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二十一章:后知后觉

“惊喜,我特别,非常,尤其惊喜,但是我还要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赵小雅撸起袖子来。刘枫蓝满脸期待地问究竟是什么样的惊喜啊。赵小雅一把拽过他来,推倒在沙发上,拿起坐垫来就往他脑袋上捂。刘枫蓝这个时候也晓得了赵小雅那个所谓的惊喜,原来是要给自己点颜色看看。慕容奇奇他们几个人就在旁边看起了无敌女侠对战小鸡仔,还不断地点评,最后想到了两个贴切的形容词,精彩绝伦。大伙儿正看得起劲,门外有敲门声。“有人来了,有人来了,我开门去。”不清楚自己为何倒霉的刘枫蓝尝试把注意力转移开,然后好让自己脱离苦海,可赵小雅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她让赵苏中许去开门,由于她晓得在这个家里是不会有人要找刘枫蓝的。苏中许听话的开门去了,可是门外的男人是自己并不认识的人,并且说是找赵小雅,很明显这个男人进门以后看到的都是男人就有些错愕,似乎自己来错了地方,于是她抬头再看了看门牌号码。苏中许让他进了屋,又对着还在欺负刘枫蓝的赵小雅喊,“不要玩了,有人找你呢”赵小雅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没料到竟然是杜海涛,她本能的转头看了看刘枫蓝,马上站了起来,刘枫蓝也终于得救了。这所有的动作都让杜海涛看得很真切。杜海涛看了看在场所有的人,然后眼神落在了刘枫蓝身上,问赵小雅,“你不同意我的求婚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把?”“什么求婚?你是什么人?”刘枫蓝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因此他暗自给自己加油,在这样的时刻绝对不可以输掉。“我叫杜海涛,是赵小雅的对象,我们很有可能很快就要结婚了。”杜海涛的自我介绍特别有震撼力,有人吃惊有人愤怒,不一样的表情,不一样的心情。听见这些话,刘枫蓝尽量让自己不要慌张。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是当这个人真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刘枫蓝依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重重的打了一下,呼吸困难,没有办法在思考,一动也不动。这个时候赵小雅想上前把杜海涛推出去,但是刘枫蓝却头一回这么用力的把赵小雅拽到了旁边,自己则和杜海涛对立着。“你说这些话好像有些过界了吧,你有什么权利这么说啊,你的求婚他答应了吗?我跟你说,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从大学开始我就一直在追她,我对他的了解比你多得多。”刘枫蓝想要让他晓得自己的地位和身份。“那又如何?她最后还不是跟我一起了。”杜海涛打断了刘枫蓝,说起话来不依不饶,眼睛布满了血丝,火药味很浓烈。刘枫蓝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他狠狠地揪起了杜海涛,沈陵南跟苏中许马上把两个人分开了。沈陵南拉着刘枫蓝,苏中许走到杜海涛面前,说,“我叫苏中许,我们也不管你跟赵小雅现在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以后的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就算你们结婚了我都不在意,但是这么晚了,你到我的家里,引起这阵骚乱,似乎是不很合适吧?”“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赵小雅的声音。旁边的赵小雅推开了身旁的慕容奇奇,独自一人跑回了屋子,然后就听到大力的关门声,巨大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了。客厅的人们愣愣的站在原地。以后,任凭慕容奇奇怎么叫门,都没有人开门。“时候不早了,我们要睡觉了。”沈陵南的话,明显是在下逐客令。“那我就先走了。”杜海涛也识趣。这个时候的赵小雅还很生气,不管说什么都,这个时间都不是个合适的时间。他整个晚上都在出错,不应当,也不可以再有什么差池。杜海涛离开后,刘枫蓝站在阳台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屋子里的人决定让沈陵南过去。沈陵南来到阳台上,见到了一个充满落寞的男人的身影,还有一地的烟头。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结果,如此熟悉,似乎是第二个自己,难不成真的要如此放手了吗?难不成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吗?难不成这时自己跟刘枫蓝不得不接受的结局吗?不,不可以,这绝对不会是结束的。沈陵南这样想了想,再次回到客厅。“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啊,把他喊进来啊。”慕容奇奇莫名其妙的催促。