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末路风流

第七章:赌王

全赔本右手一招,桌面上的小钟飞到了他手上,小钟刚停稳,他右手往上一推,那小钟呼的一声,飞了上去,猛的在半空转了无数个圈,最后平平稳稳的落到了桌面,只听小钟里面的骰子依旧在打转个不停。“请下住吧!”全赔本斜眼看展丰,一副高高在上的道。展丰微微一笑,双手向外推出,把面前所有的金币都推到了那个大字的位置:“请开!”全赔本冷笑一声,右袖挥出,桌面上的小钟顿时以顶部为中心网状的向下方裂出无数条痕,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十多块碎片向外飞了去,只留桌面上的那块钟底部,三个白色的骰子安静的待在那里,向上的一面分别为一二三点。“小!!你输了,自己了断吧!”全赔本斜眼看着展丰,笑嘿嘿的道。“全老大真不愧是整个吉川港的赌王,果然是有两下子,只不过…”展丰看着桌面的三个骰子,有意无意的说道。“只不过什么?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全某今天开心,会帮你传达的。”“只不过你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展丰双足一蹬跃到了桌上,右手向四周横扫一圈,往里一收,只见刚才被震飞的小钟碎片中的其中三片,分别从地面上三个不同方向急飞而回到了桌面,最后平平稳稳的落在那个小钟底里。只见每个碎片的内部都贴着一个骰子。展丰冷笑一声:“这几个才是原本的骰子吧?”言外之意是刚才开小的那几个骰子是假的。周围的众人一阵骚动,个个惊讶万分。“没想到这里面有猫腻。”“全老大竟然也会出老千?”看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全赔本脸上更加的难看,对着他的手大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个捣乱赌场的人给我拿下。”几个大块头从桌底跃了上来想抓展丰,却被他几记扫腿都踢飞了出去。全赔本见他们不敌,大手一挥,后堂内大门晃动,陆陆续续的跑出人来,每人手上都拿着刀,不一会整个赌场里就站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团团的把展丰围堵住。周围的赌徒们见到这大场面,哪里还敢待,都逃了开去。“给我上!”随着全赔本的一声令下,周围几百个打手,挥着大刀向展丰猛砍而去。展丰冷哼一声,飞脚到处,连连踢飞好几个人,毙命当场。其他人见了他们的惨状,眉头也不皱一下,继续往前直冲,跟飞蛾扑火似的。展丰见来人越来越多,踢不胜踢,当即把大袖一挥,数十枚暗器呼呼而出,顿时倒了下一大片,连挥几次倒下的人数不胜数,最后他们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停下了脚步只围不进。“是有两下子,怪不得敢单枪匹马的前来踢馆,今天我让你有来无回。”全赔本跃到了桌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对板斧。周围的空气开始散发出一阵阵波动,只见全赔本双脚一蹬猛的跃了起来,双斧带着两股气流呼呼向展丰面门劈来。展丰向后急退几米,待退到墙边,双脚往墙上一点,借这一点之力往前面飞去,跃到了全赔本的背后。只见全赔本板斧劈下来的两股气流呼呼而过,正中展丰刚才点墙的那地方,顿时裂开了两条长长的粗痕。全赔本见没劈中人,猛的转过身来,左手板斧对着展丰的喉咙猛力掷去,那斧头在半空急速旋转着,形成了一股股旋流,速度快的犹如一只猎豹,快速的向展丰喉咙砍去。展丰身子急忙向后一矮躲过了板斧,岂知那板斧好像有眼睛一般,冲过了头之后,忽又拐弯急向他后脑勺砍来。展丰再向左一侧等板斧到他傍边时,右手猛的向上急探,五指一抓,便将斧柄牢牢拿住,丹田处八卦气海急转,一股浑厚的气力快速输送到掌心,展丰往前猛甩,呼呼!板斧对着全赔本破空飞去。威力比刚才他掷的强上数倍。全赔本大惊失色,急忙挥板斧抵挡,当!的一声巨响周围火花四溅。全赔本右手虎口破裂,鲜血直流,被巨力震飞下桌面,余力还不衰又连连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只听当啷一声,他右手不停的发抖,板斧却已落到了地上。脸上狰狞恐怖。展丰双手往地面一吸,两把板斧瞬间到了他的手上,道:“全赔本,今天我就让你死在你自己的这双板斧之下,你也该瞑目了。”说完,展丰双手一松,两把板斧犹如两头猛龙呼啸而出。