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十八章:抵触心理

“臭丫头,你不说的话我还想不起来,你怎么下那么重的手啊,我估计是这个世界上头一个跟人约会见面第一次就去买衣服的人。”慕容奇奇忽然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阴阳怪调的说道,“你不说我还没发现,你早上可没有穿这样的衣服啊,你身上穿的应当是情侣装吧,噢,都和人家穿上情侣装了,你还问我什么意见啊。你们怎么这么迅速啊,一块吃饭了?”“没吃,不是,是没吃成。”赵小雅狠狠地拍了一下垫子。“没吃成?什么意思?别跟我说你们最后都没钱了。”“乱讲什么,如果是因为没钱就好了,跟你说,咱们刚在饭店坐下,正想要点餐,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什么人了,刘枫蓝,我竟然看到刘枫蓝走了进来。”赵小雅把后头的事情都跟慕容奇奇说了,慕容奇奇钦佩死她了,然后回房间睡觉了。剩下赵小雅独自一人在客厅坐着。他努力的会想今天一天的事情,从早晨见到杜海涛在到晚上分别,每一秒钟他都在回想,这其中唯一的瑕疵估计就是见到了刘枫蓝。幸亏没有被他看到,还好自己聪明,赵小雅自夸。可刘枫蓝该如何是好啊?这是一个让赵小雅烦恼的问题。从上大学开始,刘枫蓝对自己的感情她始终都很明白,刘枫蓝是仅有的一个被自己决绝以后却还始终爱着自己的人,赵小雅晓得刘枫蓝对自己的爱是真的,可或许是因为彼此之间太过熟悉,反倒是彼此之间少了一些激情;或许是因为在刘枫蓝身旁总是围绕着太多的女人,让赵小雅潜意识有些抵触心理,他总是会感觉没有安全感;或许是由于他对自己的爱太深了,让自己的心里有了负担,无论是由于什么,最起码到现在为止,赵小雅从来都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赵小雅不会跟有的人那样,如果不是特别厌恶对方,就能够在一块,接着俩人可以慢慢的培养感情。赵小雅感觉那不是真爱,那只不过俩人无聊了在一块消磨时间。不可否认,刘枫蓝是个在每个方面都特别突出的男人,是一个很理想的人选,只不过自己要的不是理想是选择,就像杜海涛。杜海涛的出现给赵小雅二十几年的生命带来不一样。这是赵小雅头一回心动,这就是初恋。和别人一样,她期望自己也可以有个很好的结局;她也期望刘枫蓝的真命天女正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他的到来。她期望刘枫蓝好,如此她心里面会好过许多。“咦,赵小雅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啊?”赵小雅想的出了神,连苏中许回来了都不清楚。“哦,我这就去睡觉啊,你回来了啊。”没过几日,赵小雅就确立了和杜海涛的关系。俩人从此每天都在约会,家里也特别难见到赵小雅的身影。但是也好,苏中许和慕容奇奇也正好可以过上很幸福的二人世界了,赵小雅再也不会忽然出现然后开始嘲笑他们的甜言蜜语了。有一天,苏中许正在办公室整理档案文件。当当当,有人敲门了。请进。门开了,是苏中许的老师。老师还带着一个女人进来,这个女人身上穿的很普通,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女人的年龄不算大,可是脸上却有些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悲伤,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在说明什么。眼里偶尔出现一些不常见到的快乐,也都是因为孩子。“苏中许,这位太太有些事情要过来咨询一番,你负责接待一下,帮他解答疑问吧,如果有事情你在找我”老师说。苏中许听来是这么说,心里面马上十分高兴。由于这也就意味着他渐渐地能够自己单独做案子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始终都是做老师的助手,他晓得老师这么做也是因为他。终究在律师这个行业里,官司的输赢对于一个律师的声誉来说影响特别大的。并且就于言情的律师而言,假如一开始的时候,官司不是很顺手的话,那么他的心理负担就会变得很重。这也会让新人产生一种挫败的心里,对于自己的前途发展并没有什么好处,苏中许知道老师的用心良苦。“你好,我姓苏,”苏中许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冯璐婷,”女人看看苏中许,眼神里面有一些不信任。老师看到以后,赶紧说,“他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学生了,不要看他年龄不大,但是帮我一块接过许多大案子。你尽管放心,绝对没问题。”老师说完拍了一下苏中许的肩,这是在给她鼓励,告诉他不要紧张,苏中许对着老师笑了一下。苏中许示意她坐了下来,还给她倒了一杯水,女人很拘谨的坐在那里,并且只坐了沙发的三分之一,还把下孩子死死搂在自己的臂弯里,这些都被苏中许看在了眼里。