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转行空

第十六章:七色浸泡法

被黑衣人振振有词的一席话说得那么惨烈般,沈轩也难免有了几分惧怕的心,前几日修炼已是够他受尽磨难了,不知道接下去会是怎样的苦不堪言,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多的苦都吃过了,再多点又有何难,那顾诚也说了,只要有心,世上并没有做不到之事,只要能够提升自己体内的炼气,什么吃苦之类的到了心里都被彻底打击回去,想到这,沈轩随之刚毅地点着头郑重地道:“没事!世界上还没有我沈轩扛不住的事,尽管使出来吧!”“不错嘛,人穷志不穷,有我当年风范!哈哈……”黑衣人昂首挺胸地畅笑起来。沈轩冷笑一声,心想这怪人可真行,哪有这样夸自己的,真是令人汗颜。“好吧,言归正传,你先在浴缸里加满热水。”黑衣人笑了几句,然后又一脸严肃地道。沈轩自是明白要开始苦修了,就按照前辈的话在浴缸里加满了热水,黑衣人见到热水注满后才解开药包,然后一边把七种药材按照先后顺序缓缓倒进浴缸的热水之中,一边随口解说道:“蒲黄,浸入水中化为靛青色,功效清热祛风,帮助体内气息调理,平和内力;白英,浸入水中化为暗灰色,功效活血化瘀,使气血得到方位运行;川贝,浸入水中化为实木色,功效平肝理气,调解在真气运转不足之时化解经脉的逆行;元胡,浸入水中化为铁黄色,功效益精养神,可帮助气孔伸缩,使之减缓修炼之时由于劳累而造成的精力不足,亦可在炼化之时止住突来的身心刺痛;甘草,浸入水中化为淡绿色,功效补气和中,以备元气衰弱时达到养精蓄锐;茯苓,浸入水中化为菊兰色,功效清肺下气,可提炼阴阳二息,辅助源之力的聚集;最后是香附,浸入水中化为砖红色,功效缓性理气,尤其是在炼化者晋升阶段起关键性作用,其药用与茯苓相辅相成,能促进炼气信息在即将突破之时倍道而进。”七种不同的药草浸入热水之中,果然是变幻出如黑衣人所说的七种截然不同的颜色,浴缸内七种颜色相互独立,互不相融,但颜色却由深到浅组成一个回旋之状,看上去甚是诡异。沈轩立在一旁倒是看呆了眼,这样的修炼方式颇有新鲜感,那黑衣人说完七种药草的逐一功效后,却看到沈轩呆愣成木头样,便故意取笑道:“喂!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我跳进药水里浸泡,否则一会药效就过啦!”沈轩连忙道是,便解衣纵身跳进那药水中浸泡起来,身体泡在七种不同的药草里,沈轩便感觉到有一些奇特的物质在慢慢地钻进自己的身体里,是一种很微妙而又难以表达的直觉。“这种提升炼气的方法称为七色浸泡法,药材浸入水后的每一种颜色都有它本身帮助你更快修炼的功效,记住了,在七种颜色没有完全退化之前你必须永久地浸泡在药水之中,不得擅自离开,否则药效将会功亏一篑,听懂了吗?”黑衣人一脸严肃地道。“呃……前辈的意思是说这七种药草的颜色将会缓缓地被我的身体吸收进去?颜色逐渐变浅就代表着我正在慢慢地吸纳这些药草的功效?”沈轩疑惑地看着黑衣人茫然地问道。“对,你说的不错,要你全身浸泡在药水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吸纳这七种药草的七种颜色,不过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在浸泡阶段,你会受到剧烈疼痛,甚至会感觉到有千万只蝼蚁在一步步地钻进你的身体,这滋味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隐忍的哦,你就好好享受吧!哈哈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黑衣人似是幸灾乐祸地讥笑一声,虽然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的年龄,却像孩子般一样喜欢玩弄人,老不正经。“靠!你耍我啊!不过你也别得意,这点痛苦对于我忘语思提-暝来说,嘿嘿…就相当于给我揉肩擦背一样,小菜一碟。”沈轩见黑衣人一副得瑟样,一时得意忘形不经意给说漏了嘴,竟然把自己在金时空的异能名字给说了出来。“你说什么?什么语什么提?”黑衣人一手摸着后脑勺不解地看着沈轩,不过倒是没听清楚沈轩到底在说什么。沈轩下意识地知道自己由于一时来了兴致说错了话,便赶忙装模作样地弥补道:“没什么,我说什么了吗?肯定是你自己有幻听症了吧?唉…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哈!”“幻听症?有吗?”黑衣人自个儿问自己,像是丈二的和尚始终摸不着头脑。见黑衣人开始疑心起来,沈轩急中生智,便笑着对黑衣人速速转移了话题,道:“人老了就是这样嘛,不足为奇啦!对了,前辈,那这七种颜色什么时候会完全被我纳入体内呢?不会是让我在药水里泡上一整个晚上吧?”黑衣人也不明白自己终究是被沈轩给耍了去,便只好当做若无其事地道:“一般两个时辰左右吧,两个时辰估计这七种颜色便会完全透体而入,但就算是过了两个时辰后颜色没有完全被吸收,你也要继续泡在药水里,直到七种颜色完全退化,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好自为之吧!”黑衣人说完话,便开了门窗向外望去,此时已将近一更天,沈轩知道那黑衣人就要轻功而去,也为了避免前辈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就先随口说了句:“前辈,天色已晚,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你回去吧!”“嗯,如果药材用完了就再去买,一直浸泡到升学仪式前吧!我走了!后会有期!”黑衣人点了点头回应道。“好的,那前辈什么时候会再来呢?”沈轩刚要问,却早已不见那黑衣人的踪影,轻功底子再好也不用这么好吧!真是悄悄地来与悄悄地走,还不带走一片云彩,汗…不过沈轩实在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好的轻功步法,也许是那老不正经的又在耍弄自己,便瞧望了四周自唤声道:“前辈?前辈?……”确定黑衣人不在自己房间里,沈轩才停止了自己猜测的想法,心里琢磨道:“上次还好,走的时候至少有“嗖”地一声,现在呢,连个蚂蚁叫的声音都没有,想不到前辈轻功如此诡异神速,就是不知道我的异能瞬移术能否与之相提并论?”全身浸泡在七种不同的药水中,沈轩定了定神,并未感觉到像黑衣人所说的剧烈般的疼痛,而恰恰相反,只是觉得自己反而更加精神了些,这药水有如温泉般可以给自己消去疲劳,想必又是那黑衣人无聊着吓唬吓唬自己罢了,初始浸泡在药水内,沈轩也没感觉到七种颜色有在慢慢地变浅,或许,药效还没有发挥到高潮阶段吧!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时辰在不缓不慢的流逝中过去,药草的七种颜色也有了渐变,第一次的浸泡,沈轩大概花了两个时辰半的功夫才把七种颜色吸纳进皮肤内,药效透体而入。只不过,从头到尾,沈轩倒是没察觉到身体有什么疼痛之类的,除了感觉到洗了一个漫长的澡外,其他的倒没有什么感受,这就是黑衣人所说的艰苦的苦修阶段,果然是对自己一番绝佳的考验哈!时间一直持续到凌晨下半夜,沈轩才困意地睡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