全赔本被巨力震后已经是强弩之末,毫无招架之力,只好咒骂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这小杂种也一定会不得好死,老子会在地狱等着你。”说完只见他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这笑声只笑到一半便嘎然而止,墙上溅起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再看钱赔本时,人已经身首异处,魂归西天了。周围的其余打手见老大死了,纷纷扔下了兵器,四散而逃,一个争霸吉川港数十年的三大势力之一,瞬间分崩瓦解。展丰从凌乱不堪的赌馆走了出来,拍了拍衣服,仰头向吉川港东面最高的一所建筑物望去,只见那建筑的顶部,正挂着一张金色的大旗。大旗上面绣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币,这些金币又围绕着中间几个金黄霸气的大字——富明商会。全老大的赌馆是吉川港的三大势力之一,自然有很多人关注,再家上这赌馆又是在吉川港最热闹的街道,人口众多。所以赌馆刚一被屠杀,这消息就像洪水一样很快的就播满了全港,展丰的大名更是从这一战中威震全港,全港上下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富明商会里的一间大厅内,首坐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一个穿金带银,服饰极为奢侈的中年胖子,他看一眼厅内的众人道:“这展丰的来历你们可打听出来了吗?”人群中一个人走了出来禀道:“会长,这展丰好像是最近停泊在港口大船上的人,之所以我们去偷袭多次没成功,就是因为他的存在。”首坐太师椅上的人正是富明商会的柯会长,柯有信,此时他也听到了全赔本被屠的消息,于是才招众人来此厅商议。“没想到,他们的船上竟然有如此能人,当初叫你们去打听的时候,不是说船上没有强者吗?什么现在突然冒出了这个气功强者?”柯有信愤愤的质问道。他向来做事都很谨慎,要做什么大事之前,总是会先派人摸清敌人的底细,有胜算则办,没胜算即便对方的货物有多么的诱人,他也是不会做。所以才让他成就了今天的霸业。这次为打劫这搜大船,他可是下煞费了苦心,不仅多次派人去打听清楚了对方的底细,还联合安,全三家定制了计划联合出击。可谓是胜券在握,就等庆功宴了,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他们的计划全给打乱了不说,还因此招来杀身之祸。“我…我们…当初去摸底了多次,的…的确…没有这号人在,这人好像是他们到港口后才招的人。”人群中一个人吞吞吐吐的回道。“哦?这人既是后来才招的,那想必是为钱而来,既然是为了钱那就好办了。你们去给我打听清楚,他们出多少金币请的,我们就出双倍请过来,就算请不来,也一定要让他保持中立。”柯有信玩弄着手中的两个铁胆,自信的笑道。忽然好像想起来什么!又道:“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再分一路人去找安港主,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让安港主派人过来,这里毕竟还是安康王府的管辖范围,有官家的人在,想必那人多少也会有点忌惮。”“会长英明,我们这就兵分两路去办这两件事,保证会办的妥妥帖帖的,会长就请安心的等候我们的佳音。”厅里一个人走出来,谄媚的向柯有信回道。就在几人商议到结尾,都对柯有信的计策拍手叫好时。突然富明商会楼下大院内的两扇朱红大铁门,轰隆的一声巨响,被人踢飞了开来,散落在大院的两边。大厅内的柯有信急忙站了起来,脸色大变。“你们快去看看是什么回事?”柯有信紧张的对众在命令了一声。厅内几人应了声“是”急忙向门外奔跑而去。“啊!啊!”几人刚出了大门,外面就传来几声惨叫,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大门被震开,刚刚走出去的几人,一个接一个的随着破开的大门飞了进来,落到地上不断的呻吟打滚。接着大门处一个少年的身影显现了出来,双眼向屋内扫过一圈,最后动也不动停在柯有信身上。柯有信摇摇摆摆的从太师椅处走了过来,抱起双拳客气的道:“想必眼前这位小兄弟就是近日名威整个吉川港的展丰,展兄弟吧!”“来来来!请坐。”“展兄弟远道而来,老哥我未能远迎,真是抱歉的紧,还请展小兄弟,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老哥的一时之过。”柯有信见门口来的是个少年,脑中灵机一动,当即不要脸的放下自尊,走过来赔礼,向少年套近乎起来。柯有信的眼光不错,此时上门来的少年正是展丰。展丰不动声色的站在们口,抱这双臂冷漠的看这柯有信。