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相遇相逢

现在,就连经常一星期才去一趟酒吧的滕纪,也因为施骊云的影响,而每隔一天来这里一次。现在,轮到她当损友吧!她来认为巫子淳是个“正人君人”所以很久才来这一趟,但她估计错误了!他并不如她从前所想似的,现在不用滕纪威迫,他也自动来了!她本是希望他多来,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他每次也和其他较为开放的女子一起,一眼也没看她。即使,她希望装扮着不知道,也没用途吧!因为,她根本就是在意。幸好,这天她不用再想,因他们二人也没有来这里。只是阿蒙在陪伴着她,阿蒙也识趣的不和其他人聊天,只是和施骊云一起。“你就别多想了,就忘记那个甚么淳吧!”阿蒙劝告她。但,其实阿蒙是记起巫子淳的全名的。那为何,她要装着忘记呢?莫非……“我也希望这样,但我就是忘不了嘛!”她真是尝试过,但还是办不到,除非,她能失忆。“那个滕纪也不错呢!为何不留意一下他?”阿蒙好像就不希望她喜欢巫子淳,是她讨厌他,还是……“我只把他当作是朋友,或是哥哥。”她说后面那句,就越来越小声。因为,只是电视里才会有这样的剧情,怕别人说她土。“那个巫子淳那么坏,不值得你喜欢的……”阿蒙把他的所有坏的地方,完完全全的道出来,阿蒙那留意他那么多啊?但是,她并没有想到这项,因为她的心早已飞到老远了!只在他的身上。但,阿蒙根本就不清楚,只在数落他,没有想过她知道。在阿蒙差不多说完时,才发觉她的魂魄不在,轻拍了她的头,说:“你有没有用心的聆听我的话?”“你说的,我也知道的了!但,我还是喜欢他嘛!我也不能控制的。”她说完,静静的叫了一杯果汁,没有再说任何话,她知道,阿蒙一定会继续说的。“一定能的,只是你继续再尝试。”她并没有估计错误,阿蒙真是继续说。她也决定不再多说,只是一直垂下头。天色已晚了,常跟阿蒙一起的施骊云这天也没有和阿蒙一起,她实在忍受不了阿蒙的苦口婆心,她是知道的,巫子淳是多么的坏、多么的差,但感情,不就是这样吗?那能控制的呢!很多人,也说清楚明白这道理,但还是在劝说别人,说尝试忘记就行,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不会明白的了!她想和滕纪谈一谈,但就连他的资料也不太清楚,只知他的名字和年龄。因为,和滕纪谈话,实在很舒服。最起码,他愿意当一位聆听者,听她的事情,开解一下她,令她忧虑的心情,变得很轻松。可能,再多和滕纪一起,会对他有更多的好感吧!多好感,但没有感觉,有何用呢?有感觉,但没好感,也不会一起吧!为何,发生在她身上的,怎样也不是好的?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