“冯小姐,他是你儿子吧?特别可爱,多大了?”苏中许因为要缓解冯璐婷的的情绪紧张,才开始从唠家常着手。“是啊,我的儿子,叫小南林,小南林赶紧叫叔叔。”说到儿子冯璐婷果不其然不紧张了。冯璐婷的儿子特别听话,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叔叔。“好乖啊,”赵苏中许摸了一下孩子的脑袋,孩子马上趴在妈妈的怀里。“苏律师,你不要介意,这孩子有点人生,见什么人都如此。唉,全是叫他老爸给吓坏了。”“他爸爸?”“就是啊,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想离婚。”苏中许听着她的下文。女人来以前似乎下了特别大的决心,她说道,“我跟她爸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是同学,上学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当时我想,我这一辈子非他不嫁了,他也跟我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女人,永远都不会变心,因此大学刚刚毕业我们就登记结婚了。可是我的家里人死活不同意这门心事,想在一想,我当时确实是晕了头脑了。因为跟她结婚我彻底跟家里闹翻了,甚至离家出走,我的父母被我气得都生病了,他们甚至还告诉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假如我这次没有听从他们的,那我就再也不是他们的女儿了,可我却特别不认为然,还是很死心眼的跟着这个男人。从结婚到现在我就再也没回过家,甚至也不打电话。假如日子就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自打半年前,他染上了赌瘾,整个人就忽然变了。工作也不做了,家里更不管,输钱了还拿我们娘俩撒气。苏律师,你看,这里,这里,这全是昨天他打我的。”女人边说便把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给苏中许看,身上果不其然全是伤痕,有很多,有的都已经结痂了,看上去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女人闭着眼睛,调整自己的心情,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我要跟他离婚,可他不同意,还说假如我在跟他说离婚,他就拿我家里人开刀。我早就已经很对不起我的父母了,怎么能再次连累到他们啊?”女人说着哭了出来,她是想到了爸妈。“那你跟他深入的沟通一次啊?你也可以先去找他的爸妈讨论一下,让他们管教自己的孩子啊。”“找了,可是他们跟我说这是我的家务事,再说了男人打自己的媳妇也是很正常的,这种事多得很,他们还叫我不要无理取闹。”“怎么还有如此的爸妈,那妇联这样的单位呢。”苏中许感觉难以置信,有如此的爸妈怪不得儿子会变成这副德行。“找了,警察,妇联,都去过了,可他们每回全是调解,压根就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啊,我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苏律师,你就给我点建议吧。”冯璐婷显得特别无奈。“你去医院做一下伤痕的鉴定,然后你再找几个证人,想要盼你们离婚,有了这些证据和证人,应该不是难事,”苏中许建议。女人立刻反对,连声说不可以,以为他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她怕他回去找到自己的家里去寻仇。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丈夫对她说过要一辈子爱他,对她好的,现在依然挂在心头的誓言不过就是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语罢了?就算苏中许一直强调要她信任法律的作用,可冯璐婷却说,“我从来不怀疑法律的威严,因此我也期望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但是我不可以提出离婚,由于我更加信任他说的,他说了就会做到。”“那你怎么看,你想怎么做啊?”就于有如此想法的人,苏中许还是表示可以理解,但他也晓得不可以强迫她什么,不可以让他立刻就信任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就能成功的解决自己的问题,苏中许在等她开口,把自己的内心所想说出来。“假如能够的话我期望提出离婚的人是他。”“找你自己对他的认识,你感觉这个想法可不可行?”