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十四章:沈陵南的桃花运

“你被刺这么多刀,再;流这么多血试一下瞧瞧,看还可能不可以活,怎么都没有常识啊。”副所长翘着二郎腿,抽着烟,一脸的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边的大妈听见以后,哭的更厉害了。听见哭声,副所长一脸不耐烦的吼了一身,“不要哭了,人死了你还能给哭活了啊,你要再敢这么大声,我就把你抓了。”苏中许满脸的怒火,强忍着,平静地说,“先生,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要不然就你刚刚的态度,我就能起诉你恐吓别人。”“别吓唬人,你以为我怕你啊?在这里我说了算,你们都给我老实点。”副所长认为苏中许是随口说的,因此依然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那就试一下瞧瞧,给你我的名片。”苏中许掏出自己的名片拍在桌子上,副所长犹豫片刻以后,拿起了名片,看见上面的公司居然是当地有名的律师公司,态度马上就变了,说了一堆好话就匆匆离开了。“副所长的脾气不是特别好,你们别在乎,”办案警察赶紧缓和气氛,“今天请你们过来是这样的,原本咱们认为救活死者就能够找到一些线索的,可哪知道——这些天咱们始终在依据自己手里的资料在办案。但是线索有限,咱们对这件事情知道的特别少,因此今天不得不叫你们过来,是想瞧瞧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细节,刚好阿姨也过来了,他说想要见一下你们,我们实在没办法,因此——=你们应该说什么,你们应当晓得吧。”“小伙子,小姑娘,我求你们了,你们帮帮我吧。把你们见到的都和这些警察说说啊,我儿子不能白死啊,他跟那个女孩子不过就在一起;两天而已啊,送她回家了的路上就变成了这样,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凶手啊。”阿姨说着跪倒在地,让人不禁鼻子一酸,慕容奇奇眼泪都留了下俩。“阿姨,你不要这样啊,咱们晓得的都早就和警察说过了,你放心,警察肯定可以抓到坏蛋的。”慕容奇奇跟苏中许把那个大妈扶起来,扭头对警察建议,为什么不找那对父女啊,由于他们从案发一直在现场,或许他们晓得的会多一些。“就是啊,我们也叫他们过来了,看看时间差不多要到了。那行,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以后有事情的话再请你们过来。”办案警察把他们送了出去。慕容奇奇放心不下那个大妈,又转头看了一下,从包里拿出纸巾来给了他,才跟苏中许一块离开。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了那对父女。他们明显认出了慕容奇奇他俩,神色有些慌张,低着头从他们什么便匆匆走过,苏中许凭直觉感觉他们俩人特别异常,只不过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并且也不能乱说话,只能带着慕容奇奇离开。在路上,苏中许问慕容奇奇,“咱们看到那对父女的时候,你看见他们的神情了吗,似乎特别不正常啊。”“没注意,但是这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吧,才在一起处了两天的对象就出了这样的事,什么人也不能正常啊,”慕容奇奇现在满脑子都是哭的撕心裂肺的大妈,“你说那个大妈是不是太可怜了,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了,又有了对象,但是,一下子,说没有就没有了。这俩人怎么这么可恶啊,抢劫就好了,干什么还要杀人灭口啊。”“是啊,我也特别理解这个大妈的心情,现在只能期望警察局赶紧把这个案件给了解了。你刚刚说什么,抢劫?你怎么晓得是抢劫?咱们无凭无据的。”“苏大律师,你这职业病够重的啊?满嘴都是证据事实。那个大妈都说了,自己的儿子特别好的,从来都没得罪人,看遗物的时候,手机都丢了,这还不是抢劫了啊?”慕容奇奇回答的信心十足。苏中许说出了为什么他的钱包还在呢。