而苏中许似乎明白了一些。或许男人之间要更加理解吧,并且他对于那天晚上沈陵南看慕容奇奇的眼神记忆犹新,爱恋,就算是失望也不想放弃,简直就跟今天的刘枫蓝一样。“算了,让他自己好好的静一下吧,他应当学着慢慢接受,那个女人已经跟别人在一起了。假如他确实爱着她,就应当希望她幸福。”苏中许说完看了看沈陵南。沈陵南也明白了苏中许的弦外之音,他是在跟自己说慕容奇奇早就是他苏中许的对象了,自己不能在对他有任何心思了。人们总说女人是个小心眼的动物,实际上在爱情的世界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自私,就连平常大度的苏中许也不可以幸免。但是也好,最起码说明苏中许对自己还是心存芥蒂的,又担心还是好事。沈陵南绝对不放弃慕容奇奇,她为自己加油,同时还立刻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每个人的权力是一样的,可以选择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也可以选择爱一个人,我始终信任,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金城所致金石为开,但是我对你的话也不是完全不认同,她的幸福才是最主要的。”沈陵南说完走到刘枫蓝身边,刘枫蓝感觉到了。熄灭手里面的烟,来到赵小雅紧闭的门口,想要敲门,把手抬起来,停了停又慢慢的放下,他看着慕容奇奇说,“我走了,你跟我说一声吧。”他,应当回去;他,没有权利再留下来。事后,大伙儿都特别默契的谁也没有再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又到了周末,一大早,慕容奇奇救起来了。他走进厨房拿出勺子可一个空的铁盆,蹑手蹑脚的来到苏中许屋子里。悄悄靠近床头,苏中许睡得很沉。慕容奇奇举起了手里面的盆跟勺子,在苏中许头上用力的敲了几下,还大喊,地震啦,地震啦。正睡的香的苏中许一点防备也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吵闹声吓醒了,。地震了?地震了?苏中许猛的就从床上坐起来了,身上的被子也滑落了,慕容奇奇看到她的反应,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立刻把手里面的‘凶器’藏了起来,然后特别无辜的说,“苏中许,我是想要让你起床。”被慕容奇奇一吓,苏中许早就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看着慕容奇奇这么整自己,心里很不甘心,就想要以牙还牙。有了,苏中许有意用手死死的抓住被子,对慕容奇奇说,“喂,你为什么进来也不敲门啊,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啊,我都没穿着衣服,你不是有意想偷看我吧?我的身材确实挺棒的,;你要看吗?”“切,我才不信你。”慕容奇奇‘蔑视’的看着他。“不信?那我可就起来了啊。”苏中许说着猛地跳了起来,被子掉在了地上。慕容奇奇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满脸的无所谓。还想吓慕容奇奇一跳的苏中许穿着短裤一脸挫败的站在那里,说,“你这个女流氓,跟你说没穿衣服了,你居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是啊,晓得你没穿上衣,可是裤子谁知道呢,知道你没有裸睡这个毛病啊,赶紧穿衣服吧,我有事找你。”慕容奇奇把他的衣服扔到床上。出门的时候,又转过头,仔细打量了苏中许,又说,“我确实很好奇,可看你的模样,应当一点看头都没有吧。”“臭丫头,迟早要你好看。”苏中许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用迟早了,我现在不是挺好看的啊,不要磨磨蹭蹭的,赶紧的。”慕容奇奇神气的出门了,然后再也控制不住的大笑出来。苏中许领到了慕容奇奇的圣旨,马上执行,出现在慕容奇奇跟前。“我最尊敬的慈禧太后,您满意吗。”苏中许在慕容奇奇跟前转了转,然后单膝跪在地上,捏着嗓子说。慕容奇奇也立刻做出很高傲的样子,把苏中许的头抬了起来,正要说话,赵小正好从屋子里走出来。见到慕容奇奇跟苏中许的姿势,问,“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新学的接吻方式啊?亲了没?没事的,不用管我,你们继续,我只不过口渴了想喝水,就当没看到我。”赵小雅的话让苏中许有了支撑,他不要怕死的把眼睛闭上,慢慢地靠近,说,“来吧,慈溪太后,我准备好了。”慕容奇奇看苏中许紧闭双眼,就和赵小雅使了个眼神,赵小雅马上会意,把桌子上面的鸭子头给了慕容奇奇,慕容奇奇接过来,把鸭子的嘴巴对准了苏中许的嘴,然后用特别温柔地声音说,“苏中许,那我可亲了啊。”苏中许一听这话,兴奋的赶紧点头,也管不了赵小雅了。慕容奇奇立刻把鸭嘴送了过去。刚一亲上,苏中许就觉得这个质感很不爽,赶紧把眼睛睁开,一看是一直鸭子的头的时候,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们俩人也太损了吧,这样的招数都使得出来,唉,自己怎么就爱上一个这样的女人啊,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真的是很不公平啊。