赵苏中许尽管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可他依然对冯璐婷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吃保守看法。“因此我过来找你们,你是律师。”“可我只不过个律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我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支持,并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纷争,改变人的想法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啊。”冯璐婷的态度很坚定,苏中许的立场也特别坚定,在双方都没有办法妥协的情况想,冯璐婷最终离开了,她期望回去考虑一下,或许除了这个法律途径,还能刚想到别的办法。临走时他跟苏中许要了一张名片,苏中许拿出一张给了她。冯璐婷摇了摇自己儿子的手,说,“小南林,跟叔叔说拜拜。”“叔叔拜拜,”小孩子特别听话。冯璐婷拉着孩子走了。这个案子尽管没有成功的接下来,可苏中许依然对这个开始很激动,回家以后他立刻把这个让自己兴奋了一天的好消息跟慕容奇奇分享。慕容奇奇听了以后也十分高兴,她晓得这个开端就于苏中许的作用,但是案子没接下来,她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苏中许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开始安慰慕容奇奇。由于他感觉到今天的委托人并不是真心要打官司的,她就是想要先过来咨询一番,并且他之所以做律师,只不过想解决纠纷,打官司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这不过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罢了。“你的知识还真够多的啊,现在说话官腔都出来了,大律师,但是话说他们真的是挺可怜的啊,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啊,他们也够倒霉的,期望她可以早点脱离苦海吧。”“期望是吧,但是不是那么简单的,除非——”“除非啥?”“不要想从我嘴里套话出来,我是律师,不能乱讲话的。”“噢,我知道了,”慕容奇奇阴阳怪调,苏中许看看她,是在说,你知道什么了。慕容奇奇一笑,“就是你刚刚说的话啊。”苏中许否认,自己什么都没说过啊。“你明摆着就是这个意思啊,我也感觉这样的男人就是欠扁,应当让他知道被人狠狠揍一顿的滋味。”苏中许眨了一下眼睛,没有做任何反应,他要保持自己律师严肃的形象。但是内心却是跟外表完全不一样。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的工作室特别冷血的,比如医生,比如律师。就拿医生;来说吧,救死扶伤,人们首先想到了他们的光辉圣洁,但是,有生就有死,当然他们见到的死亡变得越来越常见的时候,他们的神经也就慢慢的麻木了,再也没有当初的同情或者悲伤。尸体就只不过是尸体,拿刀的手不再颤抖,快准狠,自己的医术也就渐渐地高明了。慕容奇奇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想到赵小雅的生日,是星期五,慕容奇奇建议把沈陵南和刘枫蓝一块找来给赵小雅庆祝。苏中许担心这俩人自作多情,让热恋里面的女人在这样的一个特别的日子里,放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不陪,却要跟自己的朋友们在一起,他肯定是不同意的。“这又怎么了啊,咱们先准备好,跟他说叫他早点回家,她不会这么见色忘友案板,”正说着赵小雅就回来了,“赵小雅赶紧过来,正好说到你?”“说我啥呢?”刚一进门的赵小雅坐在了沙发上,浑身酒味,苏中许吸着鼻子过来闻了闻,最后给出结论,没少喝。慕容奇奇说他是狗鼻子。笑着把她推开,苏中许假装倒下,然后滚回了屋子。“回来,怎么看到我就要走啊,啥意思啊你,你,”赵小雅确实有些喝多了,力气竟然大得把苏中许拽了了回来。苏中许给慕容奇奇使眼色。慕容奇奇跟他说没事,叫他坐过来。“赵小雅,星期五是你的过生日,我想把沈陵南他们都喊来,大伙儿好好的热闹一天,你感觉如何爱上?有没有空啊?”“亲爱的,就晓得你是对我最好的了,好,我也这样想了,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什么都不管啊。”赵小雅说着,人就倒在了慕容奇奇身上,苏中许过来把她扶了起来,哪知道她再一次倒向了苏中许的怀里。慕容奇奇放弃了,晓得如此讨论根本就不会有结果的,只能叫他赶紧睡觉了,有事等他清醒了以后再说案板。慕容奇奇把她交给了苏中许,自己倒水去了。赵小雅喝了很多酒,应当给他点水喝水,这样就可以稀释酒精了。苏中许则试着把赵小雅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可每回都没有成功。