“这个肯定是没有时间拿了啊,笨,就你这样怎么去办案啊,你居然都不明白这个,”慕容奇奇继续推理。苏中许不想在和慕容奇奇对个按案子争吵下去,他们的分内工作都已经做好了,下面的就交给警察就好了,以后就是她们的职责范围了,只不过苏中许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件案子肯定没有慕容奇奇说的这么简单,他总感觉有哪里说不上来的异常。果不其然,又出事了。第二天一大早,苏中许再次接到警察局的来电。让他跟慕容奇奇尽早过去一趟。警察每回全是给他打了以后,再让他通知慕容奇奇。“慕容奇奇,在上班?”“嗯,刚刚开始工作,是不是想我了啊?”“自然,想马上见到你,你跟你们经理说吧,让他准你一天假。”“你没病吧,上班时间出去谈恋爱,你是不是想要我死啊?”慕容奇奇不敢信任。“今天这假你还是必须要请了,刚刚警察局又来电话了,咱们赶紧得过去,你等着我,我去接你。”“昨天刚刚去了,今天怎么还去啊有没有说为什么去啊?”“没有,去了就晓得了。我现在就往你那里走。”慕容奇奇只能找经理去了。走到了门口,慕容奇奇敲了一下门。请进。慕容奇奇推开门。“慕容奇奇呐,有什么事情啊?”经理把头抬起来问。“经理,我今天有事,要请假。”“现在吗?现在公司还有特别多事情,有事情下去去做不可以吗?”“警察局给我打电话,叫我尽早过去。”“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啊?”经理特别抱歉的说。“是啊,昨天刚刚去过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还让过去。”经理想了一下,只好同意,慕容奇奇是由于上回加班才撞伤了这次的案件,尽管案件并不是以为他造成的,可是依旧跟她脱不了关系。当慕容奇奇跟苏中许到警察局的时候,见到了当晚父女里面的女儿。女儿的眼睛红红的,还在哭,头发蓬乱不看,却没看到那位爸爸在他的身边坐着。慕容奇奇他们有些奇怪,奇怪她爸爸的不在。依然是当初的那个人接待了他,他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你们坐,下面我要说一下现在案件的调查程度。原本这是咱们警察局内部的事情,可因为想到可能这会跟你们有牵连,甚至还会对你们的生命安全造成影响,因此只好将你们再次找过来,让你们都能充分认识到自己的环境。”办案民警停顿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苏中许示意他继续说,就听警察继续说,“你们也晓得昨天咱们不但找了你们过来,还早了那对父女。他们和从前一样一问三不知。无可奈何,咱们只能让他们走了,可哪知道就在回家的路上,爸爸也让人给杀死了。根绝作案伤口,我们推断这时同一伙人干的。我说这些你们应该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了吧。”警察说这些的时候,一点波澜都没有,似乎在说一件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因此就算讲故事,这个人也是个好的演讲者。“我们知道了,你是在歹徒特别有可能会杀人灭口,我们我们时刻提高警惕?”苏中许说话简单精炼。“这样最好了,我们警方肯定会尽可能快的把这个歹徒抓过来。”警察总算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变了变,只不过由于自己的职责已经完成了,因此才会想要歇一下?慕容奇奇跟苏中许从公安局出来以后,这一路慕容奇奇一句话都没有说,看看远方,特别安静,但是视线却不知要落在哪里。苏中许攥着她的手,期望这样能安慰她。慕容奇奇感受到了对方手里的温度,她特别困惑的看了一下苏中许,喃喃的说,“生命真的是这样脆弱啊,转瞬即逝。短短几天,竟然死了俩人。难不成他们在杀人的时候,看到鲜血流出,看到人痛苦的表情,行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了,难道他们真的就不知道怜悯他人啊?这可是生命啊。”慕容奇奇的声音离开有一丝的颤抖,但是还算平静。