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转行空

第十一章:借钱

望着少年微显木讷却透露着刚毅的情绪,黑衣人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肯吃苦,区区七段的源之力还难不倒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找齐蒲黄、白英、川贝、元胡、甘草、茯苓、香附七种药草,三天后,我再来找你。”“要这些药草做什么?”耳边响彻着这七种奇奇怪怪药草的名字,沈轩好奇地疑问道。“叫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到时自然会明白。”翻了翻白银,黑衣人的话隐隐约约透着诡异般神秘的感觉。“嗯。”沈轩只好沉声地点头应了一声。这黑衣人的举止总是这般怪模怪样,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天色也不早了,我也是时候该走了。”双眼凝视向窗外,夜色一片漆黑,黑衣人说完话便嗖地一声,只见一道黑影瞬间闪过门窗,身形现于无形。买药材,自然是需要用到钱财,而银币便是银时空所有的大陆上货币的流通手段,在查阅清楚黑衣人所说的七种药草各自的价格后,沈轩在整个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一遍,然而却失望地只凑齐了5000个银币。而一一算来,蒲黄2000银币,白英2000银币,川贝2500银币,元胡3000银币,甘草3500银币,茯苓4800银币,香附5000银币,掐指一算,沈轩大吃了一惊,现在手头上的钱只够他买其中一种药材,要买弃这七种药材,沈轩还整整差了20000的银币。左思右想之下,沈轩只好决定向其他人暂时先借下,这样盘算着,沈轩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与自己最亲密的女孩:紫鸢。清晨的雨露滴落在校园铺成的石子小道上,湿润润的有些滑稽,,一如既往,沈轩和紫鸢两道身影肩并肩地走着路。少女一张空灵俊秀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大概是昨晚的缘故,紫鸢一直想开口说话但沉吟了片刻始终没说出话来,沈轩也是一样的脸红耳赤,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向一个女孩子借钱,干那样的事,沈轩实在难以开口。脸面与需求在心里一直纠结,彷徨不定,沈轩尽量让自己的心跳频率减缓,鼓足了勇气,屏声息气道:“鸢儿,我…我想向你借点钱,因为要买一些东西,所以……不知道你方便不?”尴尬地问着,沈轩急促地深吸了一口浊气。“嗯,不知道轩儿哥哥要多少银币呢?”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轻轻一撇,紫鸢轻声细语道。“大概…20000银币吧,鸢儿要是没有的话就…”还不等沈轩把话说完,紫鸢便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银绿色的卡片,递给了沈轩,道:“轩儿哥哥,诺,这张卡里有10万银币。”吃惊于少女竟是这般如此阔绰,睁大了的双眼,沈轩万分感激地接过银绿色卡片。要知道学员在志商学院中一出手就是10万银币,这可是不常见的事,除非她(他)的身份是从大家族中出来历练的少爷或者千金,抑或是加入规定修炼等级必须在君山以上的各种大宗派。而面前的这位纤纤少女却从来都没和沈轩提起过什么家族,更何况紫鸢体内的源之力也仅有七段,与大宗派丝毫不沾边。沈轩也曾好几次询问过紫鸢,但紫鸢却是有意无意地选择答些与之不相关的话题,看的出来,紫鸢是故意要隐瞒自己的身份。“这小妮子究竟会是什么身份?”心存几分猜疑,沈轩想到头痛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把银绿色卡片小心翼翼地放进裤兜里,沈轩才下意识地对紫鸢感谢道:“鸢儿,谢谢你,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轩儿哥哥,没事,我们俩还需要分彼此吗?”少女微微蹙了下眉毛,一缕青丝飘在双眸之上。下了课,到了晌午时间,沈轩便一个人走出学院的大门,前往大街小巷寻觅药店的所在位置,街上热闹繁华,有不少商坂的呦喝声吵得让人心浮气躁,穿过一条锦瑟萧条的大街道,沈轩便来到了一家门牌上刻着“百保安神”的药铺,走上台阶,还未进入门内,一阵草药的香味扑鼻而来,药店内宽敞明亮,不落一粒灰尘,古典式的建筑风格,雕梁画栋,显得极其蓬筚生辉。药店的主人是一位身穿灰色布衣的老者,年纪大概在50岁左右,微眯着眼睛,脸上明显有几道深陷的皱纹,看到有客人进来后,老者便停下手中的活,问道:“小伙子,是来买药材的吧?”“嗯,老板,我想买这几种药草。”递过一张事先写好的小纸条,沈轩点头应道。老者低垂着头,双眼眯成一条细线,显然由于上了年纪,导致老眼昏花,半晌后,老者才开口道:“小伙子,在这等下,我去取。”随口“嗯”了一声,沈轩便没事地环顾着四周,在众多各式各样不同的药材快速地横扫了一遍后,只好耐心等待。当沈轩由于站得脚略微有些发麻时,刚欲想依靠在柜台上休息半会,这时,药店的门外,突然进来了三个让沈轩感到极为厌恶的家伙。那三个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家伙正是和沈轩同个班级的尘若风,朝宗楠,许浩文。沈轩清晰地记得,就是眼前这三个小杂种在班上对他百般嘲讽和欺压。若不是紫鸢一次又一次地袒护着他,恐怕自己早被玩转于这三个混蛋的手掌之中。“你爷爷的!怎么会这么倒霉遇上这三个小杂种!”紧咬着牙,沈轩在心里暗暗大骂道。见了站在柜台边的沈轩后,尘若风等三人便逐步向他靠近,刻薄的语气明显是在故意挑衅:“啧啧…这傻小子也会来药店买药?”“大哥,我看他是因为承受不了三段源之力的痛苦,所以想买毒药自杀呢。”“就是,这费物早应该服毒自杀了,活在世上,简直是对一年三班的侮辱。”朝宗楠和许浩文讽刺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得无比刺耳,一字一句深入沈轩的心扉。在这块时空大陆上,炼气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远古至今,炼气的发展可以说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像人类的衣食住行,时时刻刻都不可缺少,尤其是炼化者身份等级的高低,标志着炼气人身份的尊卑,集地位,权力于一身,任何人在修炼的时候,快则一年晋升六七段的源之力,慢则要好几年才会晋级一二段,尘若风三人既使想破头脑也想不到,面前的这位少年,在数天之内,竟然突破了第五段的源之力!只好任由那嘲笑声带来一阵阵钻心般的疼痛,沈轩咬牙隐忍,丝毫不去理会那三人的嘲讽。“怎么,费物变成哑巴了?”望着沈轩毫不动声色,尘若风进一步笑讽道。这时候,药店的老者已配好了药,正要一手托着递给沈轩时,可尘若风的视线却转移到那包药材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尘若风一手抢过老者手上的药材,摆出一副霸王的架势对着老者叫喝道:“老板,这包药我要了,我出三倍的价钱。”“可这…”老者正要开口说话,尘若风却加大了气势,对老者恐吓道:“我说要就要了,你这死老头没听明白吗?”“老板,没事,他要就让他拿去,你再给我配一副就是了。”咬破唇皮,任由尘若风百般刁难,沈轩硬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小伙子,可茯苓和香附就剩下这最后一点了,其他店里估计你也买不到,这两种药材属罕见的草药,只有本店有卖。”老者说着,长满粗茧的双手不自然地摊放在柜台上。听见老者说的话,尘若风等人顿时龇牙咧嘴地大笑了起来,一副奸笑般的模样激起了沈轩长期隐忍在心中的一股怒气。

加入书架