说道:“柯会长,我曾跟你的手下说过要来拜会你的,不知道他们跟你通告了没有?”“有说过,有说过,来来来!展兄弟请上坐。”柯有信走了过来好声好气的搀扶着展丰向自己的太师椅走去。“来人!还不快奉上好茶来!”柯有信将展丰扶到太师椅上坐了后,回头对着厅内的几人吼道。等展丰坐好了后,他才慢慢的向后退,停在下方垂首恭听。不一会一个大块头捧来茶壶跟茶杯,小心翼翼的给展丰倒了满满一杯茶,才向傍退开了去。展丰却是瞧也不瞧上一眼,对着柯有信道:“柯会长应该听到赌馆全赔本被杀的消息了吧,想来也应该知道是为什么而被杀。”“是是是!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那船是你老人家的,你老哥我愿意赔偿所有的损失,还望展老弟高抬贵手,放过老哥一马。”柯有信恭恭敬敬站在下首,一脸悔过自新的模样哀恳道。展丰此来的目的本也是想将柯有信灭掉的,而此时却见他说的话可怜诚恳,又对自己尊敬有加,还愿意赔偿一切损失,展丰心中一软,便想放过他一马。只是心中虽是这么想,脸上却仍不动声色。站在下首的柯有信见展丰陷入沉思,本来是哀求诚恳的眼神,却突然闪过一丝凌厉的怨毒之色,右手轻轻向衣袖上缩,好像碰到了个像机关一样的东西,然后狠狠一按…坐在太师椅上的展丰对他的这些举动毫然不觉,脑中似乎已经想通,正想开口应允只要他愿意赔偿损失就放他一马。却哪里想到展丰所坐的地方,突然坍塌了下去,展丰连人带椅掉落了一个半径一米左右的圆洞中。就在展丰掉落的霎那,洞口轰隆轰隆响,立马被封锁了起来。外面源源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轰然大笑。展丰双眼一冷,运起圣经,双掌上翻猛向上打去,砰砰!也不知道这盖顶是什么所铸,竟然纹丝不动。上面的几人见盖顶震动了几下,脸色都一惊,真害怕他打碎了出来,却见不多时盖顶又恢复了平静,一点事也没有,登时几人又哈哈大笑起来。“这机关可是废了我十几年的心血,花费了无数的金币才修建起来,材质都是极品的材料,就算你气功修为再高,也耐何它不得。”柯有信眯着眼,得意的看着这机关,似乎是对机关内的展丰说,又像是对周围的几人说。“会长真是高明,早有先见之明,才建了这个机关,将那小恶魔收拾住,救了我等一命,以后我们一定死心塌地的为会长办事,死而后已。”几人中一个人走了出来对柯有信不段的拍着马屁。“只要你们好好的跟我干,我是绝不会亏待你们的。”“走我们到暗室里面去,我让你们看看我这机关的威力,让你们看看这小子是什么死在我的手上的。”说完柯有信得意的带着几人向一个房间中走去…展丰打了几掌后,洞盖不动分毫,跟着人便掉到了洞底。这洞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大约有10米左右。这洞底跟四周材质都一样,光滑滑的,坚硬异常。四周漆黑如夜,伸手不见五指。展丰将圣经运到了极致,也只是打出了点印痕,根本没法将他们打破。就在展丰正苦恼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洞的四周似乎有响动,凸出了几个暗口来。呼呼!无数的利箭密密麻麻的从暗口中激射而出,全往展丰身上招呼而去。展丰大喝一声:“八卦护体!”顿时周围起了一堵八卦气墙,将所有的利箭都挡在了外面。暗室中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不可思议。柯有信眉头微皱,喝道:“给我放毒气!”展丰见他们停止了发箭,便把气墙收了起来,忽然只觉得,空气似乎有异味,呼吸进身体后,便觉得头微微发晕。暗叫一声‘不好!’忙把刚才吸进去气体用运气功将它们逼了出来。如今展丰已经把神龙圣经练到了小成,圣经的意指就是把外界的气体吸收为自己所用,如今他体内真气充沛,即便是闭气十天半个月也是不在话下,只要一闭气这些毒气又能耐他何!暗室里几人连连摇头,这毒气都放几个时辰了,要是放到外面去都能毒死整个吉川港了,而洞底的展丰却跟没事似的,依旧悠闲的在打坐。柯有信脸色逐渐难看,额头冷汗渗出,双手不停的挠这头发,却是无计可施了。“会长,不如我们改用火攻,将他烧死。”一个人走近柯有信对他献上计策。柯有信被一语点醒梦中人,拍掌道:“妙啊!来人给我搬浓度最高的酒来,往里面灌去,我要烧死他。”正在打坐的展丰忽觉得周围好像灌进了水,初始他还以为他们是要放水淹自己。但当他手碰到那些水时,却感觉跟平时的水不太一样,展丰一顿,将气门打开,慢慢的呼起气来,一股高浓度的酒味呛鼻而来,不禁打起了几个咳嗽。展丰思虑了一会顿时明白,当即运起了气功,双脚一蹬人立马向上飞了去。倒坐着盖顶,就好像洞中的蝙蝠一样,倒悬而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