路上行人匆匆,人来人往,没人晓得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没人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天空阴得特别沉,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有发生了一件让人压抑的事情。苏中许将车停在路边,将慕容奇奇抱在怀中,许久,直到慕容奇奇的情绪不再那么激动。“不要上班了,我把你送回家去吧”“今天还有特别多事情还要做呢,你把我送到公司吧。”慕容奇奇整了整自己头发,可是他依旧有些凌乱,倔强的就像他的主人。苏中许把慕容奇奇送到公司了,知道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才开车走了。晚上苏中许接慕容奇奇下班并且和她一块回了家。刚一进门看到赵小雅和刘枫蓝俩人在一个大大的保温杯前面坐着,似乎在研究什么,而沈陵南则像一个受人欺负的小孩子一样,乖巧的在角落里躲着,满脸委屈。慕容奇奇有些奇怪了,苏中许把饮料放桌子上面,让大伙儿过来喝。“有饮料,太棒了,刘枫蓝过来喝,但是沈陵南不用了,沈陵南有去火茶,对不对啊?”赵小雅猛地跳起来,说道。“什么啊,原来你们煮了去火茶啊,我也要喝。”慕容奇奇坐下来。“你不能喝,只能沈陵南喝。”“就是啊,什么人叫楼下那个小美女对咱们沈陵南这么在乎呢。”刘枫蓝和赵小雅夫唱妇随。赵小雅还有声有色的模仿,“陵南哥,你忙了一天特别累吧,我特地给你煮了点去火茶,你赶紧趁热喝了吧,你还以后又想吃的就跟我说,我做了给你送过去。”慕容奇奇跟苏中许马上明白了什么情况,慕容奇奇学着赵小雅的语气对苏中许说,“苏中许,你忙了一天特别累吧,我特地给你煮了点去火茶,你赶紧趁热喝了吧,你还以后又想吃的就跟我说,我做了给你送过去。”“不要闹了,我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你们什么人想喝什么人喝吧,别再叫我看到了。”沈陵南苦求着,他晓得这人可比茶叶厉害多了。“好吧,今天玩得差不多了,暂时饶了你,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要说的,那个小美女还挺好,长得漂亮,家境也不错,再说了人家可是主动倒贴过来的,你就给个机会被。”慕容奇奇也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她不想沈陵南在自己身上耗费多余的时间,再说那个小女孩子看上去真的还挺好。沈陵南死脑筋的说,“吃醋了?慕容奇奇你放心,我的心里面只有你他跟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苏中许立刻走到他们身边,把慕容奇奇挡在后面,自己对着沈陵南,“兄弟,还有我呢,你不用这样露骨吧。”苏中许的话把大伙儿都给逗乐了。以后,苏中许又把今天在公安局的事情跟大伙儿说了一遍。坏人是疯狂的,没有人晓得他们下面会干什么,也不清楚他们是不是会伤害周围的人,因此提醒身旁的每个人还是特别有必要的。“太没天理了。怎么可以这样过分啊?”“太嚣张了吧,刚杀一个竟然转头又杀了一个,他们认为这是捻蚂蚁啊。”“变态狂。”“抓到他们就应当碎尸万段,剥皮抽筋。”大伙儿大伙儿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苏中许等到一伙人都安静了,说,“因此大伙儿一定要好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为了让大家不用过意紧张,我建议周六日大伙儿一块出去玩,放松一下怎么样?”全部同意过,但是去哪里玩?大伙儿开始开动脑筋。“划船去吧?,自带吃的,特别浪漫,”刘枫蓝建议。赵小雅和沈陵南也赞同,只能慕容奇奇表情特别奇怪,在那里坐着,苏中许对慕容奇奇说,“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呢,要是鱼吃人的话,就先吃我好了。”“吃了你,不就该我了啊。”慕容奇奇不领情。“慕容奇奇你怕水啊?”剩下的人都特别奇怪。“并不是怕啊”。“那是怕鱼?不可能啊,你要是怕了干嘛还吃他?”