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订婚前一夜

施骊云在那一天回到腾纪身边之后,就和腾纪简略的说了说之前碰到棋星和巫子淳的事情,然后两个人回家之后,就匆忙准备了两份她和腾纪的请柬,寄去了棋星的家里!等到晚上的时候,施骊云和阿蒙在家里,腾纪已经被他们两个女人轰出去了!阿蒙知道施骊云的紧张复杂的心情,如果让腾纪继续待在这里恐怕只会增加施骊云的压力,所以美名其曰说:“新郎和新娘这还没开始洞房呢,怎么好意思就待在新娘的房间里?不怕人笑啊?”腾纪听见阿蒙这么说,有些不满:“我又不是第一次在施骊云家过夜了,我只是想多和施骊云聊聊明天订婚的事情,又不做什么,你这也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何况我们两个明天就要订婚了,你这个妮子还夹在我们中间干嘛?打扰人谈恋爱可是走在路上会被猪踢到的!”阿蒙知道腾纪是在开玩笑,根本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施骊云听见腾纪这么说,免不了对腾纪使眼色,阿蒙见了心头一暖,还打趣道:“这么快就眉目传情了!我看我还是躲远点好,免得被肉麻传染!”施骊云被他们两个逗笑了,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就开口想要他们两个停止下来:“好了好了,你们俩个都别闹了,还寒颤个什么劲,腾纪你先回去吧,阿蒙留下来陪我就好。”既然施骊云开口了,阿蒙和腾纪就没有再闹了,腾纪对她说了几句让她安心的话,然后就离开了。阿蒙握着她的手,她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有些伤感:“你都要订婚了,哎我都没有什么真实感,总觉得你还是那个刚见到的样子,有些小任性,有些傲气,还有更多的是亲和力,其实要说腾纪,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他对你很好很好的。”施骊云对她笑了笑,说:“我知道,我知道他会对我很好……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可是就是因为没有怀疑过,所以对他的愧疚就还是很深。”“你知道他不想你对他是愧疚……”阿蒙说着,还没说完,就被施骊云打断了:“我知道,我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只是很抱歉,我真的给不了他想要的,我只是想要休息了。不想这么累了,这么下去只是在折磨所有人,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先退出,你觉得我自欺欺人也好,懦弱逃避也罢,但是我已经消耗了我几近所有的青春年华来等待去爱,可是却还是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你说得对,腾纪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我要霸占他的爱却不能给他爱,算是我最后自私一回吧。”阿蒙听完之后沉默了,她懂施骊云其实是最难过的,但是婚礼不应该是两个两情相悦的人在一起去维持的吗?如果只是一个人相爱,那么这段婚姻,会不会维持下去,的确是很困难的事情……谁也不能说施骊云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因为很多选择我们都不能去预测未来它所带来的结局,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不让它带来遗憾和后悔。阿蒙知道现在已经是确定的事情了,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所用了!可是看见施骊云这样,让阿蒙有了怨恨巫子淳的心情!既然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什么又要许下承诺,既然选择忘记,为什么又要来招惹?!阿蒙哄着施骊云进了卧室,然后看她躺着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或许今天经历了这么多,的确很累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阿蒙闹着闹铃,因为明天是新郎开车来接新娘去订婚宴席的,所以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好做准备!正要返回施骊云家里的其他卧室,也就是暂时给阿蒙腾出的一个房间睡觉的时候,阿蒙的手机响了!阿蒙从来都有开着震动的习惯,又常把手机背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所以很容易感觉得到,只是幸好开着的是震动而不是铃声,否则就要吵到施骊云睡觉了!