苏中许看着天花板不禁感叹。“喂,回味无穷了啊?是不是还想再试一次啊?”慕容奇奇晃着手里面的鸭头,苏中许脸上一道道黑线,没说话。“生气了啊?”慕容奇奇试探着问,心里面还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苏中许依然不说话。赵小雅感觉空气里面火药味很浓,借口说自己喝完了,开溜了。慕容奇奇站到苏中许的身旁撅着嘴巴,拽他的胳膊轻轻的要摇晃,说,不要生气了,实在不可以就给你亲一口好了。“真的?”慕容奇奇点了一下头。“这样才乖。”因为怕慕容奇奇反悔,苏中许马上兑现慕容奇奇许下的许诺,在他的脸颊亲了一下。慕容奇奇也幡然醒悟,原来苏中许根本就没有生气“是你骗我在先,”苏中许辩解。“那好吧,你蹲低一点。”“做什么?”“让你干嘛你就照做就是了。”苏中许不清楚她到底要干什么,可依然把头低下了。慕容奇奇很快的在苏中许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不可以只是你亲我,我也要亲回来,否则我就吃亏了。”苏中许对于这个份突然的惊喜,很开心,指指自己的嘴巴,然后想要一个深情地长吻。“好啊,好啊,正好我还没看过瘾呢,赶紧的。”赵小雅从屋子里把头伸出来,原来她始终躲在哪里偷偷地看着。“你看,观众都要求了,不怨我,观众就是上帝”苏中许给自己的要求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慕容奇奇简直要羞死了,竟然还观众。她把苏中许推过去,说,“你们都想亲的话,你们来就好了,送给你了。”赵小雅赶紧摇头,“送我?还是不要了,我肯你家苏中许也不同意,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就是,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我一定要为你守身额如玉。”苏中许配合赵小雅。慕容奇奇懒得搭理他们,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他们说完了就喊他们过来讨论正事。一听说是正经事,俩人都不再闹了,乖乖的坐了过来。两人都没料到慕容奇奇口中的正经事居然是讨论一会儿到哪里去玩,她说的异常认真。苏中许瞪着她,想到自己大早上还睡的正香就被吵醒了,竟然只不过因为这件‘正经事’,他都要哭出来了。慕容奇奇却一点也不脸红,玩是为了要缓解一个星期积攒下来的压力,如此才可以有个很好的心情和精神来迎接下一周的工作。大伙儿不知道再说什么,她的理由尽管不算理由,可是听起来倒也有些道理。总之都起床了,接受吧。正讨论着,苏中许房里的手机响了,他跑到房间去接电话。苏中许跑回屋子,剩下慕容奇奇和赵小雅俩人还在很热情的讨论。看着赵小雅的精神特别好,慕容奇奇放心了,她还担心赵小雅会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不高兴呢,现在看上去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把她的烦恼都扫干净了。“咱们去游乐场好了,过山车多爽啊,还可以的大声的尖叫一下,你说呢?”慕容奇奇建议。“好啊,我同意,你们家苏中许同意不同意啊?”赵小雅问,她感觉像苏中许这样一个大律师或许不会喜欢这样的东西。“他?你就尽管放心把,他绝对比你还会玩。”慕容奇奇说,她不清楚这个时候苏中许正在屋子里跟另一个女人在说话,而这就是他们马上就要吵架的导火索。苏中许在屋子里接通了电话,对方是冯璐婷。她想请苏中许陪她带上小南林出去玩,由于小南林哭着一定要见苏中许,任凭冯璐婷怎么哄她都不听,冯璐婷无可奈何只好给苏中许打电话。但是苏中许早就答应了慕容奇奇要一块出去,因此有些犹豫。这个时候对方那里传过来了小南林哭的声音,还不停的叫爸爸,或许苦恼的时间很久吧,声音都有些哑了。苏中许让冯璐婷把手机给了小南林,他尝试在手机里面安抚小南林,可哪知道小南林哭得更伤心了,嘴里不停的喊叫爸爸。苏中许怕慕容奇奇听到了要引起误会,还要有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实际上许多误会都是因为好心才会引发的,越是在乎的不想要对方受到伤害,却越容易给对方造成伤害,不算秘密的话,最好是要讲出来好,不遮遮掩掩就不会因此胡思乱想。假如苏中许可以知道自己这个好心的隐瞒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的话,估计他是用尽所有的办法都不想要让这件事情发生的。冯璐婷也听出来对方有些犹豫,就晓得他绝对还有事情要做,不是很方便,不想在为难他。可小孩儿根本就不懂得这些道理,他依然在不断地哭闹,看这架势苏中许要是不来,他就不罢休,就算苏中许答应明天带她去玩,他都不同意。不断地用哭声扰乱他的思绪。苏中许终于无法忍受小南林渐渐嘶哑的哭声了,他打算瞒着慕容奇奇陪冯璐婷带小南林出去玩。当小南林听见了苏中许的许诺,立刻破涕为笑了,不断地吸着鼻子大叫爸爸,并开心的在家等着苏中许去接他。苏中许挂断手机,想着这件事情怎么和慕容奇奇说。直接说应该不会有误会的吧,但是如此又对冯璐婷母子就不是很好了。看上去只能先不让慕容奇奇晓得了,以后找机会再说,苏中许紧皱眉头终于决定这么做了,尽管这个决定并不是很明智。“苏中许,赶紧的,好了没?”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