慕容奇奇打算吐露实情,省得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问这麻烦:“都不是,算了,跟你说们吧,当时是我特别小的时候,我跟我的爸妈去游泳,当时他们累了,救上岸了,只有我自己在下面玩,当时忽然又几个男的喊了起来,有鲨鱼。那个时候,把人们都吓坏了,人们都开始王岸上冲,我当时特别小,人们把我挤在中间,我吓坏了,后来终于我的爸妈把我找到了我就始终在哭。”“这么说来,你遇见过鲨鱼?”赵小雅特别紧张。“你听我把话讲完啊,后来才晓得实际上那个海水里面就不可能有鲨鱼,那几个喊叫的人,是海边出租气垫船的人,他们的气垫船由于人多,根本没办法下水了,因此他们就这样喊叫,想要把人们都吓到岸上去。我虽然没见过鲨鱼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一会,我就特别害怕下水了。”慕容奇奇说出了原因。“难怪你不想要划船,绝对都是小时候的事情造成的心理阴影,”沈陵南说。“这样的情况挺少见的,这样变态的男人也不多见,就因为挣钱,这样的损招都能想出来,太坏了。”赵小雅特别生气。“那就不要去划船了。”“我感觉咱们应当去,没准多去几回就行了呢。想要打破这样的恐惧心理必须要这么做。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刘枫蓝说。“我感觉刘枫蓝说的不错,到时候我负责抱着你,不要怕,我们人多势众。”苏中许也劝说慕容奇奇,最终慕容奇奇同意去试一次。大伙儿打算在周六日去划船。周末特别快就来了,就于刚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这时间属于他们的自由时间,因此他们经常用在聚会上。一行五人开开心心的来到了目的地,苏中许去租船了,之后他就始终死死的拉着慕容奇奇,慕容奇奇也被大伙儿的气氛所感染,还有苏中许始终陪着自己,慢慢的也就忽视了自己的恐惧。划船累了的时候,就放任船自由的漂流,慢慢的让在床上,感受着微风,感受着阳光的温暖,真的特别舒服。“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悄悄溜走了”,大家在肚子饿了以后,终于想到了时间这个问题。目前他们有来两个选择的办法,第一就是放弃现在的休闲时光,下船找吃的,二是忍饥挨饿,享受现在的美好时光。最终,大家一致决定,赶紧找吃的。他们来到近来的一家餐厅,找了几个快捷的菜。经过一阵风卷残云之后,。人满开始空下嘴巴说话了,首先开口的是刘枫蓝,“往后再有时间了,咱们就去漂流,那才够爽。”“好啊,我的朋友去过,他说特别好玩的,并且还告诉我一条非常使用的经验,到时候咱们绝对用得上。”苏中许说。什么有用的经验啊?大伙儿十分好奇。“当上吃的,当时他去的那个河流比较小,水比较慢,他从上午整飘了一天,我们看他回来,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目前就一种感觉,那就是饿疯了。你们自己去体会去吧。”赵苏中许揭秘。慕容奇奇继续说,“是挺可怜的,不像咱们什么时候都可以上来,他那就是等着。”“瞧瞧,这来夫妻都有默契啊,”赵小雅逗慕容奇奇。沈陵南一听赵小雅说慕容奇奇跟苏中许是小夫妻就不高兴了,马上反驳,“啥小夫妻,应该是恋人,不对,这个也不可以,应当是暂时的恋人,没准以后慕容奇奇觉得我把苏中许更好呢,因此不到最后关头,什么人都不可以定论。”“怎么着?欺负我们家赵小雅呀,有胆去跟人家夫妻俩说啊,实在不行你的小美女挺好,人家可以一直想跟你恩恩爱爱呢。”关键时候刘枫蓝居然选择的美女,站出来帮赵小雅说话。赵小雅一看有人给自己涨势了,立刻变得特别嚣张,说,“就是啊,楼下小美女确实挺不错的。”沈陵南晓得在说下去自己绝对吃亏,他看清了刘枫蓝的这个见色忘友的人,只能赶紧低头认错,“刘枫蓝哥,赵小雅姐,我晓得错了,我求你们不要再跟我说他了,你们要再说他我立刻从这里搬出去,总之现在公司提供宿舍。”“什么?提供员工宿舍了?”赵小雅一听马上问。完了,说漏了,沈陵南感觉不好了。假如让慕容奇奇晓得了,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住下去了。刘枫蓝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但是晚了,赵小雅和慕容奇奇都听见了。但是他们俩人考虑了下,并没有把沈陵南和刘枫蓝赶出去。