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是誓言

第十二章:木已成舟

“哎呀,大伙儿好歹也是同学啊,难不成你要看着人家真的在火车站风餐露宿啊?走了,拿着东西赶紧的。”孟非与果不其然热情泛滥,但是他也感觉的关系应当是挺好的案板,最起码是特别熟悉,看他们彼此之间说话的样子就能够晓得,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放心让两个男生跟自己的宝贝妹妹一起呢。“好”。沈陵南和刘枫蓝马上应答,把所有的东西都拿上了,其中还有慕容奇奇的和赵小雅的,跟在孟非与后面,还不时的拍孟非与马屁,“非与哥,你人可真帅啊”。慕容奇奇和赵小雅眼看着木已成舟,只好不甘愿的跟在后头。没事,他们嚣张的日子不会长久地。赵小雅安慰自己。慕容奇奇也恶狠狠的说,“就是啊,就是住也不可以便宜了这俩家伙,走着瞧。”“哥,你居然都买车了,为什么没听姑姑跟我说。”慕容奇奇看看车里的摆设,说道。“你做梦,我怎么可能有这钱啊?我得钱都给供房子了。这个车是公司的。”孟非与解释道。“非与哥是个领导之类的吧?否则怎么能够随便把公司的车开出来,非与哥真的太厉害了。”没等慕容奇奇说话刘枫蓝就开始谄媚。“住口,”赵小雅露出原本的面目。“哇,赵小雅,你可真够厉害的,”头一回见到赵小雅恶狠狠地样子,孟非与不禁笑了起来,别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不是,非与哥,我平常可不这样,全是给他气的。”赵小雅赶紧解释,努力解释,心里面在骂刘枫蓝,都怪他,自己辛苦保持的淑女形象就毁于一旦了。实际上赵小雅和慕容奇奇一样,全是不可以开口的淑女,只看外貌俩人全是特别安静的。可一开口,就完蛋了,什么都露出来了。孟非与一看刘枫蓝真的乖乖的把嘴巴闭住了,就问他,“刘枫蓝,你是特别喜欢这个小辣椒吧?”天呐,一听她这么说,赵小雅几乎想钻地缝里,剩下的人则哈哈大笑。慕容奇奇竟然还夸孟非与有眼光,而刘枫蓝居然一点都不脸红,大方的承认了,还特别委屈的要孟非与评理,“非与哥,你见到了吧,我真的特别可怜啊,你说说吧,现在这人,除了我,什么人还能忍受了他这个小暴脾气啊,可人家就是连正眼都不瞧我。你说我冤枉不!”“我求着你了啊?想叫我把你掐死的话,你就接着说下去。”赵小雅实在忍不下去了,管不了形象了,他决定了,假如他真的要在多说一句话,今天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你呢?沈陵南,你难道——啊,”孟非与感觉有意思,居然还转头跟沈陵南打听。“我跟他一样啊,只不过是这个车里的其他人。”沈陵南也趁这个机会,说明了自己的心思。“了解,小姐,小朋友,晓得了吧,男人真的特别苦。”马上三个男人立刻同意了战线。“赵小雅,刚刚那个水瓶还留着呢按摩?”慕容奇奇特别平静地说道。“在,刚好给他们一个人一个。”赵小雅立刻会意。“慕容奇奇,你们可不可啊?我这里也有水。”孟非与关心妹妹。“不渴,赵小雅准备好没有?”“自然”。一、二、三,两个空水瓶一块飞了过去,一起砸向了沈陵南和刘枫蓝。哎呦,同时叫了出来。“早就晓得你们会这样的,如果不是在在车子里面不能跑的话,你们是绝对不会得手的。”沈陵南旁边揉头旁边低声嘟囔。哈哈哈,孟非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可是免费的喜剧爱情动作片啊。“哥,你开着车呢啊,小心点。”慕容奇奇警告,他还是特别爱惜自己的生命的。这一路,车里面一直充斥着嬉笑打闹的声音。特别快就到了孟非与家楼下。“慕容奇奇,你和赵小雅赶紧加上去吧,我们负责搬行李,5楼,一出电梯往左走就到了,给钥匙。”晓得了,慕容奇奇拉着赵小雅上了楼。开了门,进了屋子,赵小雅看看环境,不禁钦佩的赞叹:“哇,真漂亮,你哥这个人还是特别爱干净的啊,太厉害了,”“我哥大小就是如此,他从来都不让自己变得脏兮兮的,如果不把自己和自己的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他肯定受不了,因此我始终怀疑他是不是洁癖。赵小雅过来,他们现在还在下面,咱们先挑屋子。”慕容奇奇拉着赵小雅看看四周。“没差别,这间,这间似乎要大一点,并且床也够咱们俩人睡,你感觉呢?”赵小雅看好一间。“好,那就住这间吧”。这个时候孟非与他们也走了进来。“慕容奇奇,哥刚刚接到公司的手机,公司还有事情要做,我必须要赶紧回去,你们接下来就看着收拾案板。冰箱里还有一些吃的东西,不喜欢的话,就下楼去吃点。总之,你不管你们怎么样,哥必须要走了,我给你们留下三百吃饭,走了啊。”孟非与说完以后就火急火燎的冲出家门,开车走人了。“我和赵小雅住这个房间,你们住那间,具体的生活要求我们俩人讨论一下告诉你们。但是现在还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要你们去做。”“什么事?