慕容奇奇短了一杯水过来,两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给他喝下去,最后是苏中许把她抱回了屋子。“她喝的可真够多的,慕容奇奇,你睡我屋子吧,我去沙发睡觉。”苏中许拉慕容奇奇出来。“不要了,沙发睡着太累了,况且他和这么多还是找人陪着他吧。”“因此我才要睡在沙发上啊,如此她叫人我就可以听到了啊,赶紧睡吧,”苏中许把慕容奇奇推进自己的屋子,他躺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慕容奇奇躺在苏中许的床上,感觉自己就在他的怀抱中躺着一样,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是啊,只要一想苏中许她就高兴。这个男人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个天大的幸福,他照顾她,爱她,他真的很关心她,并且尊重她,如此男人确实值得自己的爱人用去全部的爱来回报他,慕容奇奇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她始终都是这么认为的。同时,又想到了苏中许口中的那个叫做冯璐婷的女人,这件事情让慕容奇奇感触特别深,原来幸福不是必然的,更不会轻易地就得到,知足的人不一定就会很快乐。冯璐婷想要的并不多,他失去了那么多,只是想要一个跟自己爱人安稳过日子的机会,可是这个男人居然没有给到自己意思的怜爱。这样的身心俱疲的生活不知道他还要过到什么时候,幸福究竟是什么?难不成不求回报的爱,真的就不想要一点回报吗?或许有的时候,爱可以不求回报,或许爱情真的没有谁对谁错,跟没有值得不值得,只要心甘情愿,一切都会变得简单。但就于冯璐婷而言,她的爱在现在看来确实不值得,因为他爱错了人,爱上了一个不明白珍惜自己的男人。慕容奇奇再次茫然了,或许对她他而言,有苏中许的生活才是幸福的吧?慕容奇奇想着苏中许然后进入睡梦中。第二天早晨,赵小雅还没醒,慕容奇奇去把他叫起来。赵小雅听见有人叫,皱了一下眉头,翻了个身继续睡。慕容奇奇无可奈何只能把被子撤走,然后对着她的耳朵大吼起床,赵小雅受了忽然的惊吓,猛的就坐了起来,等看到跟前的人是慕容奇奇时又再次躺下了。“赶紧去上班了,否则要迟到了。”慕容奇奇把窗帘打开。“不会,我今天直接到现场去就可以了,晚点也没关系,不要吵我了,叫我再睡一会。”她迷迷糊糊的说。慕容奇奇见状,只好不再管这个谁的迷迷糊糊的赵小雅,独自上班去了,走的时候写了张字条:赵小雅,起来给我打电话,我有事跟你说,落款:慕容奇奇。慕容奇奇到了从四以后,桌上早就堆满了小山一样的文件。不会吧,怎么这么多啊。慕容奇奇愁眉不展的看着这些文件,摆好阵势开始拼命。“慕容奇奇,到我办公室一趟”。经理的指示。慕容奇奇刚一进门,经理就给了他两堆东西。这是什么?慕容奇奇的第六感告诉他绝对不是好事。经理解释,这是咱们公司最近的账目,财务室说了有问题,但是始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因此我就给打印了出来,就是这些了。慕容奇奇看了看经理,不知道经理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这些东西应当交给财务就好了。经理给出了很合理的解释:“就是由于他们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因此才找你,我很信任你的能力,下星期一以前交给我,还有你桌子上的那些,今天必须交上来。好了,你去忙吧。”慕容奇奇满腹牢骚的抱着一大堆的文件出门了。慕容奇奇把文件狠狠的拍在桌子。真不清楚经理这脑子都在想什么,我根本就不明白财务的事情的,难道不怕我给他搞砸了啊,份内的要做,分外的还要做,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啊,如果不是工作不好找,我找把你炒糊了,慕容奇奇恶狠狠的想。节哀吧,四周的同事对着他深深地鞠躬,让他不要伤心。这群白眼狼,如果不是桌子上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做,慕容奇奇想要走到他们跟前挨个收拾一遍,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情就是抓紧时间干活,否则别想准时回家了。慕容奇奇立刻开始在这篇文件的海洋中奋斗,尽量快速的消灭他们。慕容奇奇忙得昏天暗地的时候,赵小雅打来了,“慕容奇奇,现在方便说话么?”“没事啊,我现在最有空的就是嘴巴了,什么事?”“不是你让我打给你,说有什么事啊?”“我——对了,我都给忘了,工作太忙了,,你今天过生日呢不是吗,我和苏中许想把沈陵南和刘枫蓝找来大伙儿热闹热闹,你感觉怎么样?”“好啊,那我下班就回家,你跟他们说了吗?”“还没有,你打给苏中许吧,怎么庆祝你们讨论,我这里快忙死了,我下班以后就回家。”放下手机慕容奇奇又开始工作。