由于他们需要一个不花钱的厨师,假如没有人给他们做的饭的话,他们只能吃泡面了,因此这个就是他们赦免的唯一原因。沈陵南一看慕容奇奇一点反应都没有,并没有叫他们搬出去,立刻喜上心头,高兴地转移话题。五个人玩的差不多就往回走,在家门口见到楼下小美女,她一看到沈陵南便迎过去,“陵南哥,你们去哪里了啊?”沈陵南把身体不由自主往后挪,低着头特别不甘愿的回答,“是啊,刚回来。”刘枫蓝把钥匙拿出来,开门的时候问道,“小美女,是不是又送茶来了?”剩下的人都在楼梯站着。“没有没有,是这个。”楼下小美女说说着从后面那过来一个袋子,看上去好像是买衣服的袋子。沈陵南并没有打算接,只不过特别礼貌的看了一眼,然后点头,转身进门了。大伙儿见到这样的的形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最后还是慕容奇奇吧这个尴尬缓解了,“小美女,进去坐一会儿吧,我给你弄点喝的”慕容奇奇把她请进屋子以后去拿饮料。“你手里面的是——,要不要放在桌子上面啊?”见她始终不肯放下手里面的袋子,赵小雅便问了一下。“这是给陵南哥的,陵南哥你过来瞧瞧喜欢么。”女孩站了起来,大方的跟沈陵南说。沈陵南无可奈何,见到女孩子都一点都不扭捏,自己也不可以太不给面子了,只能走过去了。女孩见沈陵南过来了,于是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个t恤,毫不介意的在沈陵南身上比划,嘴里说,“挺合身的,我就猜陵南哥穿穿这个号可以,果不其然挺好,你们大家看好看吗”。女孩问大伙儿,看到女孩这一举动,大伙儿都感觉特别意外,不知道要说啥,女孩又转头问沈陵南,“陵南哥,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你喜欢吗。”“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这样的款的,”沈陵南把衣服扯下来,扔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了。一看沈陵南的表情,大伙儿都心想完了。由于熟悉沈陵南的人都晓得这是沈陵南生气的预兆。沈陵南是那种平常几乎没什么脾气,但是脾气一上来吓死人的人。或许由于这回对方可是个小女孩,因此沈陵南没有发火。现在大伙儿都期望这个女子不要在做什么了,要不然后果会特别严重的,同时还会让沈陵南更讨厌。慕容奇奇怕事情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立刻开始没话找话,你在门口等了特别长时间吗?可刚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可早就问了,后悔也无济于事。女子说回答,“没多长时间,我上午过来了,敲门没人应,于是我就中午吃饭的时间过来,可是还是没人,我就回家坐在窗户上看着下面,看到你们回来,我就下来,是不是特别聪明?”小美女居然还特别得意,却不知道这句话早就让沈陵南的怒火快要喷发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检监视自己。虽然不可以和他动手,即使是把她赶出去也有些不妥。实际上女孩子什么也没做,开朗活泼,可什么人叫沈陵南就是不喜欢这样的性格的女孩呢。这个时候慕容奇奇后悔自己的嘴巴怎么这么碎啊。“沈陵南,走,跟我一起喝酒去吧,刘枫蓝快带沈陵南过来。”苏中许一看要爆发了,赶紧想要把沈陵南带到别的地方在座的人都长舒一口气,那女孩莫名其妙的问道,“空腹喝酒不好,我给你们做点下酒菜吧?”。“没事的,他们自己能做的了,”赵小雅赶紧上前阻拦她。小美女把目光从沈陵南身上移开,开始对客厅的俩人发问:“赵小雅姐,慕容奇奇姐,你们和陵南哥是好朋友啊?那你们绝对晓得他是不是有对象了,现在看应当还没有吧?他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啊?跟我说吧。”“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似乎已经有心上人了。”赵小雅嘴上尽管这么说,心里面却在想总之沈陵南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的。