我们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刘枫蓝拍着胸脯许诺。“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们都饿疯了,你们赶紧给做饭吧,我们先回屋子了,做好了以后就喊我们,谢谢。”慕容奇奇说的特别平静,最后还特别礼貌的说了句谢谢,然后拉着赵小雅回了屋子。剩下沈陵南和刘枫蓝满脸的无奈,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兄弟,现在怎么办啊?”刘枫蓝问。“怎么办?凉拌。看你刚才答应的那叫一个爽快啊,做吧。”沈陵南终于承认了现实,也不再挣扎了,乖乖地走进了厨房。屋子里,慕容奇奇和赵小雅躺在床上。“赵小雅,我想出门去买一些报纸回来,看看是不是有招工之类的,你说可以不?”慕容奇奇问赵小雅。“啊?咱们刚到家,屁股都还没做热,累得要死,还是明天在说吧,也多一天也没关系的。况且手机卡咱们也要换掉了,还有钥匙,也不能几个人用一把啊,还有特别多事,明天一块弄吧。”赵小雅懒洋洋的但这哈切,就差整个人都埋在床上了。“那就只有这样了,你不要忘了赶紧给家里报个平安,省的你爸妈担心。”慕容奇奇说完以后就给爸妈打手机。“妈,我是慕容奇奇,我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就在哥哥家里,你不要担心了。我先挂了,明天换了新卡再跟你说。”“好,好,你自己在那边多照顾自己啊,和赵小雅相互照顾,有事就跟你哥哥说,要不然就给我打手机,还有,长个心眼,不要随便信任陌生人,不要被别人给骗了啊。”奇奇妈还是不放心,像慕容奇奇刚上学的时候一样,喋喋不休,说着关心的话。“我晓得了老妈,你和老爸也要照顾好自己,先不说了啊,长途漫游,怪贵的,以后有时间再跟你们说啊。妈妈拜拜。”慕容奇奇把手机挂掉以后转头去问赵小雅有没有打手机?赵小雅点了一下头说,“已经打过了。这俩人怎么这么慢,要是还吃不到饭的话d,我就必须得离开这世界了,活脱脱被饿死的。”赵小雅的抱怨好向北上天听见了,就听到客厅的沈陵南喊他们吃饭了。赵小雅和慕容奇奇猛地坐了起来,飞一样的冲了出去。几个人完全不顾形象的大吃特吃。饭后,慕容奇奇和赵小雅点评:总体还算可以,味道还行,稍微有些咸了,火候稍微差了一点,下回改进。我们回屋子了,你们捎带着把碗给洗了。说完,俩人把碗放在桌子上,转身回屋了。“这两个可恶的女人,居然这么可恶,气死我吧。”刘枫蓝气得大吼。“特别有个性啊,我特别喜欢,”沈陵南在陶醉中。“喜欢?那你把碗给洗了吧,”刘枫蓝气冲冲的回到了屋子里。“洗就洗,有什么啊,我乐意。”厨房里只剩下沈陵南肚子依然享受刷碗带给他的兴奋。天渐渐黑了。慕容奇奇在房间里收到了哥哥孟非与的短信:慕容奇奇,你们晚上吃什么啊?要不然咱们一起出去吃吧?我请客。慕容奇奇给赵小雅了看短信看。“还要出去啊?我怎么样都行,无所谓。”赵小雅明显不想动。“那就叫我哥带些吃的回来好了,”慕容奇奇也不是特别想出去,就告诉孟非与带点吃的回来。这个时候,当当当,有人敲门了。“你们俩在干什么啊?出来吧,我和沈陵南请你俩去吃饭,不要忘了跟非与哥说一下,叫他早点回家一块去。”刘枫蓝在门口说道。“不用了,我叫我哥给咱们带吃的了,等他回来咱们就出去吃。”慕容奇奇说。“还是我跟沈陵南请你们还有非与哥到外边去吃吧,否则我们住着也觉得不好意思啊,总不可以在这里白吃白住啊。”刘枫蓝接着说。“住不安稳啊,这个问题根本不是个问题,”慕容奇奇把门打开,靠在门上对着刘枫蓝和沈陵南说,“从今天起,家里所有的家务和做饭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假如我和赵小雅心情好,或许会给你们帮把手。”赵小雅也走过来,继续说,“但是,不要太抱期望,由于期望越大,往往失望更大。”她期望刘枫蓝和沈陵南真确对待现实。过了片刻以后,孟非与回来了,带过来一堆好吃的。“实在不好意思,原本想要出去请你们吃饭的,可慕容奇奇累了,不愿意出去。下回,下回绝对请你们吃大餐。”孟非与把好吃的都放在桌子上面,特别抱歉的说道。孟非与似乎特别喜欢照顾其他人,并且感觉这件事情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可又总感觉自己没有把人照顾好,因此今天对不起这几个字眼早就已经被他说了特别多次了。看上去他的责任心跟她的热情同样特别泛滥。“非与哥,你要是这样说的话,咱们就更加不好意思在这里住了。”沈陵南说,出于真心。“是啊,哥,他们还想要请你去吃大餐呢,”慕容奇奇站在那里拿这好吃的说。“想邀请我?非与哥要赶紧谢谢你们了,但是现在还是不要了,等你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到时候再好好请我吃一顿。”孟非与开玩笑。“可以啊,到时候,喜欢什么,非与哥你尽管点。”大伙儿开开心心的把饭吃完了。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孟非与给他们交代了一些事情以后,就回公司宿舍了。