中午,大伙儿招呼慕容奇奇一块去吃饭,可因为想要准时回家,根本就没有吃饭时间了。慕容奇奇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休息了一小会儿,再次战斗起来。终于阿精所有的文件都做完了,在电脑前坐了一天的慕容奇奇浑身酸疼,她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一看表,再过半小时就可以回家了了,慕容奇奇把所有的文件拿起来走近了经理办公室。“都做完了?”经理问。“是,不做完我怎么敢进来?”慕容奇奇语气特别冲,为的就是自己分外的工作。“慕容奇奇,是不是因为中午没有吃饭啊,生气了啊?今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了。”经理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就要请客。“看你这态度还算不错,晚餐就免了,况且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去做呢。”由于平常大伙儿的关系挺好,因此慕容奇奇说起话来并不会特别拘谨。经理特别会做人,他见慕容奇奇不吃饭就告诉他今天可以提早下班。“经理,你这个人可真够精明的啊,以为这样就可以收买了我啊,但是我勉为其难就爱接受了啊,这是你叫我走的,我真的走了安危。”经理点了一下头,对着慕容奇奇马上要走出门的身影喊道,不要忘记星期一给我账本。慕容奇奇懒得转头,说,“晓得了,我回家做就是了。”就晓得剥削员工。整天忙碌的工作,周六日加班居然只换回提早半小时下班,真是够抠门的。慕容奇奇拨通了苏中许的手机,两人约好在慕容奇奇的单位门口见面。很快苏中许就到了约定地点。两人买了许多材料回家。本认为自己特别早,可到家以后居然看到刘枫蓝早就在忙了。“怎么这么积极啊,”苏中许放下手里面的材料过去帮刘枫蓝的忙。“那是,这个很好地表现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啊,”心情特别好的刘枫蓝还不清楚赵小雅和杜海涛的事情。真应当跟他说,可赵小雅什么都没说,慕容奇奇感觉自己也不能说什么,只好作罢。慕容奇奇也有点不明白赵小雅,从前因为让刘枫蓝死心,分明没有对象,硬是要说有对象,现在交了男朋友,竟要躲着刘枫蓝,难不成她真的怕刘枫蓝去坏他的好事?那她可真的不了解刘枫蓝了,并且也对他这个对象杜海涛一点信心没有。慕容奇奇不懂,但她信任赵小雅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因此慕容奇奇只好继续沉默,尽管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刘枫蓝。“刘枫蓝,你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夸张吧,不过就是一个生日罢了,这太隆重了吧?”房顶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气球,桌上上满满的的都是玫瑰花,客厅的大玻璃上也用鲜花摆成了,祝赵小雅生日快乐几个大字。四周还有满天星的点缀。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他送给赵小雅的礼物,竟然是一个跟刘枫蓝一般大小的本人照片一张,真不清楚赵小雅见到这样一份生日礼物以后会作何感想。慕容奇奇真是太钦佩刘枫蓝的创意了。“沈陵南呢?他为什么没来?”慕容奇奇才发觉没有见到沈陵南。“他?原本是跟我一块出来的,刚一出门就被楼下美女给缠上了,估计要晚一些。”刘枫蓝边说边干活,为赵小雅做事情,他从来都乐此不疲。“他们俩在一块了?”慕容奇奇有些奇怪,身边的苏中许也来了兴致。“没有拉,是那个女的硬是说要看看你,沈陵南因为阻拦她就只能去应付了,他们俩人真的好上了,除非是世界末日。沈陵南说了,这辈子即使不能跟你在一起,也不会相中她的。你们感觉布置的如何?”刘枫蓝问道,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赵小雅的生日上,只不过听者有心,他的话叫苏中许和慕容奇奇感觉——尴尬吧,慕容奇奇偷偷看了一下苏中许,苏中许发现慕容奇奇看着自己呢,就装出一副不在乎刘枫蓝的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作者手中的工作。屋子忽然静下来了。还好这个时候有人回来了,这样的尴尬气氛得到了化解,开门的是赵小雅和沈陵南。“你们两个为什么一块回来的?”刘枫蓝问。“在楼下遇到了”,沈陵南随手关门。赵小雅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切,慕容奇奇走近赵小雅身旁问,“感觉如何?”“特别——特别……,”赵小雅不知道要怎么说。“喜欢吗?我设计的,”刘枫蓝献宝。太喜欢了,喜欢的不得了,赵小雅回答着。