赵小雅感觉这个女孩有些太自我了,性格也太开放,自己对他也没什么好感,更不要说沈陵南这么追求完美的人了。看女孩这样的表吸纳,沈陵南估计要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会特别难。女孩一听说沈陵南有心上人了,立刻冷了脸,“那女的怎么样?比我还好?我真心喜欢陵南哥。不要紧,不要说他只不过是有心上人,就是他有对象我我都无所谓,我会尽量的,绝对会让陵南哥爱上我。”是吗?你和他一点都不熟,你就这么肯定他一定会爱你?赵小雅心里面想这个女孩固执的跟沈陵南还挺像,沈陵南不是也明晓得苏中许的存在吗?可依然对慕容奇奇死心塌地的。然后看看慕容奇奇,女孩没注意的时候,她偷偷做了个鬼脸。慕容奇奇冲赵小雅挥了一下拳,心里面在想着要如何让沈陵南脱离苦海。虽然慕容奇奇不期望沈陵南一直喜欢自己了,可也不期望沈陵南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甚至讨厌的人在一起,。可是想了特别久慕容奇奇也不知要怎么办,只好先送客了,“小美女,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去吧。”小美女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好吧那我去和陵南哥说再见。”“没事的,他们三个绝对都喝多了,样子特别丑的的,我看你最好不要去了,他醒了,我跟他说一下好了。”慕容奇奇假装特别随便的挡住了房间的门。“那好吧,慕容奇奇姐,我想把拜托你一件事情,你把陵南哥的手机号码跟我说一下可不可以?”“这个你还是跟他要把,毕竟是隐私。”慕容奇奇推脱。“那好吧。”女孩特别失望的想要转身的时候,赵小雅忽然把他叫住了,女孩认为慕容奇奇和赵小雅改变了自己的注意,打算把沈陵南的手机号码跟自己说,特别高兴。哪知道赵小雅居然把保温杯和衣服统统换给了他,说,“这些东西你忘记了。”女孩只拿走了保温杯,赵小雅看他不要衣服就塞进了他的手里面,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特别不耐烦的说:“他没说要,咱们也不好放在这里,你哪天亲自给她吧,下楼当心点。”赵小雅把女孩赶走以后,立刻喊道,“走了走了,都出来”。一听人走了,三个人立刻出来了。沈陵南走到客厅了坐在凳子上,看上去气早就消了,赵小雅站在他的面前,把他仔仔细细的大量了一番,简直就是再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民币,大伙儿看她的模样就晓得绝对有下文。果不其然,赵小雅拍了一下沈陵南的肩,说,“咱们认识多久了,我怎么始终不知道你居然有这样的魅力,我竟然把你这个摇钱树给忽略了,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出租了你,每天三百怎么样,到时咱们平分,我看你这条件,这个价钱绰绰有余。”“你把我当什么了?牛郎啊?”沈陵南没好气的说。“你做梦,我可是三好市民,违纪违法的事情坚决不做,放心吧,到时候只准看不准摸,肯定不让你失身的。”赵小雅还在开沈陵南玩笑。“你还是赶紧去拜拜菩萨吧,求菩萨让你早日脱离苦海,没准有效。”刘枫蓝做了个朝拜的姿势。苏中许跳出来把刘枫蓝推到旁边对沈陵南说,“不要听他们乱说,我支持你。”“瞧瞧,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苏中许够意思。”沈陵南不记得了俩人的情敌身份了。“那是,咱们啥关系啊?怎么能乱给注意啊。要我说,我们就打官司好了,我们告他性骚扰,这个我不收费。”“你们一个个都是什么朋友啊,就知道落井下石。”沈陵南发现又被人给涮了。赵小雅这样的机会怎么肯放过啊,“因此,人不可以做坏事,由于凡事都有因果报应,你对慕容奇奇怎么样,你现在理解他了吧?还有某人,小心以后就到自己身上了。”她也说给刘枫蓝听。“果然让你给说到了,因此刚刚我早就有了打算,我们从今天起再也不说这件事了,但是我依然会等待奇奇回心转意的。不过不说这些,我跟她比好像没有这么过分吧”沈陵南一想那个女人就打冷战,由于不想要慕容奇奇讨厌自己,才这么做的。