么都不剩,终究两个人的平淡也比一个人的精彩要更有依靠。苏中许呆呆的站在镜子前面,从衣服兜里掏出了慕容奇奇给自己精心挑选的领带,系在了脖子上,领带特别配他,但是,他已经脏了。门开了,苏中许还以为是慕容奇奇回来了,可是没想到是沈陵南。“苏中许,慕容奇奇呢?”“坐。”“我问你呢,慕容奇奇呢?”“你干嘛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讲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苏中许也生气了。“你不说拉倒,我自己去找她,你不应当叫她生这么大的气,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打给我。”沈陵南一摔门,匆匆忙忙的离开。沈陵南给慕容奇奇打电话,慕容奇奇早就已经去了哥哥孟非与的家,,实际上他比你更不用沈陵南给自己那东西,只不过由于苏中许一直在门口挡着,他一生气,就打了这个电话,现在镇定下来了,她很委婉的把沈陵南的帮忙拒绝了。当慕容奇奇的出现在孟非与家的时候,孟非与还真的对于他们的突然来访有些惊讶。“怎么,这么想我啊?你个没良心的女人,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来看看我。”孟非与把东西放在他们从前住的屋子。“哥,你没良心才对吧,我现在回来了啊。”慕容奇奇故作特别高兴。赵小雅也跟着笑着说,“是啊,非与哥,咱们怕你独自一人寂寞,因此就过来陪你。”“呦,小丫头,我看啊,你们肯定是没钱交房租了,给收租婆赶出来了吧,看你们俩人的嘴巴挺甜的,我也不跟你们计较那么多了,你们就留下吧。”“非与哥,你太过分了,晓得了还说,都不知道给我们点面子。”大伙儿都特别熟。“好,都是我的错,我给你们赔不是好吧,请你们吃饭好吧。”孟非与将自己的最后绝招使出来了,可这回他失败了,他的好意居然对方不领情,来人拒绝的如此干脆。请客都不给面子,孟非与感觉自己真的失败透了。慕容奇奇和赵小雅在床上躺着,都在发呆。好久以后,赵小雅首先回到了现实。“你就真的不打算让苏中许给你解释吗?没准咱们确实把他误会了,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他是那样的人,并且咱们出来的时候,他也说了这个孩子是别人的啊。”赵小雅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不清楚,往后再说吧,总之我刚刚特别的生气。”慕容奇奇摆弄着手里面的手机,开了锁,锁了开。“那是,换做是谁肯定多不能忍受自己的对象被别人的孩子叫爸爸,再说了孩子的妈妈还坐在那里,不过他们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家人。”“喂,你欠揍对不对?你是要气死我啊还是要安慰我啊?”慕容奇奇用力掐了赵小雅一把,疼得她滚下了床,慕容奇奇理直气壮的跟她说这是叫她的脑子清醒一点。“我这不就是随口说的吗,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啊。”赵小雅又坐下,把刚刚被掐的地方给慕容奇奇看,一看,果然红了。慕容奇奇赶紧谄媚的给他吹了吹,还亲了一口,赵小雅说他一点诚意都没有,这都是哄小孩子的,但是看她现在心情很糟糕,就不跟他计较了。说到吵架,赵小雅和杜海涛俩人关系确实不怎么好。俩人都特别郁闷。慕容奇奇又忽然想到了楼下的喜欢沈陵南的楼下小美女,想到自己从前做的,慕容奇奇忽然怕自己被人家给扒皮抽筋,他现在的处境可真够悲惨的。人呐,真是不可以做坏事,早晚都会遭到报应的。为了尽量避免这个灾难,两人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就是不想让不该看到的人看到自己。星期一早晨,慕容奇奇刚开始工作,就收到了苏中许给自己的消息:慕容奇奇,你确实误会我了,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慕容奇奇没回,只不过他在等着上坐着,想自己究竟有没有误会他。可是人们总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自己的耳朵眼睛都听到了看到了,这难不成也不是真的?可是他又想啊,苏中许确实不是能做这种事的人,但是人心海底针,又有谁能过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啊?慕容奇奇来回的左右摇摆,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信任他。“慕容奇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经理说话了,可慕容奇奇依然在想着苏中许的事情,压根没听见经理说话,他的同事好心的提醒他。慕容奇奇拿着经理叫她打印的合同走了出来,再次来到自己的位子。唉,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专还是努力的工作吧,否则会被经理炒鱿鱼的。慕容奇奇拍了拍脑袋,期望可以不要再去想他,但是徒劳无功。在办公室的苏中许一样坐立不安,他给慕容奇奇发过短信之后就一直在等对方的回复,但是手机一直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动静,他甚至还在怀疑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掉了。苏中许郑烦躁不安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急不可耐的接通了,但是电话那边并不是慕容奇奇的声音,而是冯璐婷,苏中许特别失望。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