慕容奇奇把她拉到一个小角落,低声问她,“昨天晚上为什么喝这么多,杜海涛呢?他不清楚你今天生日啊?你今天是不是该跟刘枫蓝说了?你总不可以始终瞒着他吧。”“小姐,你说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回答哪个啊。”“按顺序来。”“好,听着啊,昨天公司有聚会因此我才喝了那么多;杜海涛出差了,因此他不可以跟我一起过生日,但是他又给我送生日礼物;至于刘枫蓝,暂时先不说。现在你满意我的回答了吗?管事婆,快走吧么,他们等着我这个寿星呢。”两人过去,蛋糕啤酒都早就准备妥当了,许愿吹完蜡烛以后,大伙儿就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给赵小雅。慕容奇奇跟苏中许是一件赵小雅喜欢了好长时间的衣服,沈陵南送了一瓶香奈儿香水,还有一大包赵小雅平常最喜爱吃的零食,赵小雅收到这些礼物的时候,都要笑成一朵花饿了,继续大伙儿看向了刘枫蓝,刘枫蓝晓得自己要闪亮登场了。当他把自己用黑布遮盖着的礼物打开的时候,赵小雅看着眼前的照片目瞪口呆,刘枫蓝同时还发表的讲话:赵小雅,我之所以送你这件礼物,就是要告诉你,我时时刻刻都会陪在你身旁,只要你见到他你就仿佛见到了我,你抱她的时候,就是再抱我,你。还没有说完,一块蛋糕早就把他的嘴巴堵上了。忽然安静了,赵小雅把手上的奶油擦了擦,继续人们开始加入了这场混乱的战争。枕头,垫子,毛巾——,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所有的东西都是武器,大伙儿玩累了,屋子里也都已经惨不忍睹了。赵小雅建议大家举手表决明天谁留下来收拾卫生,最终刘枫蓝胜出,他用全票胜出的绝对优势获得了这一光荣的任务。因为昨天晚上大伙儿玩的太晚,因此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人们才开始起床。首要任务自然是收拾屋子,在刘枫蓝得不断恳求下,最后用一顿丰盛的饭菜换的了大家的帮忙。大伙儿齐心协力把屋子收拾干净,又讨论晚上到哪里去。慕容奇奇由于惦记着星期一还要交工,就不能参加了。“这样好了,我们都走了,就没有人麻烦你了,”赵小雅说着就和几个人一起走出门。苏中许在最后面,转身问慕容奇奇说,“要不然我留下来跟你作伴吧?”“不要了,你还是跟他们一起吧,都不要烦我,我要工作。赶紧走,赶紧走,”慕容奇奇把苏中许退了出去。当人们走了以后,慕容奇奇独自一人开始工作,可是一直到晚上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累死了,慕容奇奇伸了一下懒腰,要闹得把账本都丢在旁边。走到窗户边上,享受着晚风的吹拂。慕容奇奇马上感觉舒服多了。许多人不清楚,实际上风真的有味道。时间不一样,环境不一样,温度不一样,风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慕容奇奇站了一会之后再次开始工作,继续。直到苏中许和赵小雅回来,慕容奇奇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了。“沈陵南和刘枫蓝呢?”慕容奇奇问。“走了啊,你进展如何?做完了没有?”苏中许问慕容奇奇。“完了,是他们把我弄完了,我要死了,”慕容奇奇可怜巴巴的说。“好了,赶紧吃饭吧,吃完了我帮你。”“不吃,给我喝点水。”“好,喝完水就吃饭,”苏中许哄着她,然后去拿水。从进门赵小雅一直都没说过话,脸上波澜不惊,坐在沙发上。慕容奇奇趁苏中许倒水的空闲,坐在赵小雅跟前,问,“为什么不高兴了?什么人惹你了?”“还有什么人,还能有什么人,他居然不给我打电话,心里面究竟还有我没了?”赵小雅把始终攥在手里面的电话扔到一边。慕容奇奇安慰她,没准过会儿杜海涛就给你打了,实在不行就给他打一个吧。听了慕容奇奇的建议,赵小雅瞪了一眼他,然后指指自己说:“想要我给他打,绝对不可能,现在就算他给我打了,我都还不一定要接。”赵小雅正在豪爽地说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是杜海涛。看上去人真的不可以把话说得太死。赵小雅连忙接起手机,说,“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态度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刚刚的抱怨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的声音温柔得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慕容奇奇有意将耳朵靠近,赵小雅一看,干脆回自己的屋子。这个时候苏中许端着水杯出来了,“慕容奇奇,给你水,赵小雅呢?”苏中许没看到赵小雅便问,然后把赵小雅得水放在了桌子上。“她,二人世界去了。”两人心知肚明。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