唯一的同盟刘枫蓝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替沈陵南说话,“咱们要比他强了,根本就没到这个地步。”心想总不可以让沈陵南的事把自己也给牵连了啊。自打去过公安局以后,苏中许就开始担心慕容奇奇的安危,因此每天晚上不管多晚都要去接慕容奇奇下班,假如他自己工作忙了,也会尽可能的抽空去接她,实在不可以,他宁愿叫沈陵南或者刘枫蓝去帮忙,他真的对慕容奇奇独自一人回家特别不放心。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又有了新的事情,这件事情也给以后的侦破做了伏笔。有一天,苏中许像平常那样去接慕容奇奇下班,路过家门口的超市的时候,慕容奇奇想到家里的油吃完了,就想要去去买。由于是下班时间,超市特别多人,苏中许把车停下以后,下,让慕容奇奇在车里等着,自己过去买。慕容奇奇独自一人坐在车上等了特别长时间才看到苏中许手里提着一罐油,好像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慕容奇奇想要下车去接应苏中许。现在正好是路上人都的时候,人们以不一样的速度走在同一个方向上。慕容奇奇推开门下车以后,偶然看了一下后车镜,哪知道就这无意间的一个动作,把自己给救了。后视镜里面两个那你在手里拿着刀对准自己就要刺过来,慕容奇奇慌乱的用车门挡住了,第一刀躲开了,坏人紧接着就要再次过来,又被慕容奇奇躲过。这个时候四周的人都慌了,一瞬间,没人晓得这里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大伙儿都在观看着,就像四年前的苏中许出事那样,大伙儿依然在观看着。或许大伙儿需要给自己一点反应的时间吧,或许大伙儿需要给自己一个下决心的时间吧,但是哪有这么长时间?赵苏中许看着那里的人群,感觉要出事马把东西扔了跑向慕容奇奇,而慕容奇奇在混乱里面被割到了手臂。坏人看围观的人特别多,说话的人也多了,只能慌忙逃窜。当苏中许赶到时坏人早就已经没入人群不见了。苏中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去追坏人,他更在乎慕容奇奇的伤势,还好只不过被划伤了,没有多大事,可苏中许依然坚决要将他带去医院。在医院做了简单的处理,苏中许听见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划破了皮’以后才放下心来。他已经没有了当初和慕容奇奇碰面的时候的冷静,然后才去了公安局报案。他们径直找到了从前的那个办案民警,把今天的事情都详细的说了一遍,以后又做了画像。两名歹徒的的模样出来了,经过慕容奇奇的描述,他们应当是因为上次的案件。“感谢你们的配合,这将对咱们的侦查工作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只不过既然咱们早就确定了这俩人这么做是为了要灭口,在他们没有被抓以前,估计还会做什么对你们不利的事情,因此两位要愈加小心。”办案民警说这些的时候特别诚恳。正在说这些的时候,就听到门被咣当一声推开了,有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是那个可恶的副局长,他嘴巴里还不停嚷嚷,画像呢?画像呢?我瞧瞧。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苏中许和慕容奇奇,显然他记住他们了。办案民警把画像交给了副所长,然后说,“报案的是他们。”“警察同志,假如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离开了”。赵苏中许不想见到副所长这可恶的嘴脸,带着慕容奇奇立刻离开了。刚一进家,慕容奇奇受伤白色的纱布立刻引得大家凑了过来“你居然还跟别人打架啊?竟然被打伤了”。赵小雅把慕容奇奇拉到沙发上坐下。“没事吧?去医院检查了没有?”“没关系的,医生说了没什么大碍,特别快就会好的。”慕容奇奇无所谓的说,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跟大伙儿说了一遍。赵小雅听了以后惊讶的说,“竟然真的来了,我还认为就是吓唬一下你们。”