桌上又变的特别狼藉。大伙儿一起把桌子收拾干净以后,就会到各自的屋子睡觉,终究找工作也是件特别费精力的事情。找工作那绝对时间精神肉体的双重考验。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大伙儿都在为了自己的工作早出晚归。有的投简历,有的面试,每天到家以后,就像刚从战场上回来一样,大伙儿都希望如此折磨人的生活赶紧就此结束吧。有一天,赵小雅从一家公司出来以后,就有人给他打手机了,一看,是一个没见过的号码,心想或许是从前面试过单位告诉自己面试通过了,便特别高兴的接通了手机,可没想到居然是慕容奇奇。“赵小雅,你在干什么啊?你赶紧过来接我,可以吗?”慕容奇奇哽咽着说。“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啊?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迷路了啊?你跟我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立刻就过去。”赵小雅听到慕容奇奇在哭,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特别心急。不久,赵小雅就根据慕容奇奇说的那个地方找到了她。只见慕容奇奇在一个办公大楼的大厅坐着,肩膀还不断地抖动着,一看就晓得刚哭完。“我来了,慕容奇奇。怎么回事啊?不要哭啊,你为什么哭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啊?跟我说,我给你出奇。”赵小雅扶过慕容奇奇的肩,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慕容奇奇一见赵小雅,刚刚止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赵小雅等到他平静以后,这才听到慕容奇奇说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原来慕容奇奇早上出门以后,就直奔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楼里面要准备面试,考试以后,慕容奇奇就和面试的人们一起走了,可是到了大厅以后,慕容奇奇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随后,慕容奇奇又马上坐着电梯带到了刚刚面试的屋子,慕容奇奇期望是自己不小心把手机拉在了刚刚的座位上。可是回去以后他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慕容奇奇马上找到这里这里的工作人员,期望工作人员可以帮他找一下。工作人员立刻带着他来到了保安部门,把那个监控录像给找了出来,可是当事人真的特别多,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以后,公司的一个负责人过来和和刚刚的那个人说了一些什么以后,那个人的态度忽然就变得特别强硬,他们告诉慕容奇奇这样的事情只好自认倒霉了,除非他可以证明自己进来的时候确实拿着手机呢,然后就要保安将慕容奇奇赶出去了。慕容奇奇这才给赵小雅通了个手机。赵小雅听完所有的事情以后,气得浑身发抖,硬是要到楼上去理论一番。“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啊,丢手机本来就已经特别倒霉了,居然还这样的态度?咱们也没说要他们给赔啊,难不成就不能说一句人话啊?”赵小雅说着气就不打一处来。“还是不要去了,什么人叫我自己这么粗心大意呢,咱们回去吧,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着。”慕容奇奇拉住赵小雅,想要带她离开。赵小雅看慕容奇奇的模样,知道他现在什么心情。原本嘛,北京是一个他们完全不了解的陌生的环境,每天起早贪黑的出去找工作,其实要求也不算高,可是完全没有进展。现在,还把手机弄没了,真想着就憋屈得慌。慕容奇奇想要立刻离开,不想要再看到这个恶心的地方,这样的想法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否则以慕容奇奇的性格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对方?赵小雅只能带着慕容奇奇回去。到家以后,慕容奇奇让自己在沙发上摆出一个特别舒服的姿势,然后渐渐的心情变得平静了。“要不然给非与哥打个手机吧?”赵小雅问。“笨,自然不可以啊,叫我哥晓得那不就相当于直接跟我爸妈说了啊。因此打死也不可以叫我哥晓得。”慕容奇奇说话的模样说明他现在确实没什么大事。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