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最近施骊云和腾纪把自己的男友的手机来电都屏蔽了,说暂时让他们之间冷静分开一段时间才好,所以不太可能是手机突然失灵让男友的电话打过来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不敢猜是不是男友拿着别家的电话再给自己打电话,于是犹豫不决,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接,可能是震动持续的声音有些吵,施骊云有些迷糊的动了动,阿蒙才惊觉,赶忙接起电话!“喂,是阿蒙吗?”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阿蒙并不熟悉的男音,阿蒙这才放下心,不是自己那个男友。而且这个声音看起来很疲倦,有些熟悉,阿蒙看了看逐渐沉睡过去的施骊云,慢慢起身,然后关上她的门,压低声音惊讶的问道:“巫子淳?!”阿蒙才想起来,之前和巫子淳见面的时候,自己是在他手上留下了手机号码。“嗯,是我。”巫子淳的声音显得非常的疲倦,让阿蒙惊讶了一会儿,疑惑道:“你怎么了?感觉情绪不太对啊?你……电话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施骊云吗?”巫子淳说:“是,你……方便出来一下吗,我在楼底下。”“楼底下?!”阿蒙突然出声,声音有些大,突然她意识到施骊云在房间里面睡觉,于是刻意压低声音,继续说:“你在楼下多久了?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巫子淳没有继续回话,只感觉有些因为寒冷,而颤抖的呼吸。阿蒙叹了口气,对他说道:“你要找施骊云的话,她已经睡下了。”巫子淳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那你方便下来吗?有些事,也不好跟她说。毕竟……她明天要订婚了。”阿蒙沉默了,她不知道巫子淳这个时候找上自己是为什么,怎么感觉她和巫子淳之间好像还有JQ一样……为这个想法寒了一下,挂断电话之后,就收拾了一下,轻悄悄的出了门。“你怎么也不多穿一件,这么冷的晚上你当你是雕塑啊,不怕冷的?说吧,找我什么事?”阿蒙一下楼就看见哆哆嗦嗦的站在楼下的巫子淳,或许他真的等了很长时间了吧,一直犹豫要不要打电话。“我刚刚和棋星吵了一架。”巫子淳沉默了一会儿说,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来这里,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只是想要见施骊云,可是明明知道施骊云明天要和腾纪订婚了,这个时候来找她实在说不过去!就单单指巫子淳和她之间那不明的关系,如果被腾纪撞到,还会对施骊云带来不必要的困扰!他突然看到之前手上还没退去的笔迹,想到之前和阿蒙见面的时候阿蒙有在他的受伤写着她的联系方式!就给阿蒙电话,自己则走在了去施骊云的家的路上!“呵,你和她吵架,跟我说什么劲,难道你还要我上去跟好不容易睡着的施骊云说?我说巫子淳,你到底是想怎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犹豫不决伤害的不止是施骊云,还有棋星啊,你这个男人有负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和抉择力吗?!我不想跟你多说话了,我听说你和棋星,明天会来参加她和腾纪的订婚,欢迎你们,明天见!”阿蒙和初次见到巫子淳的情绪不太一样,那个时候是很同情他们两个,但是现在施骊云这个样子,他们之间的事情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又看见巫子淳在施骊云订婚前一夜来找她,这样没有抉择的男人,让她为施骊云打抱不平,对巫子淳的语气渐渐不客气起来!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等一等,我是想,我是想……”巫子淳握紧手上那个黑色坠饰,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我是想,给你看样东西。”说着把手上的黑色坠饰给阿蒙看。阿蒙惊讶的看着那个黑色坠饰:“你……你还留着?”巫子淳点了点头,他疲倦的说道:“嗯,因为它我才和棋星吵架的。”阿蒙听完就皱起眉头,面色不善的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是要我接过来退换给施骊云,让她死心?还是要怪施骊云不拿回自己曾经和你有关的东西,害得你们小两口吵架?”巫子淳听她这么说,心里很难过,他拼命摇头:“不是的!我不是想要退回给施骊云,也没有怪她的意思,我是想要让阿蒙你帮我一个忙。”阿蒙见他神色坚定,总给她一种和之前失忆的巫子淳不太一样的地方,于是疑惑的问道:“你要我帮什么忙,说说,但是我跟你说,要是伤害施骊云的事情,或者影响施骊云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巫子淳见阿蒙松了些口,就赶忙点了点头说:“那真是太好了,我是不会去害施骊云的,我需要你帮的忙是……”阿蒙听完之后,整个人就震惊在了原地!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巫子淳,沉默了很久之后点了点头。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