沈陵南分析,“这么说来,他们已经注意你们不是一两天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啊,往后要怎么做啊?他们这回没得手,没准还要在刺杀,总不可以每天都这么提心吊胆的吧,必须要想一些办法。”慕容奇奇感觉沈陵南在危言耸听,早就报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事啊?可刘枫蓝却同意沈陵南的话,感觉沈陵南说的确实在理,总之他们早就杀了两个人了,在多杀几个也无所谓了,并且警察也不一定这么块就能把他们给抓了,因此大伙儿还是应当想一些对策。“我想也是,因此我想让慕容奇奇搬到我家,他们不清楚我住在哪里,这样就安全了。”苏中许征求慕容奇奇的意见。“只好这么做了,”沈陵南感觉这个办法可以行。赵小雅虽然也同意,可是他却想到了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慕容奇奇走了剩下的人呢?“你们大伙儿一块都去我那里住吧,我那里有两件屋子,男女各一间足够了。你们单独留下,如果出事了怎么办啊。”原来苏中许想让大伙儿全部都去那里住。可刘枫蓝和沈陵南却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打算到公司去住宿舍,由于他们一点搬过去的理由都没有,尤其是沈陵南,他晓得自己更不应该去苏中许家。再说了,如此以后上班就不方便了。“你们说这么长时间了都不问问我啊?我不去,我感觉在这里住着特别好。他们怎么可能到我的家里啊?你们完全是在庸人自扰。”大伙儿说了这么长时间,没料到主角竟然不想走。“万一呢?你难道不怕你的哥哥因此受到牵连啊?”苏中许果然是干律师的,他总是可以在关键的时刻找到理由。慕容奇奇一听见可能给孟非与带去麻烦,就没有办法了,找个理由让他不得不妥协。是啊,这毕竟不是小事,如果还把哥哥连累进去就太不好了。于是,在大伙儿的说服下,慕容奇奇总算答应搬家了。第二天下班以后,大伙儿就找了个搬家公司,一起住了将近半年的几个人分道扬镳。搬家以后,慕容奇奇和赵小雅住一个屋子,苏中许住另一个屋子。刘枫蓝和沈陵南在工作不忙的时候就过来看看,只不过由于离得比较远,因此见起面来也没有从前这么方便了。但是,苏中许却特别方便了了,他再也不用跟从前一样来回跑了,因此这回搬家他的益处是最大的。慕容奇奇也跟孟非与说她们找到了新的去处,一切似乎都预示着新的开始。一天,街上的行人特别多,刘枫蓝独自一人高兴地走着。他刚完成了一笔特别大的生意,那个客户特别满意他的表吸纳,还答应给他介绍客户,这就代表自己以后会源源不断的有客人过来。刘枫蓝不觉惊喜万分。近来他和沈陵南的表现都特别出色,业绩特别高,老板特别看好这俩人,想到这刘枫蓝就更开心了,这可是他升职的大好机会啊,以后自己的发展空间就更大了。或许由于刘枫蓝想得出神了,路上的人也多,刘枫蓝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哎呦,我说你这人怎么走路不看路啊疼死我了。”女孩俯下身子去捡自己散落一地的东西。“对不起,小姐,我不才认出来,原来这个人就是那个楼下那个喜欢沈陵南的那小美女,刘枫蓝想溜,可是已经晚了。“刘枫蓝哥,怎么是你啊,好巧啊。还记得我吗?我从前在你们楼下住,还记得不记得啊。”女孩早就认出刘枫蓝了。刘枫蓝这个时候立刻装的幡然醒悟的模样说,“哦,是你呀,想起来了,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啊。”“刘枫蓝哥,你记得我啊,太棒了。你们为什么忽然就走了呢?我也没有你们的联系方式,你们现在那里住着啊?我有时间了找你们去玩啊。”女孩激动着,拉着她的手眉飞色舞。“我们现在在公司的宿舍住着呢,这样也是为了方便工作。我现在特别忙,我们以后再说案板”刘枫蓝敷衍着,想要离开。“等等刘枫蓝哥,我想借你点用一下,我的手机没电了,可以啊吗?马上就好了。”女孩想了一下说。刘枫蓝把自己的手机给了他,女孩拿着电话走到旁边,特别快就还给刘枫蓝了,还特别高兴的说了句谢谢。“这么客气干什么?”“不了,他的电话关机了,我先走了啊,刘枫蓝哥有事就先走吧。”女孩这回居然主动要离开了。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